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回到家中后,迎接鲁玉娴的自然是奚家两位老人的不满与担忧。

    他们首先关心的便是孙子的情况,见奚正诺无事后,奚奶奶虽然微微松了口气,但不禁不悦的询问鲁玉娴为什么让人将奚正诺接走也不和家里说一声,令他们二人担忧不已。

    鲁玉娴一愣,她从来没有派人来接奚正诺。

    可是面对婆婆的不满,鲁玉娴只得认栽,表示下次绝对不会犯同样的错误。说完后,她摸了摸儿子的头顶,看向自己面前,与坐在沙发的公公道:“爸爸妈妈,我先回去了,还有工作要忙,诺诺就麻烦你们照顾。”

    奚奶奶虽然对儿媳不满,但到底自持修养不会在此刻表达情绪,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这两天抽时间带着言言回来吃饭。”

    “好的,我一定安排时间带他回来。”鲁玉娴满口微笑的口头答应着,随即便要离开。

    可是此时,只见进门后便低着头一言不发的奚正诺却突然抬头看向母亲,用哭腔哀求道:“妈妈你不要走,不要走!”

    奚正诺眼中含着泪包,整个人充满不舍与依恋。

    作为奶奶的奚家老太太心疼不已,她连忙想上前去安慰。可是不等她有动作,作为母亲的鲁玉娴却已经铁石心肠的摇头说:“诺诺,妈妈有工作要做,必须离开。你乖乖在家里,听爷爷奶奶的话,过几天妈妈会和弟弟回来看你。”

    即便面对儿子的不舍与挽留,鲁玉娴却依旧没有改变心中的主意。

    虽然她的表情是如此的温柔耐心,可是奚奶奶通过最近的几件事情已经隐约了觉察到这些年鲁玉娴所表现出的温婉体贴只是某一面的性格,她还有另外不为人知的一面。

    奚奶奶见大孙子如此的难过悲伤,想到好好的孩子现在却变成现在的模样,再联系这些年鲁玉娴都是在演戏。她越看鲁玉娴越是不顺眼,再也克制不住心中的不满,恨铁不成钢的道:“玉娴,我不管你在做什么工作,但是诺诺是你的亲生骨肉,你至少要多陪陪他。你着急去做什么工作,竟然连陪自己儿子的时间都没有?”

    鲁玉娴没想到素来支持她工作的婆婆会如此说,她先是一愣,随即看向婆婆赔笑着说:“妈,我不是不愿意陪诺诺多呆一会儿。如果不是我想他,我也不会派人来接他。只是现在言言还在车里等着我呢。”

    “言言?”奚奶奶听到小孙子的名字,眼神一亮,当即催促道:“怎么不让言言上来,让他在车里等什么?快快快,快让他上来,我可好久没有见他了”

    与奚正诺从小跟在母亲身边不同,奚正言是正儿八经被两位老人拉扯长大的孙子。

    “妈,晚上言言还有工作,时间有限。”鲁玉娴连忙制止婆婆下楼的决定,快刀斩乱麻的对公公婆婆说:“爸妈,今天我就先走了,改日再来看你们。”

    正当鲁玉娴想溜之大吉的时候,始终坐在沙发处,看着手机的奚爷爷却突然起身,开口看向鲁玉娴道:“慢着。”

    “爸爸?”听到公公的声音,鲁玉娴内心满是惊讶,她连忙看向公公,等待公公的指示。

    在这个奚家,真正做主的还是公公。

    “今天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奚爷爷严肃的看向鲁玉娴。

    “爸你在说什么?”鲁玉娴费解的皱眉反问,她心中虽然担心在剧组的事情被公婆得知,但同时也已有应对之策。小朋友之间打架是很正常的事情,何况是兄弟二人。

    奚爷爷重复道:“今天是不是在诺诺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什么,只是诺诺和言言起了一点小冲突,闹了一点小矛盾。”鲁玉娴不禁摇头笑着的说:“不过现在两个人已经和好,车上他们也聊得很开心呢,对不对诺诺?”

    面对母亲的目光,奚正诺唯有点头。

    见儿媳不愿细说,奚爷爷也不强求,只提点道:“你是他们的母亲,要好好教育他们,照顾他们,不要厚此薄彼,也不要做不必要的事情。”

    “当然不会,他们都是我十月怀胎生下的宝贝。”鲁玉娴连忙回答道,内心却是越发的狐疑,公公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过不等她深思,奚爷爷已然摆手道:“走吧。”

    有奚爷爷放行,鲁玉娴自然得以离开奚家,奚正诺则被留下。

    不过在鲁玉娴走后,奚爷爷却深深叹了口气。

    “老头子,怎么了?”奚奶奶一边安抚情绪异常低落啜泣不停的大孙子,一边好奇的看向老伴。她熟悉自己丈夫的性格,他不会平白无故的开口问儿媳问题。

    不过奚爷爷没有回答老伴的问题,只是将手机关闭。

    不要以为老年人就不懂的网络,不懂的看新闻,看微博。奚爷爷老当益壮,时不时的也会看看新闻。就在刚刚,他看到了关于两个孙子在片场大打出手的消息。

    除此之外,在新闻中他意外得知自己的儿媳对待两个孩子并没有一视同仁。

    当然,原本见多识广的老爷子并不相信媒体的描述。

    可是结合亲眼看到的实际情况,他不得不相信原来自己的这个儿媳妇确实并非他们印象中的贤妻良母。相反,她还有着另外一面。想到这里,奚爷爷不禁看向奚正诺,他招招手道:“男孩子不能轻易掉眼泪,过来。”

    奚正诺撇着嘴看向爷爷,没有过去。

    反而是奚奶奶推了他一把道:“你爷爷说得对,男孩子不能动不动就掉金豆豆,快去你爷爷身边。”

    被催促着,奚正诺不得不来到爷爷身边。

    随即,奚爷爷便开始提问孙子问题。

    这些问题围绕着他的生活、工作以及细节琐碎展开,时不时还会与鲁玉娴挂钩。

    奚正诺虽然不解爷爷到底为什么问这些问题,但是他还是一一作答。只是在回答的过程中,免不得会有些套路与模板化,毕竟他可是被培训过的童星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