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遇见了也只是点个头而已。
许连臻沿着大理石铺成的阶梯拾级而上,候在门口的保安人员轻轻为她推开了门。触目所及,奢靡繁华,无不精致到了极点。
豪华的大厅里三三两两的人群,她走了数步,便一眼望见了蒋正楠。这么多日未见,她居然也可以一眼望见。
许连臻缓缓地呼气吸气,抬起有些酸软无力的双腿,一步步向他走去。
似有人在他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蒋正楠缓缓转身,许连臻的视线一下子便撞进了他的眼里,如同往常一般,那双眼睛便是一汪潭水,深邃不见底。
蒋正楠伸出手,一把握住了她的手。他的掌心温热干燥,许连臻的指尖微动,心里说不出什么感觉,便乖巧地任由他握着。
蒋正楠见她难得的温顺,连日来积聚的怒火便渐渐隐了下去。蒋正楠向来强势,男女关系也不例外。从来都是别人迁就他的份,久而久之,他自然也就习惯如此了。像许连臻这般不识相的女人,他自然是第一次接触。
那天甩门而去,心里恼火之极。心想着他蒋正楠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用得着这般窝囊至极,委曲求全吗?过了几日,又想着,她只要服软一下,他就顺势而为了。可她也没有任何的联系,倒让他把这场火一直延续到了现在。
一直拖啊拖的,拖到了他的生日。原本总想着,她只要一联系他,或者贺君也行,那么总归是他和她一起过的。可是……她没有。或许在她心里,他从来就不曾存在过。
在这般烦躁阴郁之下,所以聂重之聂重之提议要帮他办个PARTY庆生,他也就一口答应了。
可是真的到了会场,没有她,一切都那么空落落的。如今,她这般主动出现……
蒋正楠此刻瞧着她,心头欢喜,连面色都因他的微笑而舒展开来。见到了她,好像所有的芥蒂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间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蒋正楠摸了摸她的脸,低声问道:“是不是瘦了?”周围都是人,虽然略略隔了点距离,可他是主角,自然有很多的视线缭绕。
许连臻的脸一下子红了,语无伦次地道:“没……没有……没有瘦……”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像呼吸一样轻飘无力。
蒋正楠只是望着她,眼底含笑:“我说瘦了……”
他今天是寿星,最大了。他说瘦,那么她就瘦好了。许连臻浅笑不语,忽然发觉她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反扣住他的手。她微怔,但他已经拉着她去了人群里。
大约是吵架过后,小别胜新婚,蒋正楠对她隐约更好了几分。一个晚上一直握着她的手不放。
大约是知道了要离开,许连臻只觉得有些说不出的感觉。她偶尔侧头望他,水晶灯下,光线悄无声息地落在他身上,将他的一切都衬出了薄薄的光晕,仿佛是泡泡一般,只要轻轻一触,就会消失无踪。
回到了房间,更是缠着她不放:“今天我生日,我的礼物呢?”
许连臻瞠目结舌地望着他,好一会儿才讪讪道:“没有……”
虽然说蒋正璇给她出了很多主意,但是心形牛排、烛光晚餐这一类的实在不适合他与她之间。她也只是听听而已。另外的领带、袖扣、衣服,他又多了去了……再加上前几天两人一直冷战……可是她怎么也没有料到蒋正楠居然会开口跟她索要礼物。
蒋正楠极度地不满:“没有礼物……”蒋正楠的表情变化就好像一个小孩子似的,许连臻只好赫然道:“要不,回去不给你……”
她的嗓音绵绵软软的,呼吸间似有馨香幽幽。蒋正楠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凑到她耳边:“这还差不多!”
