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圆红枣粥之类的。但这次来到洛海后,倒是第一次迟到。
可下一秒,许连臻恍然了过来,她今天大约是沾了那位李小姐的光,才能吃上的。这么一想,胃口就淡了,吃了寥寥数口索性就搁下了。
两人上了车,一路无言,蒋正楠一路观察,之间许连臻今日化了淡妆,唇色嫣然,比往日更亮丽数分。很显然,昨晚的事情对她并无半点影响。
蒋正楠心头又恼又恨,可转念一想,来日方长,这才把怒火缓缓压了下去。
到了蒋正楠办公室,所有人员都已经到了,贺君和陈秘书按照、往常一样给蒋正楠作简报,许连臻站在一旁,不由得发愣。原来蒋正楠一天工作时间居然安排的这么紧凑繁忙。
那他以前……就这么不经意地想到从前,有那么一段日子,他总是带她在外面喝下午茶,与她一起吃晚饭。
可只一瞬,许连臻便强迫自己回过神,那一切只是彼此间的一场戏而已,因为演的极度逼真,所以骗过了叶英章、蒋正璇、蒋母,甚至……甚至连她都不自觉地入了戏……
耳边响起了贺君的声音,她抬头,之间贺君朝她客气地微笑:“许小姐,跟我来。”
贺君带她除了蒋正楠的办公室,打开了右手边的一间办公室:“许小姐,这是你的办公室。”许连臻愕然:“我的办公室?”
蓝色的墙面背景,左手边是一整面落地玻璃,线条流畅的一整套原木色办公家具,还有一个小巧的花架,上面摆了数盆生机盎然的绿色植物。
花架旁,还有一道门。见她的视线不解地落在门上,贺君缓步走到门边,道:“里头就是蒋先生的办公室。”
许连臻抬头望着贺君,没有说话。
贺君也没有继续在这个话题打转:“许小姐,我让助理找点资料给你,你先了解一下公司的最基本情况,至于你,具体地助理工作,蒋先生会直接安排的。”
虽然蒋正楠吩咐贺君给许连臻安排工作,可贺君这样子的聪明人物怎么可能真安排工作给许连臻呢。对于蒋正楠和许连臻之间的事情,贺君自然之道自己越少搀和越好,所以寥寥数句话,贺君便告辞出去了。
贺君的助理宣晓意等人很快地给她搬来一箱年报、宣传资料之类的文件。
许连臻才从箱子里取了一份资料出来,摊在桌上,蒋正楠便拨了内线电话过来:“过来一下。”
打开内门直接进入了他的办公室,不用经过外头的大办公空间,确实十分便利。
蒋正楠正在翻阅文件,头也不抬地吩咐:“一杯咖啡。”
方才,贺君曾带她进入过蒋正楠的附属套房,许连臻没有接触过什么成功人士,自然也不可能知道老板的办公室里头会配备如此齐全的套房,卧室、厨房、吧台、洗手间,甚至还有健身房。换句话说,蒋正楠其实可以不用回家。
当然,许连臻不知道的是,蒋正楠在他病愈后,有很长一段时间确实就住在公司。
现煮了一壶咖啡,按他以往的口味放了少许奶、少许糖,这才端了出去。
蒋正楠正在通话,示意她在桌上放下。
纯白细腻的骨瓷杯透着玉一般的莹润光泽,此刻上面散着一捧捧花束般的咖啡香气。蒋正楠面无表情地端起来,饮了一小口,舌尖微苦,醇香润滑——是他习惯的口味。
她记得!
