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这就让我老婆去做。”
等了半晌,老板笑呵呵端出了两份热气腾腾的馄饨:“开春是开春了,可这天还是冷得够呛。你们趁热吃。”
聂重之客气地道:“许小姐,尝尝看。”
许连臻拿起了调羹,缓声道:“聂先生,今天谢谢你了。”
聂重之微微笑了笑:“许小姐,何必见外呢。或许……或许日后我有需要你帮忙的地方呢。”
许连臻把这句话当成了纯粹的客套话,一笑便过去了。
聂重之送她回到蒋正楠这里的时候,已经将近午夜时分。聂重之在门口放下了她:“许小姐,再见。”
许连臻颔首朝他道了声谢,便转身回屋。
大厅里只亮了角落里的小灯,光线昏暗。许连臻径直向楼梯走去。忽然,蒋正楠的声音在空旷的空间里响了起来,低沉得让人心惊:“倒舍得回来了?”
许连臻倏然一惊,转身,只见蒋正楠从沙发起身,朝她一步一步走来。这大约便是典型的恶人先告状吧,明明是他把她一个人扔在那里的。
他身上有清甜怡然的香味——是那个美女身上的气息。
许连臻对香水本身吧,说不上喜欢或者不喜欢,只能说是无感。
但此刻只觉得那股香味令她反胃的感觉更加强烈了,刚吃进去的两个馄饨像是堵在了喉咙口,随时都有可能喷涌而出。
许连臻默不作声的模样,让蒋正楠的火气益发上扬了起来:“既然不想回来,索性就不要回来了。”
他是在让她离开这里吗?许连臻脸色苍白地抬头望着蒋正楠,却只对上他冷如碎冰的眼神。
半晌,许连臻垂下目光:“我明白蒋先生的意思,我会尽快搬出去的。”
“搬出去?”蒋正楠缓缓上前一步,目光锐利地盯着她,语气极轻描淡写,似与熟人在闲聊天气一般:“你要的骨髓捐赠已经到位了……换句话说,我答应你的已经做到,你现在却想毁约了?许连臻,你这过河拆桥做得倒是高明!”
蒋正楠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嘴角似勾未勾,透着说不出的冷凝:“或者你也可以搬出去试试?”说罢,冷冷地放开了她,转身而出。
这样子气势强大的蒋正楠,许连臻只觉得恍惚。一个人静静地站了许久,最后又无奈地回了房间。
洗了澡,在镜子前刷牙的时候,视线落在了某处,手也顿住了。脖子上还有他留下的痕迹。她的手不自觉地抚上了颈间,仿佛那里有着隐形的虫子,正一点点地啃噬着。
整个人都已经木然了,唯一的感觉就是累。洗漱出来,便上床休息。好累,似乎只要睡一下,睡一下,一切就都会好的。
昏沉沉地入眠,睡梦中觉得有重重的物体压了下来。许连臻一睁眼,是蒋正楠放大的脸。那个大美女呢!他还不知足吗?!
淡淡的香水昧道萦绕,让好不容易压下去的反胃感觉又涌了上来,许连臻手脚发软地推着他:“你走开……不要碰我,我难受……”
蒋正楠凝神瞅了她半晌,笑容忽然变得有些尖刻:“怎么,跟我在一起就难受,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就好受!”许连臻咬着唇不再说话。
蒋正楠的手从家居服的下摆探了进去,覆上了滑腻的肌肤……这样的事情,是不是刚刚就在他与别人之间发生过……这念头才在许连臻的脑中浮现,那恶心的感觉竟再无法抑制,她无法动弹,只好侧过头,“呃”一声干呕了起来……
蒋正楠本已有些心驰神荡。见她被他一碰触,竟然会如此,整个人便如同冷水浇身,整个人蓦地愣下来,化成了一堆冰碴。她竟这般地厌恶他!
