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章悠若回到出租屋后,想来想去,最后给家里打个一个电话。

    她本想得到父母的温暖与安慰,结果电话那头父亲暴跳如雷,母亲哭哭啼啼,他们责问她为什么要做如此丢人现眼的事情,现在街坊四邻就没有不笑章家的!

    “你简直把你爸妈的老脸丢尽了!!!!”

    “若若,你怎么能做出那种事啊,你还是个姑娘啊!你,你怎么能打胎啊!”

    老两口都是老实本分的人,现在简直痛不欲生,他们一直视若珍宝的女儿,居然去给人家当小三!

    听着父母的埋怨,章悠若只觉得烦躁,脱口而出:“还不是因为你们穷!”

    此话一出,电话两头寂静无声。

    章悠若的一句话,如同一把尖刀割在父母心头。章父章母没想到,他们省吃俭用一辈子供女儿花销,到头来,却被女儿责怪穷。

    是啊,他们穷,可是他们已经把所有最好的东西都给女儿了啊!

    章悠若原本还对父母还有点不舍,可是现在,她决定出去。

    很快,她拨通了对方的电话,对方得知章悠若有护照后,表示明天就可以走。

    “不用办签证吗?”章悠若不解的问。

    “不用,我们有当地特殊渠道,可以落地签。”

    第二天,章悠若真的飞往米国赌城,利用她的表演特长,开启了一段“崭新”的人生。

    到那里她才知道什么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才知道什么是挥金如土、酒池肉林,她认为国外的生活才是她应该享受的生活。

    她在赌城,她不仅学会开放,更学会赌博。

    为了赌资,章悠若不再满足于单纯的**表演,而是选择成为当地特色服务行业中的一员。渐渐,她的服务对象开始性别不限,种族不限,只要给钱就行。

    她沉醉其中,彻底放弃自我。

    章悠若不知道的是,她的父母只是嘴上抱怨,心里更多的还是疼惜她。

    见多日联系不上女儿,老两口特意来了一次帝都,最终无功而返。二人没有放弃,经多方打听,终于得到一丝线索。

    不懂外语的二人依然决定来到赌城找女儿,可是根本不见女儿的踪影。

    他们听到不少传闻,有人说章悠若欠下巨额赌债被割了器官还债,也有人说章悠若得罪了大人物被沉海,还有人说章悠若爱上了一个舞男,已经离开了这里。

    总而言之,章悠若彻底消失了。

    不过现在,她活得好好的。

    而且,阎卜成与叶静嘉正在讨论她。

    “这个章悠若也真是有趣。”阎卜成笑了一声,她还把自己当成人物了。

    叶静嘉点头,“正是因为她愚蠢,所以才会被kelly利用。”换做任何一个聪明人,都不可能蠢到这个份上。

    “不过,这次没拉沈斓卿下水真是可惜了。”阎卜成忍不住摇头,多好的机会。

    温峥辰开口道:“不是可惜,是不能。如果沈斓卿被牵扯下来,银河必定会调查清楚缘由。”

    叶静嘉点头,“一旦调查,说不定我们会被发现。”

    “我觉得,现在我们也被发现了。”阎卜成耸耸肩,现在圈内都猜今晚的事情是叶静嘉工作室做的。

    虽然没有证据,但kelly找人黑叶静嘉,就是最好的证据。被动挨打,简直不是叶静嘉工作室的风格!

    “不过没有被揭穿不是吗?”叶静嘉俏皮的眨眨眼,心情很不错的样子。

    阎卜成忍不住问:“不过,你们怎么知道银河宣传总监会装作视而不见?”

    其实计划开始之前,他心里很没谱,总觉以对方的能力,一定会知道是他们动的手,没想到事情会如此顺利。

    银河居然会直接将kelly丢出来,完全符合他们的预期!

    叶静嘉摇头表示:“我可没有这么大的本领,能够未卜先知。”

    所以,那就是温峥辰知道什么了?

    温峥辰抬头,看向二人,毫不藏私的说:“前段时间,我曾与银河的几个中层一起吃过饭,从他们口中得知,沈斓卿尚未站队。据我所知,宣传总监所在的派系则这些年一直在推一位女艺人,而且即将登顶,沈斓卿回来挡了他们的路。”

    “原来是这样!”阎卜成恍然大悟,叶静嘉从旁点头。

    或许kelly被驱逐出去,也是顺利他们的心,如了他们的意呢!

    “奸诈!”阎卜成口中啧啧不已。

    温峥辰推了推眼镜,大家互相帮助而已。

    “无论如何,我们的目的,终于达到了。”叶静嘉看着热搜榜关于kelly超高搜索度,以及电视机播放的有关kelly的娱乐圈新闻,笑了。

    她的内心一片安宁,这段时间他们的努力没有白费。

    她根本不在乎银河的态度,她要的只是kelly拥有足够高的热度。没错,自始至终,他们的目的都是将kelly的人气,顶至顶点!

    “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真正的好戏,即将开场。

    声明发布,并不是结束。

    银河工作人员一直监控网络,与各家媒体商谈,直至第二天一早的娱乐新闻,将所有罪名落在kelly身上,九点半股市开盘,银河股价平稳甚至略有小涨,银河公关部诸位终于稍微松了一口气,有时间吃点东西。

    他们三五人轮班在茶水间吃外卖,他们从昨天六七点起床,到现在还没有合过眼,期间还经历了十多个小时的高压工作,此刻满满都是怒气与怨气。

    “这个kelly也是很够可以的!”

    “要我说也是,也不知道沈斓卿为什么非要找她当经纪人!”

    “谁知道啊,不过这件事儿终于结束了。幸好股价没跌,不然咱们死定了!”

    “可不,以前咱们只要跟在艺人屁股后面收拾烂摊子,现在还要收拾经纪人的烂摊子,真是要累劈了。”

    大家正通过抱怨发泄内心的烦闷,只听突然在外面大喊:“别吃了,出事了!”

    “什么!?”茶水间内四人大惊。

    你麻痹,有完没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