蒋正楠猛地抬头,望着已经关闭的那扇门。
他对她或真或假的试探,都不曾让他有过一点儿安慰。可此刻,心里一点点弥漫着让人雀跃的薄雾,那样的感觉,他不否认他是喜欢的。
嘴角不自知地上扬,一向冷硬的神色竟然有了些许柔和,仅这么小小的一点儿发现,让蒋正楠度过了这一年多来最愉悦的一个上午。
许连臻也没在意时间,一直埋头在办公桌上的资料里,中午时分,内线电话又响了起来,许连臻接起来,是蒋正楠低沉的声音:“到我办公室来。”
见许连臻进来,蒋正楠起身往附属套房走去。餐桌上放了两个精美的便当盒,许连臻停了脚步,蒋正楠抬头,见她像块木头似的杵着,不由得挑了挑眉毛,语气不浓不淡:“站着干嘛?站着吃饭?!”
许连臻默不作声地坐下来,打开了面前的便当盒,蒋正楠见她拿了筷子,心不在焉地挑了口饭送进嘴里,这才开动。
两人相对无言,空气里头宁静芬芳,似有未散尽的咖啡暗香。
许连臻见他搁下筷子,踟蹰半晌,才将盘旋在心里头的一个问题问了出来:“蒋先生,关于骨髓捐赠的事情,请问什么时候可以……”
一上午的愉悦心情在一瞬间化为乌有,她的话让蒋正楠清醒地认识到,她之所以在,只是因为那个孩子。
蒋正楠徐徐抬眼,斜望着她,乌黝黝的瞳仁就这么冷飕飕地盯着她,似在望着一个不相干的人。
许连臻被他的眼神一扫,下面的话不知怎么的就说不下去了。她本来想等蒋正楠回答的,可是蒋正楠却只是冷冷地扫了她几眼,并无下文。
许连臻嘴唇微动,刚想说话,蒋正楠蓦地起来,转身背对着她,厉声道:“出去。”
她自然不知道此刻背对着她的蒋正楠手捏着眉心处,脸上俱是痛苦表情。听见许连臻的关门声,蒋正楠这才跌跌撞撞地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从口袋里取出几片药品,和着谁吞了下去。
片刻之后,抽痛渐缓,蒋正楠的脸色慢慢恢复如常。
蒋正楠扶着餐桌,一动不动地望着餐桌对面几乎未动的便当。
许连臻把资料按类别分成了几叠,整齐地摆放在桌上。从蒋正楠的办公室出来,她就在自己的办公室静静地翻看资料,可只要一想到中午时分蒋正楠那种嫌恶语气,心里便怎么也无法平静。
重逢后的蒋正楠,比以前更加喜怒无常,让人无法捉摸。
以前,以前他不过是经常面无表情而已……
这一层,只有四个办公室,除了老板的,剩下三个小办公室,一个是贺君,一个属于陈秘书,一个便是她的。外头的大办公室,便是各种助理秘书和小助理的办公空间。
因隔音效果好,她在办公室里听不到外头一点声息。
也不知道傻傻地坐了多久,有人敲门,是贺君手下的一名女助理宣晓意,有一张很可爱的圆脸,遇见几次都是未语先笑。
这次也不例外,笑嘻嘻地道:“许小姐,今天我头头请下午茶。这是你的份哦。”
许连臻含笑道谢:“谢谢。”宣晓意说:“不用谢我啦,外面还有很多。”说罢,便向许连臻挥手,“许小姐慢用,我先出去了。”
蛋糕是蓝莓芝士,配了白色的骨瓷碟,更显得诱人,还有一杯香滑奶茶。这分明是那家时光咖啡屋的蛋糕,有点久违之感。
许连臻看了又看,终究还是没有动。
中午其实根本没有吃什么,但是许连臻整个人总觉得被什么给堵着了,根本没有什么饥饿的感觉。
宣晓意再次进来的时候,见许连臻蛋糕和奶茶都一动未动,便含笑问道:“许小姐,是不是不合你的口味?今天是我头头请客,你不用跟他客气,你想吃什么,我帮你去买吧。”
许连臻客气笑道:“不用了,我不饿。”
宣晓意道:“要不这样吧,奶茶都凉透了,我去给你冲杯热咖啡吧。”也不等许连臻表示,径直拿了杯子出去了。
贺君在办公室,见了她,放下了手中的笔,宣晓意朝他摇了摇头:“头,许小姐什么都没吃。”
贺君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等宣晓意离开后,贺君按下了内线键:“蒋先生,许小姐没有用下午茶点,是否要安排其他?”
