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如此,似乎所有的一切便可以说通。

    是鲁玉娇带奚正诺来到片场,也是鲁玉娇买通了媒体报道此事,更是她在奚家面前说了自己的坏话。想到这里,鲁玉娴睚眦尽裂气冲冲的便去找鲁玉娇理论。

    若非如此,鲁玉娴完全想不到奚家二老讨厌自己的理由。

    她是如此的按照他们奚家的喜好在塑造自己的形象,如此努力的讨好二老。他们怎么可能在一朝之间便厌恶自己,便同意奚幼林和自己离婚,且不再站在自己这一边。

    鲁玉娇的住处鲁玉娴自然知晓,她轻而易举在住处找到鲁玉娇。

    “鲁玉娇!”刚刚见面,鲁玉娴伸手就要去打鲁玉娇,没想到却被她稳稳接住。

    鲁玉娇看向鲁玉娴冷冷道:“怎么,扇你儿子扇习惯了?”

    “所有的一切都是你做对不对!”鲁玉娴挥开鲁玉娇的手,怒气冲天的质问。

    本以为鲁玉娇会反驳,没想到她很果断的点头说:“没错,就是我。”

    鲁玉娴瞪大眼睛,怒斥:“鲁玉娇,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鲁玉娇看向鲁玉娴,目光不停的上下打量,冷笑道:“现在你的生活很悠闲惬意,富家太太的生活很幸福是不是。”

    鲁玉娴铁青着脸,看向鲁玉娇没有回答。

    见鲁玉娴表情如此阴沉,鲁玉娇不禁心中升起快意,轻笑一声,随即道:“其实我这样做也没什么目的,我现在很想看看离婚后的你是什么模样?是以泪洗面呢,还是重新开始新的人生。鲁玉娴,你好不好奇?”

    “为什么!”鲁玉娴愤怒且不解看向鲁玉娇,她用包含悲伤与震惊的情绪道:“姐姐,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我是你的亲妹妹啊,你怎么能这对我。难道你非要害的我家破人亡才肯罢休?这对你有什么好处,如果我是奚家的媳妇,至少可以帮你啊。”

    “家破人亡?”鲁玉娇摇头道:“你看,我们是姐妹,我也不忍心你和名存实亡的老公在一起过不快乐的生活,对不对?再者,你不需要你帮忙,你也从来没有帮过我任何的忙。他们奚家的庇护,也轮不到我的身上。”

    鲁玉娴连忙摇头不禁道:“不不不,可以的可以的,奚家会帮你的。姐姐,我不能离开我现在的丈夫。虽然我们的关系确实不和睦,但是我只有他啊。姐姐我和你不一样,你刚刚夺得大奖事业有成,未来一定会越来越辉煌。然而我什么都没有,我只有婚姻而已。姐姐,我知道之前有些事情我确实对不起你,但是我真的很爱你,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一起上学,你是我最亲爱的姐姐啊!姐姐你还记得吗,小时候有一次我们回家迷路,躲在小公园,那晚天色阴沉,你牵着我的手对我说会保护你,你说今后……”

    说话时,鲁玉娴几乎是声泪俱下的。

    她哭坐在地上,努力的泪眼婆娑的看向姐姐。

    从最初的愤怒与震惊,转而变为悲伤与难过的情绪。

    她通过对往日的回忆,试图勾起姐姐对自己的感情。

    可惜,鲁玉娇看向鲁玉娴的表情如此看跳梁小丑一般。

    见鲁玉娴喋喋不休的讲述二人小时候的过往,她越听越厌,不禁打断她的话,冰冷的质问道:“既然你顾及我们的姐妹之情,当初为什么在我公婆面前说我坏话?为什么要为我前夫牵线搭桥找女人?为什么要在我复出的时候重重阻碍?”

    鲁玉娴下意识的大声否认:“我没有,我从来没有说过。”

    鲁玉娇冷笑一声,低眉看向正在努力辩解的妹妹,勾起嘴角微笑着说:“你就不用在我面前演戏,你是什么人我心知肚明。我是什么人你应该也很清楚,你觉得在我面前演戏有意义吗?你现在演戏,不过就是浪费时间而已。”

    见鲁玉娇态度依旧强硬冰冷,根本不为所动。无奈的鲁玉娴渐渐地将原本痛苦与悲伤的表情收敛,她看向鲁玉娇平静的说:“真是什么都瞒不过姐姐的双眼。”

    鲁玉娇嗤笑一声,她与妹妹从小一同长大,怎么可能不了解她的性格。自己这个妹妹远比自己更会演戏,自己只能甘拜下风呢。

    见女儿将放学,准备出门接女儿的鲁玉娇索性不再浪费时间,将话说开,“你今天来是想找我求父母帮忙说和,不让奚幼林和你离婚是不是?”

    见鲁玉娇已然知道自己的目的,鲁玉娴便也不否认,她点头道:“是,你要什么条件。”

    此次鲁玉娴来找鲁玉娇,实则是希望姐姐出面帮忙,劝动父母来帮忙协调。

    原来,鲁家父母从小便偏爱大女儿。之前鲁玉娇离婚后便回家向父母诉苦,暗示妹妹插手自己的婚姻令自己婚姻不幸。自此,鲁玉娴便与父母的关系越发疏远。

    虽然鲁家父母并没有亏待小女儿,但鲁玉娴很清楚如果姐姐从中作梗,父母不会帮自己。

    不过如今奚家想与鲁玉娴离婚,鲁玉娴最先想到的办法就是搬出父母,通过父母与奚家沟通化解此次的离婚危机。

    不顾,父母出山的关键,自然是需要鲁玉娇的推波助澜,而不是横加阻拦。

    “你看你早这样开口不就好,何必向我演戏?”鲁玉娇淡笑道。

    见鲁玉娇有松口的迹象,鲁玉娴便直言道:“说罢,你要什么条件?”

    “我刚刚不是说过我的条件。”鲁玉娇微笑道。

    鲁玉娴眉头一皱,显然不觉得鲁玉娇有提出任何条件。

    只见鲁玉娇娇笑一声,转而冰冷的说:“我希望你离婚,我要看看离婚后的你到底怎样生活!”

    “你!”鲁玉娴猛地起身看向鲁玉娇,愤怒道:“鲁玉娇不要欺人太甚!”

    “呵,欺人太甚?”鲁玉娇反问,“我不过是以彼之道还之彼身而已,鲁玉娴你就等着奚家将你赶出家门吧。我倒是想看看,当初你对我说的那那番话能不能在你身上应验。”

    自此,姐妹二人不欢而散。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