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鲁玉娴不得不想其他办法,她回到父母家中,可惜二老对帮女儿说和并没有任何兴趣与意向。反而劝女儿同意离婚,毕竟女儿与女婿不和他们早已知晓,而且在朋友中非常的丢人。

    自二人婚后,除去最初的一两年,女婿从来不登门拜访,即使是逢年过年,大年初二也不例外。有时朋友同事会提及小女儿的丈夫,二人真的非常尴尬与无奈。

    他们不懂小女儿在想什么,出于种种考虑,鲁母对鲁玉娴说:“既然不合适就不要相互拖累,离婚吧。”

    鲁玉娴却摇头痛苦的说:“妈,我不想离婚,我真的不能离婚,求求你和爸爸帮帮我,帮我劝劝奚家好不好?只要你们出面,奚幼林肯定不会与我离婚,难道你想看着你的两个女儿都离婚吗?妈,你帮帮我,你帮帮我好不好?”

    听到这里,鲁母摇头对小女儿劝道:“你看你姐姐离婚后生活不是很好?你之前不是也说,离婚后也可以有自己的人生?”

    鲁玉娴摇头,那是她忽悠父母的话语而已啊。

    离婚后怎么可能更好,离婚只会令人痛苦与难堪啊!

    她如何面对同学、朋友,如何面对其他人的目光,她已经年华不再,她绝对不能离婚啊。

    面对女儿不停的哀求与祈求,鲁父终于开口道:“玉娴你已经是孩子的母亲,有些事情要自己做果断,拖延没有任何异议。”

    父母的态度令鲁玉娴绝望与难堪,当初姐姐离婚的时候他们根本不是这样。为什么父母只喜欢姐姐不喜欢自己,难道就是因为自己不姐姐长得漂亮?

    想到这里,悲愤交集的鲁玉娴绝望的离开娘家。

    作为父母,鲁父与鲁母则认为女儿早就应该离婚。

    她的婚姻名存实亡,与其守活寡,不如重新开始。

    原本他们也以为离婚是灾难,可是见大女儿离婚后重新焕发生机。二老便觉得小女儿也应该拥有更好的未来,而不是永远和那样的人过着虚伪的夫妻生活。

    鲁玉娴显然不认为父母是为自己考虑,她只觉得父母不疼爱自己。

    为了不离婚,鲁玉娴努力的联系律师、朋友,希望通过多种途径劝奚幼林打消离婚的年头。

    可是此次奚幼林是下定决心必须离婚,他不仅向法院起诉要求离婚,同时也请来最好的离婚律师,誓要离婚成功。

    为了离婚,奚幼林甚至对律师暗示,自己愿意放弃部分属于自己的财产,只为获得自由。

    当然除此之外,奚家还有另外一个要求便是两个孩子必须都归奚幼林抚养。

    二人离婚的事情在圈内没有引起轰动,反而是娱乐圈的人们惊讶不已。没有想到看似恩爱的两个人,却突然决定离婚。

    离婚的官司进展神速,虽然鲁玉娴请来最好的律师。但奚幼林也努力的促使离婚成功,为此,他甚至暗示自己的律师自己可以不要两个孩子,适度的放一个给鲁玉娴。

    终于,二人顺利离婚。

    在资产方面奚幼林做出一定的妥协与让步,保证前妻生活富足。

    至于两个儿子,二人一人一个。

    在选择的时候,鲁玉娴原本想选人气更好,未来更有潜力的奚正言,却被奚幼林抢先一步。因奚正言从小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奚正诺则是跟着母亲成长,故而,法院便如此宣判。

    在判决出炉当天,鲁玉娴不得不去奚家接大儿子,同时将小儿子带回去“还”给奚家。

    虽然奚家二老不满判决结果,但事已至此无法改变。

    他们看向依旧搞不懂状况的大孙子,奚奶奶心疼的摸了摸孙子的头怜惜的说:“等一会儿你妈妈来接你回家,以后有事情就给爷爷奶奶打电话,明白吗?”

    “妈妈?!”奚正诺惊喜的看向奶奶,根本没有听到接下来爷爷奶奶的嘱托,而是一心一意的等待妈妈的到来。

    与妈妈一同到来的还有奚正言,见到爷爷奶奶后,奚正言兴奋不已,他跑过来大喊道:“爷爷奶奶!”

    与此同时,奚正诺也开心的跑向妈妈,“妈妈!”

    不过,与爷爷奶奶的开心与心疼不同,鲁玉娴的表情则有些了茫然与愤怒,她任由儿子抱着自己,却没有蹲下抱住儿子。

    自始至终,她都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现在的模样。

    “真是令人唏嘘。”叶静嘉听完奚家的事情后,不禁感叹道,她没有想到在这个世界上发生这种事情。

    或许是因为与鲁玉娴、奚正诺有过接触,所以叶静嘉似乎也可以感同身受。原本厌恶奚正诺的心情也因为奚正诺的遭遇而变成怜悯,无论如何,孩子都是无辜的。

    只怕这件事情带给奚正诺的绝对不是好的结果,毕竟鲁玉娴不是好的母亲。

    “对啊,听说有之前与鲁玉娴关系不好人现在正在给鲁玉娴落井下石。虽然圈内都说鲁玉娴的性格好,但再好也有仇敌嘛。”说着林淼叹了口气道:“加之有现在那些童星的限制,我看最近这段时间奚正诺的工作不可能好到哪里去。”

    叶静嘉随即询问:“那奚正言?”

    “哦,我听朋友说,奚正言不是判给奚家吗?然后奚正言已经被带出国说是散心。”说着林淼摇头道:“其实听说是奚家担心鲁玉娴来找奚正诺,毕竟现在奚正诺人气挺高的。应该是带着他出去避一避风头,等鲁玉娴歇了心思再回来。”

    叶静嘉微微点头,不禁道:“确实,我觉得鲁玉娴这个人的性格是挺一言难尽的。她的很多想法和行为,想一想其实是有些极端和过激的。不过实在是可怜奚正诺,他未来的路肯定还是不如之前好走。”

    “好了好了,别说他们,我听说你家甜甜最近又换了喜欢的东西,去学游泳了?”林淼转化话题道。

    叶静嘉不禁惊讶的问:“你怎么知道?”

    她可从来没有对林淼提及,甜甜最近放弃乒乓球在学习游泳的事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