蒋正楠那头一片沉默,片刻,声音冷冷地传过来:“不用了。你吃饱了撑得?”
下一秒,话机上传来“嘟嘟嘟”的声音,显然是那头切断了电话。
贺君又重拨了过去,听见蒋正楠不耐烦的声音道:“我说了不用了。”贺君道:“蒋先生,与俞医生会面的时间安排在四点,我们该出发了。”蒋正楠道:“我知道了。”
到洛海一个多星期后的许连臻转了两趟车来到父亲许牟坤的坟墓前,她特地在山脚下买了一束花,是以前家里插得比较多的白色百合花。
由于不是清明假日,也不是星期天,所以偌大的墓地冷冷清清,许连臻按着记忆的方向,很快找到了父亲的墓。墓园的管理显然非常好,墓周围打扫的干干净净。
许连臻用纸巾将父亲的墓碑来回擦了几遍,直至纤尘不染。凝望着黑白照片里头的父亲,许连臻跟父亲许牟坤说了许久的话:“爸爸,对不起,这么久才来看你,你在这里住下后,我一个人去了大雁。爸,你知道大雁市吗?是个很适合居住的小城市,那里的人很热情淳朴,我在那里认识了娇姐,在她的服装店里上班……过的很平静快乐。”
“爸爸,你肯定会问我,既然在大雁过的很快乐,为什么要回来呢?爸爸,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小皮皮死去,不能看着娇姐这么哭下去……他既然说找到了小皮皮的配对骨髓,他应该不会骗我的……只要有一线希望可以治好小皮皮,无论什么事情我都愿意去做……”
“爸爸,对不起,我不是故意骗你的,想来现在你也知道了,那个贺君并不是我的男朋友……”
许连臻深深地吸了几口气,低低地道:“爸爸,我要告诉你一个小秘密……爸爸,我喜欢上了一个人,比以前的叶英章还要喜欢……”
“爸爸,我该怎么办呢?”
“我知道我跟他是不可能的……我知道……所以,爸爸,我永远也不会让他知道,好不好?”
“爸爸,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一定会好好的,因为你和妈妈会在填上一直保护我,对不对?”
照片里头的父亲许牟坤一直凝视着她,淡淡微笑。
蒋正楠出差了两天,回到家已经是晚饭时分了。许连臻按往常饭点下楼,转过楼梯,便见蒋正楠从外头回来。
蒋正楠进来的第一眼,便是瞧见她从楼上翩翩而下,两人的视线撞在一起,许连臻只觉得蒋正楠此刻凝望自己的目光奇怪之极,十分的细致温柔。
许连臻心里蓦地一跳,停了脚步。这样子的相遇,倒像是一个普通的妻子迎接自己的丈夫,许连臻忙移开视线,只觉得这一刻的气氛说不出的怪异。
管家的出现适时打破了两人之间诡异的沉默:“蒋先生,先安排晚餐还是先洗澡?”蒋正楠道:“吃饭吧。”转身朝餐厅的方向走去。
许连臻见蒋正楠坐了下来,想到今天与娇姐通过的电话,想到那件刻不容缓的事情,她缓了缓呼吸,低声道:“蒋先生,我想问一下关于骨髓的事情,不知道……”
蒋正楠猛地抬头,眼里那种奇怪的东西瞬间分崩离析,然后又一点点地散去,微有笑意的脸又变得冷硬,甚至连那条疤痕也变得更加冷漠狰狞。下一秒,蒋正楠面无表情地起身离开,留她一个人在空荡荡的餐厅。
许连臻手足无措地望着蒋正楠离去的背影……她总是不明白他,包括他无缘无故、突然的怒气……她只是问一下关于小皮皮的事情而已。
她答应蒋正楠的,全部都已经做到了,也到这里好多天了。但他答应她的,却依旧没有头绪。
有几次,许连臻不免会想到,会不会蒋正楠根本就没有找到那个合适的骨髓,他只是骗她的,只是把为了把她骗到洛海,此刻蒋正楠的反应,不知怎么的就越发证实了许连臻连日来的揣测。
许连臻追出了餐厅,在楼梯处截住了他,:“蒋先生,我只想知道你说你找到了那个捐赠者,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只见蒋正楠转过身,脸上像戴了面具似的冷寒,让人四号琢磨不透:“真的又如何?假的又如何呢?”