蒋正楠口不择言地冷笑道:“怎么,觉得恶心啊?现在又想到给叶英章守身了吗?我跟你都多少次了。昨晚躺在我身下的又是谁?你现在装清纯觉得恶心也未免太晚了点儿吧?”
许连臻一怔,似被什么伤到一般,停止了所有的挣扎动作,一时间连干呕也止住。蒋正楠听见她的声音空洞洞地响起:“是。蒋先生,你说得不错,我就给他守身。”
蒋正楠神色一变,在黑暗中,目光深邃地锁着她,手僵硬地停在了她脖子处,再没有移动过分毫。两人这般近,呼吸交融,蒋正楠鼻尖俱是她特有的香甜气味,掌心下是她温热滑软的肌肤,细致得可以清晰感受到脉搏的每一次跳动……可两个人却保持着这样僵硬的动作,好似两尊雕塑,再没有移动过分毫。
半晌后,蒋正楠猛地放开了她,决绝地摔门而出。
此后,蒋正楠很久都没有回家,连办公室都没有出现,听说是出差了。直到这一天,许连臻从在他打过来的内线电话里头,才知道他已出差回来了。他的声音十分客气:“许小姐,帮我晚上在ZZ订两个位置。谢谢。”
一直到蒋正楠挂了电话,许连臻才察觉到这样的语气陌生怪异。
他第一次唤她许小姐!
她犹在怔忪,蒋正楠的内线电话又来了:“许小姐,另外再帮我订一束玫瑰。地址的话,在我这里,你过来拿一下。”
许连臻应了声:“是。”
可是握着门把,却打不开相连的那扇门。许连臻怔了怔,才绕道到了办公室正门,敲门而进。蒋正楠正在通电话,见她进来,用眼神扫了扫办公桌,示意名片在桌上:“送到这个地址。”
很大方的一张女性化名片,很漂亮的紫色,香气渺渺。上面印了“钱会诗——钱氏基金会董事”。
这样的女子会喜欢什么玫瑰呢?
黄铯,白色,蓝色,香槟色,还是红色?
许连臻最后订了一束红色玫瑰。因为她特地查了花语,发现所有玫瑰中,红色是最好的。
办妥后,许连臻到了员工茶水间给自己泡了一杯速溶咖啡。回到自己办公室,一低头便是那张搁在一旁的紫色名片。
许连臻捏着名片,翻来翻去地看了又看,唯觉那香味清雅悠远。要说许连臻跟别的女孩子唯一不同的地方,大约就是香水了,她虽然不讨厌身边人的香水味,但却从不喜在自己身上喷涂任何香水。所以她一向对香水没研究,也闻不出什么牌子,只觉得很是清清淡淡,颇为好闻。
看了半晌,把名片小心翼翼地搁进了抽屉。
许连臻下意识地捧着杯子,喝了一口,满嘴的苦涩。原来这么一耽搁,泡好的咖啡都凉掉了。
那个晚上,许连臻一个人在空空的餐厅用餐,她足足吃了两大碗饭,才搁下筷子。
她取出了颜料,铺了宣纸,想画一幅国画静静心。可是不知道为何,色彩怎么调也不对,落笔的时候,无论怎么的角度、怎么的笔锋,也都无法让自己满意,她心烦气躁地揉了一张又一张纸。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吃得太饱,撑了,那个晚上,她一直到很晚很晚才浅浅入睡。
第二天早上,蒋正楠在办公室看到她时,表情温和,客气地吩咐道:“许小姐,会诗很喜欢你订的红玫瑰,以后帮我每天订一束送过去。”
许连臻低眉垂眼地应了一声,回到自己办公室的时候,随即取出了备忘本,在上面添了一笔。能让蒋正楠以如此阵仗对待的,想来不是一个普通人。
许连臻从心尖上,滋生出隐约的抽痛。
两个星期后,许连臻终于有机会目睹了钱会诗小姐的芳颜。果然是个性感慵懒的大美人,中长的棕色头发,只在发梢微卷。穿了一件剪裁贴身的蕾丝黑色裙装,身材匀称,款款地携着蒋正楠的手出电梯的时候,整一层的空气都似被凝结了,进入了真空无声状态。
那天下午茶时间,她在员工茶水间倒水,正好遇到了宣晓意。宣晓意是典型的“80后”,爱看电影爱聊八卦,,前晚刚看了一部电影,便大力推荐给许连臻:“超级感人,你一定要去看,否则保证你后悔哦。看得我眼泪哗啦啦地流,都用了一包纸巾……”
许连臻含笑道:“好吧,我考虑一下。”其实她也可以有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消遣的。或许,有空去看场电影,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宣晓意望了望顶头上司办公室的方向,朝许连臻眨眼一笑道:“一定要去哦。对了,连臻,爱情电影,要带男朋友一起去看才有味道。”笑得暧昧十足。
许连臻有一瞬的不解,可下一刻便反应了过来,宣晓意不会以为她和贺君吧!
