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看着二人的表现,令奚家两位老人内心不禁产生一丝动摇,再怎么说鲁玉娴嫁过来多年,也算是为奚家做了贡献。

    可是……

    两位老人虽然不舍,但有些事情既然决定就必须要去做,长痛不如短痛。

    这个婚,必须离。

    奚家并不认为兄弟二人之间打架是什么绝对不可以的事情,在他们看来打架很正常。可是显然奚正诺已经被鲁玉娴教坏了,从他将工作视为全部,从他的人生目标是当明星,从他为了工作与弟弟大打出手,从他种种言语与迹象可以表明这孩子没有正确的价值观。

    除此之外,之前奚爷爷问的奚正诺得到的答案也令他倍感失望。奚爷爷深切的体会到,鲁玉娴教育的失败,同时也很清楚再这样下去奚正诺的人生便全完了。

    源头,则是他的母亲对他常年的教导。

    同时,鲁玉娴另外一面也彻底在奚家面前展现。

    那是奚家不愿意看到的一面,他们不可能接受鲁玉娴这种儿媳。

    为此,奚家两位老人经过郑重的调查与商议后,将奚幼林叫回来。

    奚幼林面前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是回归家庭好好的与妻子教育两个儿子。二是与鲁玉娴离婚,回归家庭照顾儿子。

    不出意外,奚幼林选择第二条路。

    虽然父母再三确定,如果离婚奚幼林必须亲自抚养儿子,但奚幼林依旧坚持。

    他早已试图离婚许久,只是始终被父母阻拦。

    此时此刻的奚幼林内心无比的欢喜,他看向鲁玉娴道:“签字吧,不用拉着诺诺陪你演戏。我们之间原本就没有感情基础,离婚后我会给你一部分资产保证你的生活。”

    “我不签!”鲁玉娴哭着大吼道,“我不签字,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奚幼林,我为你生了两个儿子!你看看他们,他们多可爱,多乖巧,多听话!”

    被鲁玉娴当做“产品”展览的奚正诺则是边哭泣边心疼的妈妈擦泪道:“妈妈不哭,妈妈不哭。你们不要这样对妈妈,你们不能这样做!”

    虽然奚正诺不懂缘由,但是他知道母亲受委屈,他必须保护母亲。

    鲁玉娴便紧紧抱着儿子,看着丈夫不停的哭泣、哀求,希望他可以回心转意。

    不过,奚幼林早已下定决心,不可能改变。

    同时,鲁玉娴也坚决不签字离婚。

    在这种情况下,最终离婚的事情无疾而终。

    不过奚幼林也撂下话,“这个婚必须离。

    鲁玉娴离开时原本想带走奚正诺,却被人拦下,只得独自离开。不过还好,她那边有奚正言。

    离开奚家后,鲁玉娴擦了擦眼泪,表情瞬间凝重起来。

    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好的为什么又要闹离婚?

    而且这一次的公婆二人为什么不站在自己这一边?

    鲁玉娴绝对不会离婚,所以她立刻要反击。

    此时此刻,她想到的第一个人便是自己丈夫现在的情人,认为是对方想上位,故意煽风点火试图让自己与丈夫离婚。除此之外,她不认为可能有其他的缘由。

    在明确目标后,第二天鲁玉娴便找到这位情人的住处,准备兴师问罪。

    不过,面对怒气冲天的鲁玉娴,对方却是云淡风轻的模样。女人看似来甚至不如鲁玉娴年轻貌美,四十多岁的模样,没有精致的妆容,一头乌黑的卷发披散在身后,穿着一件真丝连衣裙,慵懒肆意。

    她倚靠在门边,吞吐着烟雾,在鲁玉娴爆发后,淡淡的问:“说完了?”

    “奚幼林绝对不可能和你在一起!”鲁玉娴恶狠狠的说。

    面对鲁玉娴,对方的眼神仿佛在看跳梁小丑。

    在对方不屑的眼神中,鲁玉娴越发恼怒,她直言:“我们有两个儿子,他绝对不可能放弃两个儿子和你结婚!你死心吧!!!”

    听到这里,对方揉了揉眉心,终于开口道:“如果我想嫁给幼林,自然早就会嫁给他,还容得你在这里耀武扬威?”不等鲁玉娴再说什么,对方已经嘲笑着摇头道:“滚吧,带着你可笑的优越感离我远一点。你们离不离婚我不在乎,如果你再敢来胡闹,我保证你们第二天就会离婚。”

    说完,对方直接关了门。

    满脸涨红的鲁玉娴站在门口喘着粗气,她想敲门却不敢,因为她刚刚似乎看到了丈夫的身影。

    鲁玉娴早就知道对方的存在,也很清楚的明白自己比不过对方,也知道丈夫有多看中对方,更知道对方有怎样的家世、学历与努力。可正因为如此,所以她才努力的教导两个儿子啊!

    为什么,她偏偏要破坏自己的家庭???

    为什么要有第三者的插足?

    为什么奚正诺要去找自己?

    为什么媒体要报道兄弟二人的事情?

    为什么奚正诺的工作会失败会落到现在的下场?

    直至现在,鲁玉娴都不认为奚家对自己的不满是因为她教育的失败,而将过错推在其他人的身上。

    “亲爱的,是谁?”屋内的女人转身后,只见奚幼林就站在自己身后。

    她淡淡的道:“你的老婆。”

    “她怎么来了?”奚幼林心中一惊,连忙解释道:“我这一次是真的要离婚,你知道的,我只爱你,当年的事情都是误会我根本不爱她。”

    “我知道我知道。”女人不以为意的点头,显然不将男人的话放在心上,她拍了拍男人的胸膛,轻笑道:“我回去再睡一会儿,你自己吃早餐。”

    看着情人如此的淡定,奚幼林内心越发的怨恨鲁玉娴。

    当年若不是她设计怀孕,自己怎么可能与女朋友分手,二人沦落到现在的结果!

    离开丈夫与情人的爱巢后,鲁玉娴内心满是茫然与无措,她知道这一次要如何面对“离婚”。

    正在此时她接到一通电话,随即惊愕不已尖叫道:“你说什么?!是她!!!”

    电话中,鲁玉娴得知当时鲁玉娇来找儿子,而且将儿子带走后恍然,始作俑者的人是自己的亲姐姐鲁玉娇!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