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看着衣衫不整,脸上挂彩,被品牌方拒之门外的儿子,鲁玉娴的表情瞬间变得非常难看。她看看儿子又看看品牌方负责人,最终将心中的怒火压制,诚恳的选择道歉,并表示愿意承担对方所有的治疗费用以表达自己的歉意。

    “母亲!”听到这里,奚正诺不敢置信的看向母亲。

    鲁玉娴则没有理会儿子,而是再一次的向对方表达歉意。

    见奚正诺的母亲如此诚恳,品牌方便没有在追求奚正诺的责任,但走秀的事情便真的泡汤。

    看着失魂落魄的奚正诺,叶静嘉等人并没有开口,也没有上前安慰,而是默默的目送他们离开。

    事情如此发展,不说诡异,但也足够令人叹息。

    很快,奚正诺与工作人员离开现场,叶静嘉则继续等待蜜蜜的归来。

    彩排非常的顺利,明天下午便是正式的走秀。

    刚刚走出现场,蜜蜜便焦急的对妈妈说:“小哥哥怎么不见了?”

    叶静嘉牵起女儿的手,温柔的回答道:“他回家了。”

    “回家?”蜜蜜一愣,好奇的询问:“为什么?明天不是要走秀吗?”

    “因为小哥哥做了做事,与其他的小模特大家,所以不能参加走秀。”叶静嘉三言两语简单解释道。

    怎料,蜜蜜却猛地停下脚步认真的说:“可是,打架的另外一个人为什么还在?”

    “因为是奚正诺动的手,蜜蜜,不可以主动动手打人的。”叶静嘉颇为意外的看向女儿,认真的开口解释道。她以为这种道理女儿应该很清楚,不需要质疑。

    可是,蜜蜜却说:“不是小哥哥动的手,是另外一个小哥哥先打的人,明明是对方的过错。”

    说到这里,叶静嘉则有些惊讶的看向女儿。

    于是乎,蜜蜜将当时发生的事情告诉母亲,她特别郑重的为奚正诺解释:“真的不是小哥哥动的手,是那个陌生的白人小哥哥先打了小哥哥,然后小哥哥才打了对方。而且,那个白人小哥哥打了小哥哥的脸!我有看到,我都有看到的。”

    叶静嘉想问女儿当时看到为什么不说,但想到负责人过来后讲述的情况,再结合奚正诺的性格,便也可以猜到原因。不外乎便是女儿站在人群的外面,根本没有办法靠近,更不知道其他人说了什么,故而只能现在来找自己诉说。

    可是即便有真相又如何,叶静嘉很清楚的明白奚正诺根本不可能参与走秀。

    原因很简单,奚正诺伤到面部。模特不可能面部有瑕,即便只是淤青,但也会严重影响走秀的质量。哪怕事情的缘由真的如女儿所言,是奚正诺被人诬陷欺负,可木已成舟只能希望日后的奚正诺可以吃一堑长一智。

    思及此,叶静嘉温柔的看向女儿轻声道:“蜜蜜很乖,可是小哥哥已经没有走秀的机会。你看,作为演员不可以受伤,模特也是一样的。小哥哥受伤,所以不能参加走秀。”

    “小哥哥真的不可以回来吗?”蜜蜜不甘心的看向母亲,眼眸中闪烁的是茫然与不甘。

    叶静嘉见女儿如此执拗,不禁反问:“你希望小哥哥回来吗?”

    蜜蜜点头认真的说,“希望。”

    “为什么?”叶静嘉非常意外,在她看来女儿并不喜欢奚正诺。

    难道,女儿不应该认为奚正诺的离开是好事?

    不过显然叶静嘉并没有真正的了解女儿,或者说随着年龄的增加,年幼的蜜蜜渐渐开始塑造自己的三观与思想,她看向母亲颇为认真的解释道:“虽然小哥哥有些时候不太好,我不是很喜欢他,可是他真的好可怜,他被其他的人欺负,他明明没有错但是没有走秀的机会,这,这是不正确的!”

    蜜蜜努力的为奚正诺辩解,希望母亲可以理解自己的想法。

    “所以,你是觉得小哥哥可怜,认为事情的判罚不公所以想帮他?”叶静嘉耐心的询问。

    蜜蜜不知道如何回答母亲的话,在母亲鼓励的目光中,她将自己内心的想法一股脑的说给妈妈听,“小哥哥很努力的,每此走台步的时候他都很用功,自由练习的时候也很努力。他都是不停的走啊走,老师还有表扬他说他是“绅士的小模特”呢!妈妈,小哥哥台步真的很好,而且不是应该犯错的人被惩罚吗?为什么只有小哥哥,小哥哥是被欺负的人啊。”

    蜜蜜看向母亲,内心满满都是困惑与费解。

    原来,奚正诺虽然对蜜蜜并不友好,但是蜜蜜将奚正诺积极工作的一面都看在眼中。蜜蜜看到的不单单是别人对自己不好的一面,而且还有他人积极努力的一面。

    看着女儿如此的表情,叶静嘉不禁轻声叹了口气道:“可是蜜蜜,只努力没有用,有些时候也要有心计。你知道小哥哥为什么会被人欺负吗?”

    “为什么?”蜜蜜表情依旧茫然,此时此刻的她根本不懂得到底发生了什么。

    年幼的蜜蜜只觉得一切都如此的不公,可在不公之下隐藏的龌龊则是叶静嘉此生都不愿意让女儿接触的黑暗。

    “因为他太过于爱表现自己,于是被人嫉妒。”叶静嘉摸了摸女儿的头发,终究没有再隐瞒。

    通过奚正诺的事情叶静嘉再一次领悟到丈夫说的话,她不可能保护女儿一生,如果女儿想混迹娱乐圈,必须懂得娱乐圈的生存之道,而不是只是傻白甜的小公主。

    既然决定教育女儿,叶静嘉便在回到酒店后将整件事情掰碎了揉开一点点的讲给女儿听,通过女儿描述当时的情景,以及之前奚正诺的各种积极主动的表现,叶静嘉来解释这一切背后的缘由。

    除此之外,叶静嘉也将奚正诺当时在试装时的表现解释给蜜蜜听,告诉女儿奚正诺为什么在时装后说那样的一段话,这也正是奚正诺为什么会成为众矢之的侧面原因。

    简单说,奚正诺给所有人都带来威胁,包含之前的白人小模特,也包括蜜蜜本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