第二天晚上,蒋正楠的一群铁杆发小依旧在聂家庄园坐着一起吃饭。
蒋正楠坐在她边上,不时地给她布菜。取了一些虾子放在她的碟子里头,半天也没见许连臻动。
蒋正楠便将碟子拿了过去,闲闲地一只一只剥起壳来。他的手指修长,手法利落,轻轻一扯,红红的虾壳便脱落了。不过片刻,已经将虾子都剥干净了,一只一只地叠在了瓷碟里。
蒋正楠把碟子轻轻地放到了许连臻面前,低声道:“吃吧。”
粉白的虾肉,被白白的描金碟子一衬,犹如玉石般的诱人。
许连臻自然察觉到众人奇怪的目光,特别是在座美女们的潋滟羡慕,不由得觉得有几丝尴尬羞涩。偏偏蒋正楠在边上浑然不觉,又夹了鱼脸肉给她。
一桌子上头的楚随风、聂重之、路周易等人不由相互对视了一眼,眼里的惊愕之情方才隐下去。
因为在座的那几个人,哪个不知道,蒋正楠这家伙从小到大跟他们一起吃饭,那鱼脸肉便是他的绝对专利。
晚饭后,蒋正楠等人玩牌。许连臻不会,只看了一会儿便推说累,先告辞回房了。可才出门,便想起了薄外套还搭在蒋正楠的椅子上,便准备返回去拿。
聂重之看着轻轻开启又渐渐合上的门扉,饮了一口酒,似是不经意地道:“蒋,你该不会是真的准备要定下来结婚了吧?”
蒋正楠正含笑着拿着酒杯微微晃动,闻言,笑容不由一怔,不免有几分被看穿心事的窘意和难堪,再加上也不想他们这群活宝笑话他。蒋正楠挑眉一笑:“结婚?和谁?人选呢?”
聂重之斜睨了他一眼,嘴角微勾:“谁?你心知肚明。你身边可从来没有这么长时间的固定女伴。而且,瞧你的样子,看来一时半会儿也不会觉得厌倦。”
楚随风见蒋正楠一时间不语,不由得一惊:“怎么,我们的蒋大少准备从良了不成?准备与祝平安一样,抛弃我们众兄弟?”
提起祝平安,路周易一肚子的火气:“祝平安这家伙,据说最近在二度蜜月……这人简直已经没救了!”说着说着,便将视线移到了蒋正楠身上,“蒋正楠,你不会真要成为祝平安第二的吧?”
蒋正楠不知自己是被聂重之等人那淡淡的激将语气给激怒了,还是心惊于自己的想法如此外露,居然让众人这般轻易地猜到。
他悠悠地摇晃着手中的酒杯:“和她?你们开玩笑吧。”
楚随风扫了他一眼,似笑非笑:“真没有?那今日这种兄弟们给你庆祝的日子,你带她来干吗?你难道还怕聂重之没给你安排女人吗?”
蒋正楠懒洋洋地一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轻描淡写:“用习惯了而已。兄弟们,女人嘛,不都一样!”
听他这么说,于是众人再没有多说什么。聂重之也只是淡淡地瞧了他一眼,打了一下手里的牌。
原来是用习惯了而已!
这便是这段时间以来,他对她所有不对劲的唯一解释!
原来是用习惯了而已啊!
许连臻银在门外的阴暗角落,她知道自己应该离开的,可是双脚不听使唤,犹如被钉子钉在了地上,无法动弹。
许久之后,许连臻才慢慢地回了房间。
蒋正楠带着薄薄的酒意回来,推门而入便瞧见房间里暗暗的,只在角落里开了一盏落地灯,晕晕黄黄的一团光线。
许连臻抱膝坐在窗前的贵妃沙发上,静静地瞧着窗口发呆。她似乎听见了动静,慢慢转过了头。
蒋正楠正要说话,可是她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望着他,空空洞洞的。只听她的声音轻轻地在寂静的房间里如水波般荡漾开来:“蒋先生……”
蒋正楠双目微眯,蹙着眉头望向她,以为自己听错了,她叫他什么来着?
许连臻淡淡道:“蒋先生,既然蒋小姐和叶先生要结婚了,那么,按照我们先前的约定,我是不是可以离开了?”
蒋正楠杵在原地,酒意消散,呼吸僵硬。原来就这么想离开他!他昨晚才刚过了生日,她今天又提起了这个话题。
蒋正楠灼灼地望着她,仿佛要将她看个通透。可是她的样子极其平静,如同千年的古井水般,半点波澜也没有。
蒋正楠忽觉得从未有过的一种心如死灰:“你……是不是仍旧喜欢叶英章啊?”
