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晚,叶静嘉将卡递给顾白,顾白自然不希望母亲将卡推回来。

    可是面对亲爱的妻子,他也说不出不满的话语。

    叶静嘉见丈夫脸色不好,便解释自己接卡的原因:“我知道你不想要这笔钱,但这钱是爸妈的心意,你拒绝他们他们反而不会开心。再说,以后我们也会照顾他们的,这些钱现在在他们手中,与未来在他们手中并没有任何的区别。”

    叶静嘉了解最近丈夫的辛苦,故而接过卡。

    她希望,这笔钱至少可以帮助丈夫不那么的辛苦与卖命,这算是叶静嘉作为妻子的小心思。

    “你,说得对。”顾白微微叹了口气,不过虽然如此答应,但是顾白还是想将卡换回去的。

    不过待顾白一查账却发现卡内的钱的金额远远多过他给父母的金额,也就是说,父母贴钱给了顾白。这一点顾白绝对无法接受,他想将钱送回去,可刚刚打电话,父母便猜到他的用意。

    电话那头的父母表示,这钱就是他们给顾白夫妇的,这些年他们帮不上忙,只能在金钱方面多帮一把。

    “你虽然不是我们的亲生儿子,但是在我们心中你就和我们的亲生骨肉一样。不要和我们客气,收下吧,让我和你母亲放心。”

    最终,在父母的话语中,顾白将卡还是收下。

    他不需要这份钱,却需要让养父母安心。

    可是这份沉甸甸的卡却令顾白的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触,那是对父母产生的感触,更是一种对人生的感悟。尤其是现在,他已经为人父亲,那种感触越发的深刻,正因为深刻,他选择收下父母的心意。

    在甜甜蜜蜜以及叶静嘉不断成长蜕变的过程中,顾白也在不断的改变。

    人的性格从来不是一成不变的,顾白亦然。

    二十年前的顾白,与现在的顾白相比,天壤之别。

    叶静嘉没有打扰在沉思的丈夫,她一如往昔的是照顾两个女儿,照顾她们入睡,为明天做准备的。

    是的,明天,初五。

    一年一度的四家聚会,更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甜甜蜜蜜已经学会在聚会中做什么,而叶静嘉则要努力的从其他人的口中打探消息。自然,其他人也没有放过叶静嘉,旁敲侧击的试图从她的口中挖掘有价值的信息。

    不过叶静嘉道当然没有说出任何重要信息,与此同时她也从其他人口中得不到什么好的线索。

    在聊天过程中,有人笑着看向叶静嘉道:“今年可能就要喝你们白家的喜酒。”

    叶静嘉颇有兴趣的看向对方,却只是保持微笑,没有接话。

    叶静嘉不接话,自然有人会接,“白叙凡这次的女朋友虽然是名门闺秀,只是性格太刚烈,只怕不太适合吧。”

    “是啊,虽然是很漂亮高学历的女生,不过显嘉你也要劝劝顾白,让顾白劝劝他哥哥,那样的女孩实在压不住大场面。动不动就发脾气,实在是有些没有最基本的素养。”某位颇有地位的胡家太太看向叶静嘉,笑着说:“我们这种世家到底与其他人家不同,是要体面的,动不动就耍脾气难登大雅之堂,你说呢?”

    叶静嘉只是笑笑,也不接话,毕竟有些话她没有办法接。白叙凡的这位女朋友,她自然也有所耳闻的。

    这是白叙凡恋爱最长久的女朋友,也是一位比较有个性的女朋友。

    有一次,叶静嘉意外见到了那位女孩。

    女孩身材高挑,面容冷艳,颇有几分洒脱的英气,与其他的女性看似来是非常不同。比起其他女孩的柔美可爱,但也更为坚强。若是想象她站在白叙凡身边,似乎也是莫名的登对。

    只不过,女孩相由心生,性格似乎也较为刚烈直率,在上流社会得罪不少人。

    不过叶静嘉与对方没有深交,倒也不好评价女孩如何如何,更不可能开口去劝顾白,亦或者白叙凡。

    叶静嘉见太太们总是围绕赵子涵的话题展开,便借机看看女儿,退出太太们的谈话圈。

    怎料,叶静嘉刚刚离开,诸位太太便道:“若是赵子涵进入白家,我看只怕荆显嘉也得不到好处。”

    “就是,赵家的这位小姐脾气实在是太大,上次竟然公然翻脸,实在是可笑。”

    “赵家人宠出来的脾气,自然不一样。”

    “不过就是庶出的女孩,也敢有脾气?”

    “赵家不是她的底气,白家才是吧。只怕,若是她成了白家的女主人,荆显岐也要跟着吃苦。”

    “那可要看看,到底是白家厉害,还是荆家强势。”

    几位极有地位的太太在一起,自然不将小小的赵子涵放在眼中。不过,她们却畏惧赵子涵背后的白叙凡。尤其是赵子涵与白叙凡的关系日渐亲近,她们不得不心生防备。

    即便叶静嘉无法劝动白叙凡,与赵子涵心生间隙也是好的。

    叶静嘉来找甜甜蜜蜜,只见女儿们正在专门腾出来的房间玩闹。

    见到妈妈后,两个女孩都特别的开心。

    “妈妈妈妈,刚刚有人说大伯!”聊着聊着,甜甜突然开口道。

    叶静嘉一愣,随即看向楚楚,示意先出去,待人们都出去后,叶静嘉才问女儿:“有人在说大伯什么呢?”

    “说大伯喜欢他的妈妈。”甜甜解释。

    叶静嘉有些不理解女儿话中的含义,“还有说什么?”

    甜甜摇头,“不知道,他们说话声音特别的小,我是很努力才听到的啦。”

    “那,是谁说的呢?”叶静嘉想了想问。

    “是一位阿姨和一位爷爷,他们躲在角落里偷偷的说的。”甜甜认真道。

    “那甜甜还记得他们的模样吗?”叶静嘉问。

    “是一位穿红色长裙,长裙上有很多小花花的阿姨。对了,阿姨有一个很漂亮的孔雀胸针,大大的。”甜甜补充,“爷爷头发都是白白的,拄着拐杖,看起来精神很好呢!”

    “嗯,好的,甜甜很乖。”叶静嘉下意识的将甜甜的话记在心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