其实办公室的人误解也是情有可原的,一开始的时候,大家难免会把许连臻跟蒋正楠联系在一起,毕竟年轻女助理跟Boss,那简直就是暧昧滋生的温床。
可是时间一长,大家便都觉得这两人不可能有什么暧昧关系。一来,他们都知道蒋正楠向来公私分明,无论外头的私生活多么精彩,但从不将男女关系带入工作;二来,大家都发觉蒋正楠对许连臻冷脸铁面,从不假以辞色;三来,从蒋正璇知道许连臻在这里后,三天两头过来,办公室的人便“恍然大悟”起来,她跟蒋大小姐的交情不浅,所以这个清闲的助理工作才会肥水不流外人田;四来,因为贺君每天与蒋正楠、许连臻同进同出,大家看到的实情是,如果老板出差不带贺君的话,许连臻都由贺君接送。
所以办公室里头的众人除了三位当事人,大家渐渐地都“心知肚明”起来,以为许连臻和贺君……
许连臻和宣晓意说话间走出了茶水间,才发现办公室里的异样。偌大的办公室间竟然鸦雀无声,宣晓意最后的这一句话“连臻,你带男朋友一起去看”,竟成了办公室里唯一的绝响,在落针可闻的办公室里低空飞行。
两人抬头,便瞧见蒋正楠拖着一个美女的手迎面而来,视线似乎还在她们的方向扫来。宣晓意的反应很快,忙拉了许连臻站在角落的大盆栽后,力求不明不显。打工的原则之一,是绝对不能在Boss面前做出头鸟。宣晓意熟读各种职场小说,对这一点的了解相当深刻。
蒋正楠两人进了办公室后,大办公间才恢复了往日絮絮的低语声。许连臻眼光下沉,嘴角挂着的微笑也不放也不收,就好像定格了一般。
宣晓意扯了扯她:“连臻,你觉得怎么样?”
许连臻茫然抬头,宣晓意的眼神扫着蒋正楠消失的方位,压低了声音却压不住强烈的感慨:“我刚说啊,我们Boss的女友啊,相当正点啊!”