他第一次知道,很多事情不是自己努力了就会有结果的。但是,人嘛,落了败,无论如何总是不甘心的,所以他将不甘心问出了口。
许连臻没有回答。喜欢与不喜欢,喜欢谁与不喜欢谁,如今都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再没有任何意义了。
蒋正楠定定地站着,几乎以为自己要化为雕像,他甚至可以感觉到自己心里的热度一分一分地凉了下去,最后冻结成冰。
空气里压抑窒息,古墓般的死寂。
蒋正楠的脸忽明忽暗,许连臻瞧不真切。她只知道两人之间无形之中已经隔了几座山般的距离。
只听他的声音在房间里低缓地响了起来,听上去倒似有几分自言自语的味道:“原来你一直喜欢叶英章啊。”
她沉默着一直坐在那里,别着头,避开他的目光。许久许久之后,才听到她的声音轻轻地响起:“是。我喜欢他,你不是一直都知道的?”
是啊,她喜欢的一直是叶英章。自己不是一直都知道的吗?
可是这一刻,蒋正楠却还是觉得全身五脏六腑,无一不在发疼叫嚣。
蒋正楠嘴角微勾,缓缓一笑:“可惜了,他现在要跟我妹妹结婚了。”
他一点一点地踱步过来,一举一动好似一只优雅地豹子。最后在她面前停了下来。他居高临下地望着她,犹如君王,那般高,那般的压迫,空气仿佛凝固了。
他的手伸了过来,指节修长有力,缓缓地按住了她心口的地方。许连臻心口猛地一颤。半晌后,他又慢慢放开。一步一步地后退,一直退啊退的,退到了门口。
然后,许连臻听见他的声音漫不经心地缓缓传来:“那好吧,就这样吧。”
一切到此为止。
他蒋正楠要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何必这般强人所难呢?这向来不是他的作风!
空气里绷得很紧的那根弦似乎在那一刻断裂了开来,她甚至可以听见空气里那轻轻的“啪”的一生断裂声。
她抬眼,不能控制地朝他望去,却看到他淡淡地瞧着她,嘴角含笑,转身而出。
她还有些反应不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离开了,步伐极快,没有丝毫的迟疑和停顿。而后,花园里传来急促的发动机声音。
最后,世界一片寂静。
他那日说“那好吧,就这样吧”是不是就表示这一切的结束呢?她不知道。她和蒋正楠之间所有的事情,都是他一手按下开始键的。她没有任何的主动权,这次也一样。
隔了两天,接到了贺君的电话。贺君欲言又止地道:“许小姐,现在方便说话吗?”
许连臻捏着手机,淡淡地开口:“请说。”
贺君道:“蒋先生吩咐我找好了房子,许小姐若是方便的话,这几日将别墅里的物品整理一下,随时可以搬过去。最后,蒋先生想让我转告一声,他与许小姐的协议已经结束。”
她的指尖不受控制地颤动……半晌,许连臻才吐出了几个字:“好的,我知道了。”
终于是在这一刻知道了,他说的“就这样吧”,就是要与她结束了。曾经心心念念地要走,可到了此刻,她却连嘴角也无力扯动。心像是被洪水漫过之后的田原,一片荒芜。心头那么的空,好似这辈子再也无法被填满了。
如此不是很好?各自得到各自想要的。从此各自无关,各自安好。
可是,为什么她的心会这般难受?从未有过的疼痛,像是被生生撕去了一块似的,再补不回来。
许连臻捂着胸口,竟无力移动分毫。
她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这里所有的东西都不是她的。许连臻最后只带了几套可以换洗的衣服,拿了陪伴自己经年的那个大包。
搭上计程车后,她在后座回头看了一眼,然后转回头。这个地方,大约是与她的缘分已尽。
之后的事情一切都很顺利,她主动联系了蒋夫人。蒋夫人二话不说,也按照约定将她父亲转到了相关医院。记得最后通电话那次,蒋夫人只说一句话:“蒋小姐,很多事情不用我多说,你也是明白人,对不对?”
