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叶静嘉虽然不愿插手别人的家务事,但此时杂志社已经悄然离去。叶静嘉本着最基本的人道主义观念,勉为其难的答应暂时照顾奚正诺。不过即便答应照顾,她也不过是雇佣护工在医院看护奚正诺而已。

    至于她本人,则没有义务天天来看望奚正诺。

    奚正诺在医院一呆就是数日,期间还有护工陪伴他,他的情绪也在不停的变化当中。

    这日,奚正诺躺在病床,茫然的看着天花板。

    房门被推开的瞬间,他下意识的惊喜的喊了一声,“妈妈!”

    可惜,进来的并不是他的母亲,而是叶静嘉。

    奚正诺记得叶静嘉,他在多日后第一次见到除医生、护士、护工之外的人,连忙焦急的询问道:“阿姨,我妈妈呢?她在哪里?她为什么不来接我回家?”

    叶静嘉没有回答奚正诺的问题,而是微笑的询问:“感觉身体如何?在医院是不是有点无聊?”

    “我想见妈妈。”奚正诺继续道。

    面对充满祈求与渴望的奚正诺,叶静嘉说不出他的母亲已经带着全部的资产出国消失的消息,只能勉强的笑着说:“今天你就要出院了,你的爷爷奶奶在等家里你。”

    “妈妈额?她为什么不来接我出院?”奚正诺不甘的不停的追问。

    叶静嘉没有回答,只说:“见到爷爷奶奶后,他们会回答你。”

    在数日的等待后,航班终于恢复正常。奚家二老便赶忙从国外赶回来,不过奚正言则被留在国外的朋友家代为看护。今天下午他们的航班抵达国内,叶静嘉便是好要带奚正诺去见他的爷爷奶奶。

    在收拾完简单的行李后,叶静嘉在保镖的看护中通过特殊通道进入叶静嘉的保姆车。

    随后,二人前往奚家。

    叶静嘉本以为奚正诺依旧会纠结她问题的问题,可是他并没有,只是始终看着窗外的景色。直至临近奚家附近时,他突然开口问道:“阿姨,妈妈是不是真的不要我了?”

    叶静嘉没有看向奚正诺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道:“别乱想。”

    “我知道,是我不好,所以妈妈不要我。”奚正诺垂下头,如同自我审判般的说道。

    他的声音充满了悲伤与难过,那种笃定的话语不知更多的是对自己的否定,还是对鲁玉娴抛弃他这个事实本身的阐述。

    有些看不下去的叶静嘉轻声安抚道:“奚正诺,你很好也很优秀,不要小看自己。”

    “那她为什么不要我?”奚正诺猛然抬头看向叶静嘉,他眼眸中透露出隐隐的期盼。

    叶静嘉可以用谎言来安抚奚正诺,可是面对天真的孩童,她很难开口欺骗。因为,谎言终究有被拆穿的一天。

    叶静嘉没有解释,只生硬的转化话题道:“坐好,等一会儿便到你家。”

    与此同时,奚家内部也在发生一场战争。

    在听闻奚正诺出事后,奚家二老便赶忙联系儿子。可是如何联系始终联系不到,直至昨天登机之前他们好不容易联系到儿子,二人没有多说奚正诺的事情,只要求儿子今天来机场接机。

    此刻,奚家三人回到奚家后,二老才将奚正诺的事情告诉奚幼林,并质问他为什么关机,为什么不照顾好奚正诺白白让奚正诺自己在医院受罪。

    面对父母的逼问,奚幼林没有办法说他正忙着为未来的妻子制造惊喜,准备求婚,根本没有时间理会奚正诺。他只得敷衍道:“诺诺不是判给了鲁玉娴?我以为她会照顾好诺诺,恰好最近我这边有事情抽不开身。”

    “即便判给鲁玉娇那是你的亲生儿子!”听到儿子如此说辞,奚奶奶非常的不满,她眉头紧皱直言道:“人家好心帮忙照顾了诺诺一段时间,你做父亲的要好好感谢对方。过一会儿人家就会把诺诺送回来,以后呢,你就带着诺诺一起生活,照顾好他。鲁玉娴那样的女人,不配为母亲。”

    “妈!”听到这里奚幼林连忙惊讶的反驳道:“诺诺判给了鲁玉娴,他肯定还是要跟着妈妈生活的。”

    奚奶奶不悦道:“现在鲁玉娴消失,你让诺诺和谁生活在一起?我和你爸爸是撇开这张老脸才求得人家叶静嘉帮忙看几天,你这个做父亲不带亲生儿子?”

    奚幼林狡辩道:“不是不带,只是……”

    “只是什么?”奚奶奶太了解儿子的性格,她打断儿子的辩解后,不悦的开口道:“当初我给你选择的时候说过,如果离婚那你就要自己照顾诺诺和言言。你也答应我和你爸爸,现在反悔?如果反悔就和鲁玉娴复婚,你们一同照顾诺诺言言!”

    见儿子百般推辞,奚奶奶心中已然不悦。

    奚幼林吓得的失声尖叫道:“妈,我绝对不和那个女人复婚!”

    奚爷爷更是不愿意再与儿子纠缠,命令般的说:“既然不想复婚,就做好父亲的职责。以后诺诺跟着你生活,我们在国内只留三天,不要再发生联系不到你的情况。”

    话说到这里,奚幼林无法再隐瞒自己的心意,他不得不开口哀求道:“爸妈你们知道,我有心爱的人,当初和鲁玉娴结婚便是错误!既然你们可以照顾言言为什么不可以照顾诺诺?你们将诺诺也带走吧,他在这里我没有办法和心爱的人结婚。她不会愿意嫁给我的!”

    听到儿子如此说,奚家二老震惊至极。

    “当初是你自己说要娶怀孕的鲁玉娴,你说你喜欢孩子,喜欢那个女人。现在,你让我和你爸爸帮你带孩子,你要去娶真正心爱的女人?”奚奶奶气的脸色有些泛白。

    她知道自己的儿子在感情方面始终拎不清,可是她没有想到儿子根本就是没有责任心!

    “那诺诺和言言呢?他们是你的儿子,你不想他们?不爱他们?你赋予他们生命,就有义务抚养他们承认!”奚奶奶恨铁不成钢的呵斥道,她不信自己的儿子如此的铁石心肠。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