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结束后,在回到酒店的路上,奚正诺的脸色始终非常的难堪。

    不过等回到房间后,他才愤怒的质问母亲:“为什么我只有一套,那个小矮子却有三套!”

    原来,奚正诺在此之前便有备而来。

    他在语言方面准备充分,可以流利的与外国人对话,同时也背诵了母亲准备的诗句。

    可是最后,他却只得到一套衣服!!!

    而那个傻乎乎的矮子,什么都没有做便得到三套!!!!!!!

    奚正诺越想越愤怒,以及怒不可遏!

    明明只是小小的少年,可是他已经展现出极强的胜负欲。

    作为奚正诺的鲁玉娴则是不悦的看向儿子,温柔却刻薄的:“我说过很多次,心中有不满也不可以挂在脸上。”

    “我才是应该拿到三套!”奚正诺根本听不进去母亲的话,他的全部精力都被走秀时的衣服所吸引。他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只得到一套,而那种小屁孩却有三套!

    鲁玉娴看着暴怒的儿子,起身站在他面前没有任何的安慰与鼓励,而是异常严厉的将所有的问题归咎在奚正诺本人的身上,她皱着眉毛说道:“没有得到三套衣服是因为你不如蜜蜜优秀,她获得过金玉兰的奖项而你没有。不要给我在这里闹情绪,我说过这次的走秀非常的重要。你必须拿下来,然后成为品牌的代言人!”

    说着,鲁玉娴双手放在儿子的肩膀上,双眼看向奚正诺,异常认真的说:“这一次绝对不能失败,必须成功!记住,好好走秀,其他的事情我们会来处理。你要证明自己比顾糖媗强大,比她优秀,比她更适合成为品牌的代言人!国内的代言人,只能是你!只要有了代言,你便可以出演电影!”

    在母亲洗脑般的声音中,奚正诺渐渐的将不满藏在心底,目光越来越坚定,“我会成为代言人,一定会!”

    与此同时,蜜蜜则窝在母亲的怀中,讲述自己在走秀时的经历。

    不过她没有提及奚正诺的话,也没有告诉妈妈别人对自己提出的意见,整个人似乎依旧沉浸在对新鲜事物既胆怯又好奇的心情中。

    见状,叶静嘉便也没有主动提及。

    只是告诉女儿,她只需要开开心心的走秀,不要害怕,也不要有心理负担,既然品牌选择她,便说明她非常的优秀且适合。

    “嗯,我会努力的。”蜜蜜高高兴兴的对妈妈点头,虽然有点小紧张,但是她相信妈妈说的话!

    在随后两天的带妆彩排中,所有的小模特都要上场。

    在音乐中,大家需要跟着节奏来走台步。

    如蜜蜜与奚正诺这种的第一次小模特占有一定的比例,但除此之外还有许多模特是“老”模特,有着丰富的工作经验。所以整个彩排的过程乱中有序,虽然会出现小问题,但整体非常顺畅。

    作为彩排模特之一的奚正诺表现出非常积极努力的一面,在彩排中努力的展现自己,同时对工作非常的认真与严谨,时不时的会主动跑去与负责人交流。

    虽然时常得不到正常的交流机会,可是他在努力的去尝试。

    在奚正诺不懈的努力中,品牌方的负责人确实有注意到这位来自华夏的小男生。奚正诺表现出的气质与言谈举止,也令对方记忆深刻。在某次采访结束后,对方甚至点名表扬奚正诺,称他为“绅士的小模特”。

    奚正诺颇为骄傲的仰起头,其他模特也不约而同的看向这位陌生的黄种人面孔。只不过,那些人的眼神中透漏出其他的内涵。而正在得意的奚正诺完全错过。

    “暂时休息片刻,等一会儿我们来最后一次彩排。”

    说完后,诸位小模特开始休息。

    蜜蜜找到属于自己的小角落,准备休息片刻。她坐在妈妈准备的软绵绵的垫子上,正要软踏踏的休息一边,便突然听远处传来嘈杂的声音。当蜜蜜下意识转头去看,震惊的看到有人在打奚正诺!

    蜜蜜当即站起身,下意识的向前走了几步。

    转瞬间,只见奚正诺已经挥舞着拳头打向对方。

    瞬间,场面混乱不堪。

    “他们在打架!”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小模特们一窝蜂的涌了过去。原本想靠近的蜜蜜自然而然的被挤到犄角旮旯的地方,完全看不到前面的情况。

    事情瞬间惊动负责人,当负责人赶来时,两个小男生已经两败俱伤。不同的是,奚正诺脸上挂了彩,而另外的白人小男孩则只是衣服很脏。

    “你们在做什么!”负责人眉头紧皱,极为不悦的用目光扫视二人的状况。

    当看到奚正诺脸上的淤青后,只觉得可惜。

    不知自己正在被打量的奚正诺看向对方,正要开口,便听白人小男孩已经率先告状:“他在揍我!我只不过是坐在这里休息,他走过来便揍我!我的天,这个人简直是没有开化的野蛮人!”

    奚正诺一愣,当即愤怒的反驳:“你说谎,是你先……”

    不过不等奚正诺说完,已经有一名小女孩站出来说:“我有看到,确实是他先动的手。”

    说着,白人小女孩指向奚正诺。

    随即,许多小模特站出来,指向奚正诺。表示,确实是奚正诺先动的手,是他故意找茬。

    “他肯定是羡慕我是开场!”白人小模特愤怒的看向奚正诺。

    二人的地位确实不同,白人小模特有四套衣服,是这一场秀的焦点,而奚正诺而是只是普通的小模特。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负责人下意识的信任他们合作多年的小模特。

    奚正诺不敢置信的看着言眼前的景象,他愤怒的,不敢的努力辩驳道:“你们在说谎,明明明是他先动的手!我没有嫉妒他,我没有!”

    可是,此时工作人员也已经站在负责人身边开口。最先察觉的工作人员赶过来的时候,看到的是奚正诺骑在对方的身上狂揍对方。

    在如此铁证之下,品牌负责人决定取消了奚正诺的走秀资格。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