许连臻其实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明白人,但她却懂得蒋夫人的话外之音,从此之后,再也不要与蒋家人有任何关系,也不要再出现在蒋家任何人的面前。
她想她会做到的。
许连臻一直在医院照顾父亲。这大约也是她现在最幸福的事情,能陪着父亲,能陪着他走过人生的最后一段旅程,已经是上天对她最大的眷顾了。
其他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大半个月后,贺君打她电话,约她出来见面的时候,许连臻正陪着父亲在挂点滴。她看了号码,便转身出了病房,倒也没注意父亲许牟坤眼底的几丝诧异。
贺君说明来意,说有东西要交给她。许连臻本想拒绝的,可是她想到了脖子上的链子。那些天,浑浑噩噩的,忘记留下了。这么贵重的东西总归是要还给人家的,于是便答应了下来,约在了医院附近的一个咖啡店。
许连臻陪着父亲许牟坤将点滴挂好,又说了一会儿话,才道:“爸,我有事情要出去一下。你困的话,就先睡一下。我等下顺道去菜场买点菜,煮好了给你带过来。”许牟坤望着她微笑:“去吧,去吧。我好着呢,不用担心我。”
贺君很有时间观念,分毫不差地准时出现在了她面前:“许小姐,你好。”
两人各点了一杯咖啡。还是许连臻主动开的口:“贺先生,有什么你就直说吧。还有,帮我把这个带回去。”
她把项链和手机推到贺君面前。贺君朝她望了一眼,欲言又止,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他推开了随身的公文包,取出了文件。
贺君将资料递到了她面前:“许小姐,这是蒋先生吩咐我交给你的,这是房子的各种证件,还有这张是支票。”许连臻瞧了一眼放置在资料最上头的那张支票,虽一眼,但却已经看见一个很大的数字。
许连臻没有很清高地拒绝或者撕掉。如今的她早已经知道了什么是世事艰难 ,寸步难行。这个是世界,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确实万万不能的。
她也没有多废话,取过文件装进自己的大包里:“贺先生 ,没别的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
她认得那几个字迹,是蒋正楠亲笔所写的。如果,如果真的有需要用到的那一天,她会毫不犹豫地去用掉。
许连臻推门而出,自然也没有留意到马路边的一辆陌生的车子,里头有一个熟悉的人……蒋正楠。他坐在后座,虽然没有听到两人的对话,却将两人的一举一动看得清清楚楚。
贺君拉开门,坐在司机的位置上:“蒋先生,许小姐已经收下了。”蒋正楠一直没有说话。贺君没有看后视镜,大约也能猜到他此时的表情。
“蒋先生,这是许小姐的项链和手机……”蒋正楠没有说话,他只觉得胸膛里有一把火呼啦呼啦地在向上窜,他冷冷地道:“给我扔了……”
贺君顿了半天,才又说了一句:“蒋先生……其实许小姐的父亲还在我们手里……”
话音未落,便听见蒋正楠冷冷地“哼”了一声:“像这样的女人,我要多少没有?开车。”既然她对他没有半点留恋,他又何必自作多情呢?他蒋正楠什么都不多,多的是女人。
那个晚上,许连臻疲惫地回到自己那租来的房间,躺在小床上,摸着空无一物的光裸脖子,怔怔地瞧着那张支票,不知怎么的,泪就无声无息地涌了出来。
有些东西没有就没有,也无所谓的。乐事一旦有过,却又失去了,真的会让人觉得有种空落落的感觉。
她一直不知道她和他之间算什么?除了男欢女爱之外,有时候总觉得两人间隐隐有种暧昧的感觉。她不知道是怎么产生的,但等她察觉的时候,已经存在了。她从来都是知道的,她与他是没有以后的。可是她到底还是贪念,贪念了他偶尔的那一点点温柔。
那天他那一句“用惯了”的话语,彻彻底底地让她清醒了过来。
如今,这张薄薄的纸,这几个简简单单的阿拉伯数字,终是叫她知道了,一切终于结束了!
她和他之间,只是一个协议!一个协议而已!
这一切,不过只是她人生的一段小小插曲而已。而她,或许连他的插曲也算不上。
可再怎么样,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的,每一天都是新的一天。
她的人生还那么长,总归会有一个对的人在某个地方等着她的!
她答应过父亲的,这辈子一定会找个对她好一点的男人,有份正当职业的,也不需要太有钱,也不一定要长得好看,只要真的对她好,真心的对她,然后安安稳稳、幸幸福福地过日子。
她一定会找到的。找到属于她自己的幸福!
只是那个人,不会是他,也不可能是他。
作者的话 The Author’s Words
大家好!
