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边奚正言凭借自己的个性与外貌找到适合自己的戏路,另一边的奚正诺则是无比的茫然无措。

    他从小与母亲在一起生活工作,自懂事起似乎就是在剧组内摸爬滚打,为拍摄广告、杂志而努力的工作。如今突然离开母亲,离开熟悉的工作环境,令他感到的无比的恐惧与空虚。

    尤其是此时此刻面对陌生的爷爷奶奶,他越发的茫然无措。

    此刻的奚正诺正在被要求背诵古诗,因为有背台词的经验,所以他背古诗背的非常的迅速流利顺畅。可是背完之后,面对要求默写,他则是摇头说:“不会。”

    “哪个字不会?”奚爷爷耐心的询问。

    面对孙子的聪明与伶俐,他还是颇为满意的。比起天天跟在自己身边的小孙子奚正言,大孙子奚正诺的聪颖显然令他更为惊艳与欢喜。他非常看好大孙子未来的潜力,同时有意培养奚正诺。

    怎料,奚正诺却摇头说:“都不会。”

    “都不会?”听到这里奚爷爷不禁惊讶的看向孙子,“一个字都不会?”

    奚正诺能感受到爷爷话中的震惊,他不知如何,只抿嘴没有回答。

    与此同时坐在一旁的奚奶奶再也忍不住,她不禁走向前来询问:“诺诺,你不会写字?”

    “会。”奚正诺连忙点头解释,“我会写字。”

    “那写几个字我看看。”奚奶奶道。

    随即,奚正诺用笔在纸上写出自己的姓名。

    奚正诺三个大字龙飞凤舞非常的漂亮,甚至可以用精彩来形容。

    随即奚奶奶要求孙子继续写,很快奚家两位老人便发现,自家孙子会写的自,除去他本人的姓名之外,便是各种感谢的话语,以及诸如哥哥姐姐阿姨之类的人称代名词。

    比起奚爷爷尚能把持,奚奶奶却已经看向孙子询问:“你妈妈没有请老师家教教你学习?”

    奚正诺不懂奶奶眼神的含义,可是不知想到什么,他开口说:“有学习表演,我的表演很精彩,许多导演都称赞我有潜力。”

    此话一出,有些事情自然不说而破。

    “这个鲁玉娴到底在做什么!”奚奶奶当即愤怒道,“她怎么做母亲的,怎么能不让孩子学习!我们奚家还从来没有文盲!”

    原本只是忐忑的奚正诺听到奶奶如此说,当即浑身一震,下意识的反驳道:“我不是文盲!我是明星,我有许多粉丝,受到很多人的喜欢!”

    奚奶奶讶异的看向孙子,不禁问道:“诺诺,你的梦想是什么?”

    “当明星!”提及自己的梦想,奚正诺脸上当即散发出耀眼的光芒,他信誓旦旦的说:“我要成为全世界最耀眼的超级巨星,成为有亿万粉丝的影帝!”

    听到这里,奚奶奶连连摇头,不禁坐了回去。

    他们奚家,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子孙!

    明星?

    他的梦想居然是当明星!

    不可想象!

    不敢想象!!!

    与此同时,同样意外的奚爷爷则道说:“当明星应该很不见简单,困难重重。”

    “我不怕!”奚正诺昂着头充满信心的说:“我的演技是最好的,外貌也是观众喜欢的类型。没有人比我更优秀,比我更出色。只要我从现在开始努力,未来一定可以成为超级巨星。”

    奚正诺越是信心满满,充满斗志,书房内的气压越是低沉。

    终是奚爷爷摆了摆手,叹了口气说:“好了,今天就到这里,诺诺出去吃点水果吧。”

    随即,奚正诺离开。

    书房内奚奶奶则是看向老伴,喋喋不休的叨念起来,“当初我就说不能将孙子带给她带,你看看她现在把好好的孩子弄得像什么样子!多大的孩子连字都不怎么会写,只想当明星!明星明星,你看看诺诺说要当明星时的表情,才豆丁大的孩子,眼中竟然满满都是世俗的胜负欲,哪里有丝毫他这个年龄应该有的神情啊!当年就不应该娶鲁玉娴,有鲁玉娇那样的姐姐,她能好成什么样子!”

    听到这句话,奚爷爷却接话道:“你不是始终觉得玉娴很好?”

    之前,奚奶奶可没有少称赞鲁玉娴。

    听到这里奚奶奶不禁看向老头一样,“我那是不知道实情,想着弥补他们夫妇之间的感情。如果早知道鲁玉娴是这样教育诺诺,我绝对不会同意!”

    奚奶奶越想越气,再联想到如今奚正言在鲁玉娴的身边,她当即说:“现在言言跟着她,不行我要去要回来!”

    始终不言的奚爷爷却摇头制止老伴道:“那是她的孩子。”

    “言言可是我们养大的!”奚奶奶看向老伴,“鲁玉娴可从来没有管过言言!”

    可是无论如何,奚爷爷都不同意老伴去插手鲁玉娴与孩子们之间的事情。

    “即便出面,也应该是幼林。”

    幼林,便是鲁玉娴的合法丈夫,奚幼林。

    奚幼林得知儿子跟在妻子身边只顾着工作,并没有好好学习后自然不满,当即找到鲁玉娴。

    不出意外,二人大吵一架不欢而散。

    至于奚正言自然留在鲁玉娴身边,工作合同已签,不可能违约。

    事后奚幼林将情况告诉父母,表示暂时只能让正诺好好学习,正言的事情稍后再说。

    听此,奚奶奶不甘的说:“当初就不该娶这样的儿媳妇。”

    听到母亲如此说,奚幼林不禁讶异的看向母亲。

    素来母亲都是偏袒鲁玉娴的,没想到今天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原本便有离婚意向的奚幼林心思瞬间活络起来,不过不等他开口说些什么,父亲已经道:“你不要用封建思想来衡量鲁玉娴,他们的婚事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既然已经结婚,就不要埋怨过去的种种。幼林,你也要记得,你是为人夫为人父,有些事情在做之前也要思量清楚,不要后悔终生。”

    在父亲警告的眼神中,奚幼林只得将原本想说出口的话吞了下去,他有些不情不愿的说:“是父亲,我明白。”

    “好了,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去看看诺诺,他已经许久没有与你见面。”奚爷爷摆手示意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