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奚幼林与鲁玉娴见面后不欢而散的事情,在圈内传得纷纷扬扬。

    原本夫妇二人的关系到底如何圈内人根本无从知晓,只以为二人的关系应该还不错。可现在看来,事情仿佛根本不是他们想象中的模样。相反,夫妇二人的关系似乎处于非常糟糕的状态。

    毕竟,那日奚幼林摔门而走时动静很大,很难令人不注意道。

    正因如此,最近的鲁玉娴时不常便会接受到同行们打量的目光。过去鲁玉娴没少塑造他们夫妇恩爱的形象,现在想来不过都是假象而已,真的是圈内人。

    同行们打量的目光令鲁玉娴尴尬的同时,也越发希望儿子可以出色的完成工作。家庭与婚姻的不顺,令她渴望通过事业与孩子来证明自己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证明自己是优秀与出众的。

    与此同时鲁玉娇也听闻妹妹与妹夫吵架的消息,她不禁细细打听,随即眼睛一转,前往奚家。

    这日奚家二老因老友邀请前去赴约,独留奚正诺与保姆在家。

    说起来原本二老也是想带孙儿前去见见世面,而是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他们发现奚正诺的性格与同龄人有着巨大的不同。他们努力的纠正孙子的价值观与是非观,但效果有限。

    无奈之下,二人只得通过要求孙子背书与默写,希望这种方式可以潜移默化的纠正他的观念。

    此时此刻的奚正诺正在家中背诵长篇的古文,他虽然背诵的非常迅速,奈何不怎么会写字,所以学习的过程中颇费时间。与此同时,他的心情也非常的不好。

    正在奚正诺有些烦躁的时候,保姆却特别过来道:“诺诺,有个女人说是你姨妈来看你。”

    奚正诺抬头看向保姆,然后起身去看。

    没想到来者真的是姨妈,奚正诺惊讶的看向鲁玉娇,“姨妈?”

    “诺诺,来,看看姨妈给你带的什么礼物?”鲁玉娇的身份被确认后,保姆便没有再继续阻拦,而是去厨房准备茶点。

    看着眼前的女人热情的介绍带来的各种礼物,奚正诺的内心却没有任何欢喜的感觉。因为他不喜欢眼前的姨妈,妈妈曾经说过姨妈不是好人,他不可以相信姨妈所说的每一句话,也不可以与姨妈走得太近。

    将礼物介绍完,却没有得到任何反馈的鲁玉娇不禁微笑着问:“诺诺,见到姨妈不高兴吗?”

    “姨妈你坐。”奚正诺没有回答问题,而是邀请姨妈坐下。

    鲁玉娇只当不懂奚正诺的内心活动,看不到他眼神中的不悦,顺势坐下,然后关心道:“最近在爷爷奶奶家住的怎么样,有没有不习惯的地方?”

    “爷爷奶奶很好。”奚正诺回答道。

    鲁玉娇见奚正诺不愿意与自己攀谈倒也不意外,她不用猜都知道鲁玉娴说过自己什么坏话,不过她根本不在乎,如果她连如何年幼的小屁孩都对付不了,那还混什么?

    “好吧,那你妈妈呢。”

    鲁玉娇哪壶不开提哪壶,奚正诺微微摇头,下意识的露出失落表情,“妈妈不在家。”

    “你瞧姨妈的记忆力,最近玉娴正和言言四处工作呢。”说着鲁玉娇看向奚正诺,一字一句的说:“你弟弟最近的表现非常优异,刚刚得到一份很不错的工作。情景喜剧你应该也了解吧,他现在是一部收视率极高的情景喜剧的重要角色,一拍就要五六个月吧。最近他们应该是挺辛苦的,之前你也拍过戏肯定可以感同身受吧。”

    奚正诺诧异的看向姨妈,似乎有些无法接受姨妈在说什么。

    于是乎,鲁玉娇耐心的,详细的,将最近奚正言的工作一一告知奚正诺,并详细的描述如今奚正言如今有多高多高的人气,有如何如何的工作,鲁玉娴如何如何的看重奚正言。

    说着说着,鲁玉娇突然看向奚正诺道:“言言的表现很好,你不用担心,恰好可以趁此机会好好休息。”

    “我可以工作。”奚正诺下意识的看向姨妈反驳。

    看着奚正诺眼神中的焦急、愤怒与嫉妒,鲁玉娇心中得意的冷笑一声,不过面容则是依旧温暖的说:“我知道我知道,不过你妈妈说你最近的状态不适特别的好,身体也需要长期的休整。你呀,就不要逞强,照顾身体最重要,其他的事情都可以放一放。”

    听着姨妈的话,奚正诺越发的焦急与不安。

    妈妈说过做事情绝对不可以半途而废,只要自己稍作停顿其他人必定会努力赶上。越想奚正诺越是坐立不安,与此同时鲁玉娇却从旁煽风点火,添油加醋描绘如今奚正言如何如何的成功,鲁玉娴如何如何的重视奚正言。

    在此过程中,奚正诺终究忍不住心中的怒火中,愤怒的看向鲁玉娇,“你说够了什么!”

    鲁玉娇却假装不知奚正诺在怒什么,反而问:“怎么?是想妈妈和弟弟了吗?”不等奚正诺回答她已然主动说:“诺诺如果想妈妈和弟弟,姨妈可以带你们去见她。”

    听到这句话,奚正诺的怒火瞬间转化为疑惑的惊喜,“真的?”

    “当然是真的。”鲁玉娇重重的点头,她看向奚正诺温柔的说:“姨妈可以带你去找弟弟和妈妈,好吗?”

    奚正诺虽然对姨妈没有任何好感,但过度的焦虑以及对母亲的渴望令他当即点头,表示自己要去。

    待保姆准备好茶点,二人已经推门而出。

    “诺诺你去哪里?”保姆连忙想阻拦。

    可鲁玉娇已经拦着奚正诺走了出去,她不忘在关门前回眸一笑,却没有任何解释。

    奚正诺在鲁玉娇的帮助之下,顺利的来到目的地。

    此时的奚正言正在妈妈的陪伴中拍摄杂志内页的插图,他穿着萌萌哒哒的衣服要求被摆出各种动作。可是奚正言根本不喜欢傻乎乎的东西,也不喜欢摆出愚蠢透顶的动作。

    他非常不配合此次的拍摄工作,作为母亲的鲁玉娴不得不费尽口舌,希望小儿子可以配合。

    正在此时,突然听到有人喊了一声。

    “妈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