梅子又一次与大家在书中见面了。这本《有生之年,狭路相逢》是梅子的第七本书,在这本书中,梅子第一次挑战自己写长文。
一直伴随着梅子走过来的大家都知道,梅子的小说都是不长,每本书都只能算是一个中篇故事。以往每每写到14万字就是梅子的瓶颈,痛苦之极,难以突破。但是这种情况得以突破是在上一部民国小说《青山湿遍》里头,梅子第一次发现在文中可以加入很多的事情以促进故事的发展,增加小说的看头。
最开始构思这本书的时候,也没有想过要写长篇的。但是写着写着,梅子发觉自己像开窍了一般,14万字对我再不是难关了。于是乎,动起了挑战自己的念头:我是不是可以写一个长文,分上下两册。
梅子心动了,然后马上就行动了。
这次挑战,一开始的时候,梅子万分地忐忑,不断地马蚤扰我的美女编辑郑郑,再三重复询问她对我写长篇有没有信心。其实无关答案,要的只是鼓励!因为知道她对我从来都是纵容的!从来不干涩我写的故事,我写作的时间长短,总是让我可以随心所欲地创作。
这个故事里的许连臻大概可以算是梅子笔下背景最另类的女主人公了吧。父亲是个大走私犯,初恋男友是警察卧底,然后和父亲双双入狱。因为叶英章不是男主人公,所以正文只是用了闪回的方式回忆了许连臻和他的过去。
一开始的时候,梅子是准备把女主人公的父亲设计成贩毒的,可是后来编辑郑郑提醒我,贩毒到了一定熟练,抓了就要被枪毙。后来想想,女主人公的父亲要担负推动情节的作用,就把他的犯罪改成了走私。
具体大家就不要深究了,因为这是不过是一个杜撰的爱情故事而已。
这片故事其实在2011年底就开始构思了,一直断断续续地写到了现在。许连臻是一个让人心疼地女人,经历了很多,却一直干净纯透。她这样的女孩子,会拥有最美最好的人生的。
她让梅子想起一个儿时的好友,初中时她借给梅子一本席绢的小说《交错时光的爱恋》,从此开启了梅子一发不可收拾的言情路。当然,在那之前,也陆续看过琼瑶、岑凯伦的小说,但梅子真正意义上的台湾言情书却是从看席绢的故事开始的。
现在回忆当年,如果没有她,估计也就没有现在的梅子了。
生活中的这位好友也经历了许多,父亲经商失败,从此不知所终。母亲出车祸而亡,真正的凶手一直逍遥法外。弟弟为了减轻姐姐负担,远赴新疆读书……由于生活的种种原因,她一直没有恋爱结婚。
梅子心疼之余唯有祝福她,愿她以后的人生平顺圆满。梅子相信,这个世界上一定会有那么一个人,在一个地方等着她的,不是在这里便是在那里,不是在这个时候便是在那个时候。然后,她会像童话里的公主一样,开心幸福地生活。
还有我初中最要好的姐妹芳,梅子一辈子都记得。那一年的冬天,父亲去世,梅子披麻戴孝地跪在灵柩钱,身边有人告诉梅子,你很多同学来了。那么多年过去了,可是梅子一直记得她推着自行车,穿了初中那一身校服,跑过来抱住我的情景……现在回想起来,依旧清晰如昨。那校服衣袖上的菜色条纹,依旧在眼前晃动。
还有很多很多的人,高中的、大学的,梅子在这里也就不一一叙述了。在下一本《流光飞舞》的后续里,梅子一定要好好歇歇。
梅子希望她们每个人都是幸幸福福的。我们都要幸幸福福的。
大家也是哦。一定要幸福哦!
最后,相信大家都想问我,梅子,许连臻到底喜不喜欢蒋正楠啊?到底如何呢?且听下回分解!
下部
chapter01 天空的微凉
每次在等绿灯过马路的时候,许连臻都会习惯性的抬头仰望天空。
此刻的天是灰蒙蒙的,铅云低沉,寒风瑟瑟得掠过光秃秃的树干,发出呜咽的声音。
空气像是冰过的薄荷,吸入鼻尖,连喉咙都一片冰冷。
片刻之后,红灯转绿,许连臻拎紧了手里的保温瓶,穿过马路,朝对对面的医院走去。
父亲许牟坤住在2号房,在楼层的最东面,与电梯口隔了一条长长的走廊,从30号房出来的护士长安可看到她,微微一笑:“许小姐,今天又给你爸炖了什么汤啊?”