这样似是而非的话,像昆丁又像否定。许连臻不由得脸色微变。
蒋正楠看着她,目光出奇的平静,语气却坚决无比,“回答我这个问题!”许连臻苍白着脸,声音微颤:“蒋先生,你在开玩笑吗?你答应过我的。”
“回答我!真又如何?假又如何呢?”蒋正楠的视线牢牢地锁着她,语气锋锐。
如果是假的,他只是骗她,没有真的给小皮皮找到相应的骨髓……那么……那么小皮皮可能已经撑不了多久了。还有娇姐,失去小皮皮的娇姐……许连臻连想都不敢想象那样的画面!
许连臻整个人迅速冰冷,她的视线定定地落在不远处的地面,一字一句地道:“如果小皮皮没有得到相应捐赠,我们之前的协议作废。至于其他的……随便蒋先生处理!”
蒋正楠不带丝毫温度的目光缓缓地掠过她的脸庞:“那么,你放心,这个协议不会作废。”
是啊。她忘记他是谁了,他如果不想协议作废,自然会有无数个办法,像上次那样,她不过是他手心里头的一团面粉,任他揉捏。
许连臻呆在原地想了又想,对蒋正楠安排人捐赠的事情,越来越觉得不对劲,骨髓配对,配型起码要在3个百分点以上,而且还要进行骨穿、CT、心电图、验血等一系列的检查,只有各方面都合格,方能成为供者。
蒋正楠怎么可能这么容易找到呢?许连臻越想越觉得身体发寒。
许连臻忽然生出了一种绝望,她抬头,道:“蒋先生,你到底想怎么样?”
蒋正楠似乎听到了一个极好笑的笑话,嘴角弧度上扬,后来,极缓极缓地重复着她的话:“我想怎么样?”
许连臻麻木地望着他脸上的笑容:“如果这个月内,小皮皮的捐赠者还不出现的话,我不会再做你的什么劳什子助理。”
蒋正楠闻言,轻佻地上下打量着她,扯出一个古古怪怪的笑容:“助理?许连臻……你知道我要的是什么!”许连臻的心脏怦地漏跳了一个节拍。
蒋正楠凑近她,低如耳语:“我一向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你是知道的。”
蒋正楠没有再说话,抬步上了楼梯,一步一步离开。转瞬,消失在转弯处。
室内的光线弥漫着让人昏睡的晦暗。蒋正楠靠在沙发上,拨通了贺君的电话:“帮我安排时间,这两天去大雁。”
贺君一听便知道所为何事,急道:“蒋先生,上次抽血化验,你也只有达到最基本的3个百分点点的配型,百分之百地确认,还要一系列检查……而且你今天才出院,你忘了俞医生再三叮嘱过的,说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不适合捐赠。”
蒋正楠捏了捏眉心,疲惫阖眼道:“去安排吧。”
许连臻自然不是傻子,知道蒋正楠要的是什么。
许连臻一个人在楼下待了许久……最后起身来到蒋正楠的卧室外,她握住了门把手,门没有锁,所以她轻轻一用力,便被打开了。
起居室里没有人,一直到了卧室,才看到蒋正楠穿着整齐斜靠在床头,双眼轻阖,一副酣然入睡的模样。
再遇到后从未有过这样的时光,可以让她肆无忌惮地近距离打量他,除了左脸上那条疤,他此刻的睡颜与记忆中一模一样。
他的疤,长长的疤……许连臻感觉到了自己手指的颤动,她又有那股想摸上去的冲动……哪怕是指尖的微碰,也是好的。况且他睡得这么沉,应该不会发现的。
可是指尖还未碰触到他的脸,蒋正楠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似的,一瞬间睁开眼,昏暗的光线里,他的眼睛黑黑的,闪着幽深莫名的光。