宣晓意兴致高昂充分发挥自己的联想及八卦精神:“我在这里两年多了,倒是第一次见Boss带女人出现,还是手拉手,就算不是正牌女友,也八九不离十了。”
又道:“我们老板也真是的,怎么老不肯去把脸上的疤给磨了。唉,连臻你是没有见过我们Boss以前的那副英俊模样……唉,那时候啊,真真是风流人物还看盛世啊……”无限感慨在其中。
许连臻“哦”了一声,转身道:“我得赶快回我自己那里。老板万一找不到我就惨了。”
身为老板的助理,老板回来了便是忙碌时刻。宣晓意身为贺君的助理,非常明白这一点。忙道:“我也要去工作了。”
推开门,果然听到办公电话在响。许连臻三步并作两步地接起电话:“蒋先生。”
蒋正楠的语气平板:“许小姐,帮我煮一壶咖啡。”
敲门进去的时候,听见那美女嗲嗲的声音:“蒋,喝过我咖啡的人,都说味道很特别……你想不想尝尝?”这么漂亮的美女,声音居然也如此好听,嗲而娇媚,听得人心里都是酥酥的。
蒋正楠的声音低沉,别样盅惑:“当然。”那美女低笑,在蒋正楠脸上轻吻了一下。
许连臻尴尬地站在门口,蒋正楠抬头,淡淡吩咐:“不用煮了,你出去吧。”
她瞧见他眼底还有残存的欢快笑意。许连臻轻轻地退了出去。
关门的那一瞬间,只听蒋正楠含着笑意的声音低低传来,磁性十足:“你看,现在没有人煮了。怎么办?”门一点点地阖上,再无任何声息传来。
倒是大办公室的各种声音纷至沓来,有电话,有传真机,还有各种低语声。
许连臻转身走回自己的办公室。一直到下班,内线电话再没有响起。
从那日蒋正楠摔门而出后,便三天两头不回来,她也开始习以为常了。
她一个人吃饭的时候,有时候难免会有恍惚,忆起海边别墅的那段时光。那个时候,她也是一个人吃饭,甚至什么都是一个人。
但那个时候,她心静如水,唯一的愤怒只是没有自由。
可是现在?许连臻幽幽地叹气……很多事情发生过了,真没有办法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如果,如果他不再出现……她相信自己可以的。只要不去刻意记起,所有关于他的一切就会慢慢地慢慢地淡下去,再淡下去……直到她彻底忘记!
一切真的结束后,她还有没有办法像上次那样地离去呢?那样子的疼,还要再经历一次吗?
因为过年,整个洛海的大街小巷都张灯结彩,商家趁机打起了各种促销广告。处处都是一片过年的欢乐气氛。
公司里也不例外,最近这段时间,中午休息的时候,宣晓意包括办公室里的很多人都在谈论商场的打折力度。另外开始重复的话语就是:“你怎么回去?”“你几号回去?”
那样热闹的讨论里头,许连臻永远是淡淡微笑,然后借机离开。
每个人都有一个家,无论是远是近。到了过年的时候,大家都会像候鸟一般飞回去,与家人团聚,共享天伦。
可是她没有。去年的年三十,她是在娇姐家过的,她、娇姐、小皮皮,一起过了一个热热闹闹的新年。
今年呢?许连臻倒了一杯热水,转头望了一眼,茶水间外的灰色天空,一团又一团乌云纷繁着拥簇而来。
有人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转头是宣晓意的笑脸:“看什么呢,这么出神?”许连臻微微一笑笑,随口道:“在想中午员工餐厅会有什么好吃的?”
宣晓意一听,低嚷道:“拜托,员工餐厅……我一听那几个字,第一反应便是那几个菜。你还没吃腻啊?真乃神人也!”盛世的职工餐厅,味道不比外面的饭店差,可是一旦吃多了,御膳都会觉得腻,更别说员工餐了。
许连臻不由得失笑:“你说呢?”宣晓意趁机蛊惑她道:“这么冷的天,我不想出去,要不我们叫外卖吧。我好想吃意大利面。可一个人吃太没劲了,一起吧!”许连臻点了点头:“好。”
总算找到了个伴,宣晓意称心如意地摸出电话叫外卖。挂电话的时候,还特意核对了一下时间:“时间刚刚好。半个小时之后就有的吃了。”
两人各自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许连臻的工作其实非常非常空闲,太无所事事了,所以她把贺君给的资料翻来覆去地看了几遍。要说得出什么结论呢,就是她某天很惊讶地发现自己从牢里出来后的第一份工作——盛名,居然也是盛世旗下的企业。原来,蒋正楠在很久以前就已经是她的老板了。
半个小时后,宣晓意提着外卖进了她的办公室:“你的芝士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