这位许小姐每天雷打不动得给她父亲炖各式美味汤,只为父亲许牟坤能多吃下几口饭,增强体质和抵抗力。
安可年纪也不小了,在医院里多年,见到的人和事也多。
所谓久病床前无孝子,难得见到这样子孝顺漂亮的年轻女孩子,所以每次见面都十分客气。
许连臻苦涩一笑:“我爸爸他最近越来越没胃口,只好每天熬点汤汤水水,希望他今天能多喝几口。”
安可了然,宽慰道:“这个病就是这样子的。”
又道,“其实华医生前些日子也跟你们谈过,化疗的话,还是有希望的。
只是许先生的脾气太倔了。”安可摇着头离开。
这段日子,唯一能让许连臻觉得安慰的便是父亲从监狱里头申请出来的一系列事情都十分顺利。
记得最后通电话那次,蒋夫人只说了一句话:“许小姐,很多事情不用我多说,你也是明白人,对不对?”
许连臻其实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明白人。
但她听的懂蒋夫人的话外之音,从此之后,再也不要与蒋家人有任何关系,也不要再出现在蒋家任何人面前,包括叶英章。
她和他之间只不过是一个协议而已。
如今早已结束了。
相信从此之后,彼此由于环境地位的各种不同,也不会再相见了。
一度那么亲密的一个人,转身之后,再不相见.....每每想到,许连臻总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在觉得恍然不真实的同时,心口会泛起阵阵涩痛。
许连臻一直在医院里头照顾父亲。
父亲许牟坤转过来的那一天在医院病房看到她,大喜过望,可下一瞬间想到自己的病,便又黯然起来。
入院之后,又详细地做了各项检查。
结果还是一样地令人失望,各项化验指标都说明这个病已经是晚期了。
大约是由于蒋夫人的关系,医院出动了最好的专家华医生专门负责许牟坤的病。
可是,一切已经回天乏术了。
许牟坤的病因到了晚期,这两个来月几乎都是在剧痛中度过的。
医院里所用的各种镇痛剂,许牟坤自然知道里头的主要成分是什么,只说熬一熬就好。
也坚决不同意化疗,无论许连臻怎么提,一直都是那句话;“小臻,一切自有天意。
我们随缘吧。”
许牟坤在牢里刚知道自己得这个病的时候,当真心如死灰。
他不想让女儿担心,所以一再要求狱方不要通知家属。
可是不知道怎么的,还是让女儿许连臻知道了。
住进医院后,想着生命里最后几个月可以由女儿照顾着,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也觉得心满意足了。
只是眼看着女儿为自己担心落泪,许牟坤心里自然也难受得紧。
许牟坤知道这个病到了他这个阶段早就无药可医,所谓的化疗也无济于事。
反正是活不长了,他倒也十分坦然地接受了。
许连臻吹凉了碗里的汤,喂给父亲。
许牟坤勉勉强强喝了几口,便摇了摇头。
许连臻的视线落在了父亲骨节粗大的手上,原本结实粗壮的臂膀如今瘦得只剩下一副骨架子了。
犹记得小时候,她与父亲两人住在五福市西华街的胡同里。
夏天的时候,吃过晚饭,父亲就会把她顶在减半上,然后哼着调子沿着胡同逛到街口。
胡同婉转狭长,时不时的碰到左邻右里,都会含笑着跟他们父女俩打招呼:“小许啊,你女儿不孝了哦,重不重啊?”或者说,“小许啊,又带你女儿逛街去啊?”“小许,吃好饭了啊?”父亲总是停下来,笑着和他们寒暄几句。
许连臻到现在还清晰地记得,胡同的转角处有一棵老槐树,她骑在父亲的肩膀上咯咯地笑。
每每一探手就可以摘下树梢那青绿葱翠的树叶。
许连臻深吸了一口气,逼走眼地的蒙蒙水汽,低低地叫了一声:“爸——刚刚我在走廊上碰到安护士长,她还说,你如果化疗的话,还是有希望的。”
许牟坤却已经看开了,转头凝望着窗外漆黑如墨的夜色,无力地扯了扯嘴角:“小臻,不要再劝爸爸了。
爸爸老了,不想再折腾了。
反正都是一个结果,你就让爸爸挑自己想要的那个吧。”
好半晌,许牟坤道:“或许这就是命。
不知道是不是爸爸老了,真开始相信命运一说了。”
许连臻知道父亲早已经决定了,劝了这么久,一点儿用也没有,虽然知道就算化疗,也不是百分之百能治好。
可那样,总还有个希望,总还有个盼头。
许连臻也不再多说,黯然了半晌,拿起柜上的一个苹果,坐在病床旁手法熟练地削着皮。
许牟坤收回视线,定定地望着女儿,半晌,幽幽地叹了口气。
连许连臻抬头道:“爸,怎么了?”