那样冰冷犀利的目光里透露着饶有兴致的等待,似一点一点地凌迟她的心脏。
许连臻被这样的目光瞧得后脊背直发凉,她僵硬地站了数秒,才忆起她进来的目的,于是,她的手指触到凉凉地纽扣,一颗一颗解开,一件一件褪下,露出光洁无瑕的肌肤……
她站在他面前,犹如一只剥光了皮毛待宰的小兽。
难道他费尽心机得来的,要的就是如此地心不甘情不愿吗?他难道还缺女人不成!蒋正楠忽觉得别样的讽刺,嘴角轻抿,冷冷地别过头:“出去。”
他那样冷而不屑的表情……许连臻心底泛疼。他到底想要怎样才肯救小皮皮?
那个晚上,许连臻做了一个梦,是在那个海滩,黑蓝丝绒一样的夜幕上挂满了星辰,他紧紧地握着她的手,在沙滩上漫步……
海浪一个一个打来,又退去。
他凝望着她,像是天上的星星都坠入了其中:“我是谁?他那段时间总是喜欢那么问她,像是在确定什么。
她似被他催眠了一般,喃喃:“蒋正楠。”
他叫她的名字一遍又一遍,轻的像是风吹来的叹息:“许连臻,”
他在柔软的沙滩上写字,写他的名字,她的字,海浪冲来,把名字打去,冲来,又打去,他牵着她的手,不厌其烦地写了一次又一次。
许连臻不知道为什么会做这个梦,可却真实地做了。
半梦半醒间,许连臻翻了身,似乎不对,有热热的物体在自己身边。倏然而惊,许连臻猛地坐了起来。屋内昏暗,隐约只见轮廓。
许连臻拧亮了灯,发现蒋正楠侧躺在床的一畔,一动未动。他怎么会在这里?半晌后,许连臻察觉出了不对劲,蒋正楠的肤色异常潮红,昏昏沉沉的,像是在生病。
许连臻探出手去摸他的头,一触碰到蒋正楠的肌肤,她倒吸了一口气,他在发高烧,且温度不低。
她忙三步并作两步出去取了一些冰块,用毛巾包住,做了一个将温包。
扶着他,让他在床上躺的舒坦些。一低头,见他领带依旧紧紧系着脖子,许连臻心底无声地叹了口气,便俯下身帮他解领带。
因靠的近,他灼热的呼吸不停地扑在她脸上,仿佛一团一团的火焰,要将她的肌肤燃烧起来。
再遇后,两人第一次这般亲密接近,许连臻只觉得四周漫天遍野都是他强烈的气息。她的手指不受控制般清颤,笨拙地解开他领带的时候,只觉手掌心湿湿的,满手的汗。
大约是太冰了,蒋正楠的头动了动,掀了掀眼皮,无知无觉地瞧了她一眼,又浑浑地阖上,试图躲过她手里的降温包,许连臻不让他躲,他额头侧向哪里,她手里的降温包便跟到哪里,几次之后,蒋正楠渐渐安静了下来,任她摆弄。
敷了数次之后,许连臻这才想起来要通知管家,管家匆匆取了药箱进来,又第一时间挂了电话给家庭医生谢千圣。
谢医生很快赶了过来,他原本就认识许连臻,微微一怔之后,便颔首了一下算是打了招呼,随即打开医药箱给蒋正楠检查了一番,只说是感冒了,配了点退烧的药,叮嘱许连臻用法。
临走的时候,含笑道:“试着再用冰块降降温,有效果的话就不用吃退烧药了,是药三分毒,能不吃就不吃。”
管家道:“许小姐,我送谢医生出去。”就这么一句话,管家先生便再也没有出现。
蒋正楠的身体因为发烧而灼热,一个晚上,许连臻一次又一次地取冰块帮他物理降温,她怕单额头不够,所以不间断地用冰毛巾擦他的手心和脚心。
病中的蒋正楠,眉头微蹙,与孩子一样虚弱,凝望着左脸上那条长而丑陋的疤痕,许连臻不由得忆起那次车祸,他鲜血满面的样子。
许连臻不受控制地伸出手指,抚摸上那条疤痕……凹凸的触感真实地从指尖一点点传来,那种触感亦像是看不见的针,却绵绵密密,一点点地将心头扎疼。
无数次地想过,如果那个时候的自己,留了下来,会不会有什么不同?
可每每想到后来,她自己都几乎要失声而笑了,嘲笑自己的自作多情与不自量力。
她永远记得他说出“用习惯了而已”那句话的时候,心底深处那一寸寸龟裂开来的声响。在那个时候,她终于知道了,为什么她和他在一起,会有那种既安心又不安的极端感觉!
因为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竟慢慢地喜欢上了他。
因为喜欢,因为得不到,所以一定要离开。
得不到的,固执地想得到,便是执念了!
所以她圆满地完成了蒋夫人交代的一切事情,料理完父亲的后事,转身离去。
蒋正楠有意识的时候只觉得身体疲乏,只模模糊糊地记得昨天自己头昏脑重,意识昏沉,后来怎么了,他几乎毫无印象。
脑中闪过零星的画面,有她的脸,她的侧影,那些隔了帘子般隐隐约约的画面,似一只温柔的手悄然抹去了他心头淋漓的尘埃。身体里的乏累也渐渐远去,蒋正楠静静地闭眼,轻嗅空气里的香甜。
房门缓缓打开,有轻微的脚步声由远而至。
蒋正楠微微侧脸,双目深幽地望着许连臻,只见她瞧着他,目光闪闪烁烁,似乎欲言又止,这般的模样几度出现,每次都是在她想问那个孩子事情的时候。
蒋正楠有无数的话都盘旋在喉咙边,但说出的时候,却只是那淡漠至极的一句:“你是不是又想问那个孩子的捐赠?”
许连臻嘴唇微张,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蒋正楠审视一般地盯着她,似真似假地试探,“你放心,就算你不费心照顾我,我自然也会安排的。”
手上的托盘里搁了她刚用文火慢慢熬好的粥,隔了托盘还能感到滚烫的热度,许连臻却只觉得指尖冰冷,犹胜昨日握着冰包之时。
许连臻垂眼在床头柜上搁下托盘,淡淡道:“既然如此,就谢谢蒋先生了。希望蒋先生可以尽快安排,孩子的病拖不起……”
蒋正楠的心沉了下去,果真如心里所料,她一夜不眠地照看他,百般照料,不过是为了那个孩子。
他在她心中从来什么都不是!