许牟坤又长叹了口气,探手揉揉她头顶乌黑的发:“你生下来的时候,皮肤皱皱的,又红又小。
爸爸捧着你,跟捧着一只小猫似的,现在都这么大了。
可惜你母亲走的早,没看到你现在漂亮的模样。
爸爸这辈子也没什么遗憾的,唯一放心不下的就只有你……”
许连臻忽然明白了过来,沉默了一会儿,她将削好的苹果切成极小的一块一块,用牙签取了一块,递到父亲嘴里。
她有些踌躇道:“爸爸,我有件事情一直想不好要不要对你说。”
许牟坤从女儿停顿的神色里发觉了一种欲说还休的娇羞,心头一喜:“傻孩子,对爸爸还有什么不好说的呢?”
许连臻低着头,将语气放得极轻软羞涩:“爸爸,我有喜欢的人了,他也喜欢我……”话音未落,许连臻如愿地看到浑浊的眼睛里头似有光在一瞬间注入一般,不停闪动。
乍看之下,人都精神了几分。
“你不是问过我怎么知道你的病,怎么申请你出来的?
“其实这次你能出来住院,也是他托了很多关系,只是这一两个月他被派到国外出差去了,他们公司很看重他,一直大力栽培。
这几天他就快出差回来了。
爸爸你想见见他吗?”
许连臻在心底又涩又疼地暗暗叹了口气。
果然如此,天下父母心啊!父亲重病在身,唯一挂念的却还是自己的终身幸福。
但既然对父亲说出了口,好歹也得找一个男朋友充数啊。
许连臻对这个男朋友的人选思虑了良久。
找谁扮演呢?她生命里头曾经出现的人,不过是叶英章和蒋正楠两人而已。
许连臻每天在父亲许某坤期盼的眼光中煎烤,她足足考虑了三天,最后实在没办法,只好拨通了贺君的电话。
自她离开后,从来没有主动找过蒋正楠和他身边的人。
这样突兀地拨电话过去,自己心里也有种说不出的忐忑。
手机声音“嘟嘟”地响起,单调而规律。
或许是她自身焦虑的原因,只觉得这样子漫长的等待几乎是一种火烧似的煎熬。
耳边一直是“嘟嘟嘟嘟”之声,在许连臻几乎想按下挂断键的时候,有人接了起来,贺君的声音传了过来:“许小姐,你好!”
或许是贺君找了个偏僻之地接听的缘故,声音传来,隐隐空旷。
许连臻支吾了一下,才终于开了口:“贺先生……我有一件事情想请你帮个忙……”那边的声音顿了顿:“许小姐,请说。”
许连臻永远不知道,贺君的手机确实是贺君在接听,只是开了免提。
她的声音透过电波丝丝分明地传来,隔了手机,隔了那么远,蒋正楠仿佛还能听到她细腻的呼吸。
两个多月不见,如今乍听见她清润低揉的声音,蒋正楠只觉得心头仿佛被只看不见的手揪着,紧得发疼。
他面无表情地朝贺君示意了一下。
贺君忙不迭地道:“好的,许小姐,只要我能帮的上忙。请说。”
许连臻考虑了许久,最后才鼓起勇气将话完整地说了出来:“贺先生,不知道……不知道你可不可以假扮一下我的男朋友……”
因为是免提,自然边上的人也听得一清二楚。
贺君觉得蒋先生办公室里头的空气瞬间冰冻了起来,背后似有两把淬毒的刀,直直射过来。
贺君口干舌燥德摸了摸头发,听着电话那头不知情的许连臻娓娓道来:“贺先生不知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