蒋正楠冷冷地收回自己的视线:“你出去。”
她若是有半分在意过他,当时也不会那么决然而然地离开了,他嘴角微扯,嘲笑自己的自作多情。
许连臻替他带上了门,站在走廊中,怔怔地站了片刻。半晌,许连臻才转过身,缄默地准备回房,可下一瞬,又愣了,他现在睡的房间是她的。
才进了另一件客房的浴室,手机铃声就叮铃叮铃地响个不停,匆匆忙忙地冲掉泡泡,去接电话,可一看显示就愣住了,是蒋正楠。
蒋正楠命令道:“过来。”
许连臻只得急急忙忙地吹干头发,这才过去。
蒋正楠已经回了自己房间,显然也洗过澡了,靠在沙发上:“陪我吃饭。”厨房不知道什么时候又送来了几样清爽开胃小菜,一杯牛奶。拿牛奶搁在他对面,显示是给她的。
许连臻敲了他一眼,见他样子懒懒的,犹有倦容,便替他盛了一碗。自己则只添了半碗,就着自己面前爽口的小菜,慢慢地吃了几口。
蒋正楠用了一碗,搁下了筷子,吩咐她道:“你去我书房把搁在书桌上的那粉红色文件夹拿来。”他主卧里头的附属书房虽然装修一新,但格局还是原来的,所以许连臻毫不费力地取了文件。
蒋正楠懒散地吩咐她:“打开来,念给我听。”许连臻一看,竟是好几份季度报告,许多专业用语和数字,还有冗长的文字。
蒋正楠闲闲地靠在床头,见她迟疑,指了指床边的沙发示意她坐下,不紧不慢地道:“念。”
又生疏又拗口,一开始倒还能将就,可慢慢的,许连臻便觉得眼皮有千斤重一般,沉沉地往下压,忙敛住心神,强迫自己继续念……偶尔偷偷地用眼神扫蒋正楠,他双手抱胸,破好整以暇地听着。
可到底一夜没睡,再好的精神也撑不住,也不知道念了多久,后来,许连臻便意识模糊了起来。
蒋正楠俯身凝望着她,只觉得她的一切皆与他记忆里的一般模样,此刻嘴唇轻阖,粉的便如同四月枝头的樱花,蒋正楠的食指难以自已地抚了上去,缓缓滑过温润嫣然的唇……
他让她回来做什么?
蒋正楠想过无数种方法来折磨她,让她痛,让她疼,让她后悔自己离开他。可是那设定的剧本却一再地荒腔走板……
蒋正楠的手掐住了她纤细柔弱的脖子,想到极恨处,真恨不得就这样掐死她算了,手下的许连臻因被他在牛奶里放了一片安眠药,所以睡得软软沉沉,乖得很。只要他手上用力,她就回应声而折……这样的握着,掌心能感受到她的每一次跳动,“突突突”的感觉,乱的像他此刻的心跳……
掌下的肌肤温热柔软,说明她真的在。
她真的在他身边!
许连臻这一觉睡得心满意足,她一睁眼,就察觉到了房间的陌生,这里是蒋正楠的房间。
她也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醒了,因为蒋正楠大咧咧地占据了大部分床铺,与她毫无空隙地分享了床榻的左侧。
似乎时光倒流,一切如前。
可许连臻知道不是!时间永远不会倒流!
唯恐吵醒蒋正楠,蹑手蹑脚地下了床,出了房间,轻轻带上了门。
外头光线暗淡,许连臻看了时间,原来是傍晚五点,她睡了十来个小时。她怎么会睡着的,而且睡得这么沉,这么久?身体仍有残留的睡意,可是脑中又十分地清醒。
晚饭的时候,贺君和谢医生一前一后到来,离开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许连臻一个人用了晚餐后,犹觉得蒋正楠会像以往一样肆无忌惮地来到她的房间,可是第二天早上发现根本是她多想了。
蒋正楠在家休息了两天,又安排了出差。
这天下午,许连臻接到了娇姐喜极而泣的电话:“连臻,连臻……医院方面说找到了小皮皮的适合骨髓,所以医院这个星期天就安排给小皮皮做手术……”
蒋正楠终于安排了,许连臻心头的大石头稳稳落地,她手指自然而然地按出了蒋正楠的号码,想跟他说声谢谢,可拨出的一刹那,手指却停住了,怔怔地瞧了半天后,终究还是一个一个把数字给删除了。
第三天下午三点四十左右,在许连臻的焦急等待中,娇姐终于打来了电话,说小皮皮的手术很成功,医生还说只需要再留院观察一段时间,如无意外,过些日子就可以出院了。
许连臻很替娇姐开心,娇姐说着说着,真情流露,又对她再三道谢:“连臻,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借我的那笔钱,我怕我支持不到现在……连臻,真的很谢谢你。认识你是我和小皮皮的福气……”
许连臻忙道:“娇姐,千万别这么说。我到大雁的时候,要不是认识了你,我都不知道现在会是什么样子。”
如果不是在大雁,那她会流浪去哪里呢?人生的每一个分叉,无论向前或向后,向左或向右,都会造就一个完全不同的人生。
可她逃啊逃的,为什么就躲不开蒋正楠呢?
chapter06 真相的激荡
蒋正楠又一次出长差回来,一切如常。
一个多星期没进蒋正楠办公室的许连臻,接到了煮咖啡的指令。敲门进去,只见阳光透过窗帘漏进来,蒋正楠正坐在逆光之中,浑然瞧不真切。
静谧的空间里头一点点地浮起了咖啡的浓香。许连臻往精致的骨瓷杯里缓缓注入了咖啡,侧头,可以从虚掩着的门缝里头,看到他低头的侧影。
这样温柔安静的时光。
有人从外头推门进来,数秒之后,有个戏谑的声音响了起来:“蒋,失踪了这么久,不会是偷偷带美女去度假了吧?”
蒋正楠讶异的声音响了起来:“璇璇,聂,你们两个怎么一起过来了?”
璇璇来了!许连臻像是被人按了停止键,一下子停顿了手上所有的动作。自回来洛海后,她不是没有想过会遇见璇璇。可是这一刻真的来临了,她却又觉得说不出地慌乱。她怕见到璇璇,她甚至不知道怎么跟她解释这一切。
蒋正楠的话音刚落,蒋正璇解释道:“我……刚刚在楼下,正好……正好碰到聂大哥。他说跟你约好了。”
“好香啊!”蒋正璇吸了吸鼻子,“哥,你在煮咖啡吗?”
蒋正璇一转头就愣住了。难以置信地张大了杏眼,呆呆地看着从休息室里头端着咖啡走出来的许连臻:“连臻?”真的是许连臻。此刻正朝她缓缓微笑,一如当年:“好久不见了,璇璇。”
蒋正璇惊喜地上前:“连臻,真的是你。”蒋正璇转头瞧了瞧正在与聂重之聊天的大哥蒋正楠,又看着许连臻,惊讶万分之余,一脸的不可思议。
两人找了一家路边的小甜品店。蒋正璇坐了下来,便迫不及待地问许连臻:“连臻,你为什么这么久没跟我联系?我打了你好多的电话,可是电话都接不通……我问我大哥,他什么都不肯说。后来我还是从贺君那边知道你离开了洛海……”
当时,她与蒋正楠分开,她父亲许牟坤保外就医,接着病逝,一切的一切,纷至沓来。许连臻为了兑现对蒋夫人陆歌卿的承诺,便再没有跟蒋家任何人联系过。而她原来的手机是蒋正楠送的,后来转交给了贺君,所以就算是蒋正璇想要跟她联系,也是联络不到。
在所有的事情里面,许连臻唯一觉得愧疚的便是欺骗蒋正璇。而且为了圆最初的谎言,后面的谎言更是一个接着一个。
如今蒋正璇问起,许连臻实在不知道如何圆谎,只好顺着蒋正璇的话点了点头:“嗯,是的……我刚回来不久……”
蒋正璇问出了自己心底一直以来的疑问:“连臻,你为什么离开?”许连臻不知道要如何回答,沉默片刻方道:“璇璇,真的一言难尽,我有我的难处……”
许连臻实在怕蒋正璇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穷追不舍,便含笑问她:“璇璇,我以后告诉你好吗?你呢?婚后生活怎么样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