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出意外的是,五哥微微摇头,他看向方蜜儿认真道:“我们不可能。”

    “你和她就可能?”方蜜儿不甘的指向苏茜茜,怒吼道:“她已经有男朋友,你们怎么可能!”

    五哥依旧摇头,他只一遍遍的重复道:“我和她只是普通的工作关系,你不要想太多。”

    “五哥,你为什么要委屈自己!”方蜜儿皱着眉头心疼的看向最爱的男人,她咬着嘴唇不甘的,痛苦的,心塞至极的问:“她苏茜茜到底有哪里好!让你这样袒护她!你为什么就不能看看我,只因为我曾经是小太妹?还是因为我长的不如她漂亮?!”

    五哥没有回答方蜜儿的问题,也不敢去看苏茜茜,只说:“你不要再用自己的资源来阻碍苏茜茜的发展,这不值得也没有意义,好好的工作吧。今天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回去吧。”

    “可……”苏茜茜惊讶的看向五哥,五哥却已经决意,且转身离开。

    房间内只留有二人,方蜜儿见五哥离开,脚一滑跌坐在沙发,低着头再也不理会苏茜茜。

    苏茜茜本人,则有些不知所措。

    她看看方蜜儿,看看早已不见身影的经纪人,最终回到刚刚自己所在的监控室。

    事情的结局,如此的令人感到无奈与可笑。

    原来,苏茜茜被人针对,只是因为自己的经纪人。

    此刻,监控室内只有韩肃在。

    苏茜茜不禁走向韩肃,口中惊叹道:“你刚刚看到没有方蜜儿竟然喜欢五哥,她居然是为了五哥所以针对我!天啊,我真的没有想到,公司内的人明明都说她是工作狂。不过想想她也蛮可怜的,五哥根本不喜欢她。”

    说着,苏茜茜不禁叹息一声。

    “你觉得她可怜?”韩肃看向苏茜茜问。

    苏茜茜自然的点头睁着眼睛说:“对啊,多可怜,喜欢的男生不喜欢她,而且当面拒绝她。”

    “那之前她对你的所作所为呢?”韩肃问。

    苏茜茜没有注意到韩肃表情中的不对,大喇喇的说:“之前的事情啊,想想也是因爱生妒吧。不过我真的没有想到方蜜儿竟然会喜欢五哥,而且喜欢这么多年!你根本不知道,在公司方蜜儿是非常冷艳的艺人,好多富二代追她她都……”

    不等苏茜茜说完,韩肃已经打断她的话说:“我们分手吧。”

    “你说什么?”苏茜茜整个人都惊呆了,她不禁看向韩肃,结巴的说:“你,你再说一遍。”

    “我们分手吧。”韩肃看向苏茜茜,如她所愿的重复道。

    “为什么?”苏茜茜震惊的看向韩肃,她根本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只不禁哀求道:“我不想和你分手!如果是因为刚刚的事情,五哥说了他并不喜欢我,都是方蜜儿自己的猜测。真的,我和五哥只是普通的同事关系,我们真的没什么!”

    傻乎乎的苏茜茜还以为是男友吃醋,如此解释道。

    可惜,韩肃已经断然的拒绝道:“不是其他原因,是因为我们不合适。”

    “我们为什么不合适,我们都是艺人啊!再说,五哥也说不喜欢我,只把我当艺人啊!你不要闹,好好的为什么分手啊!”苏茜茜见韩肃如此认真,不禁心慌至极,她是真的好喜欢韩肃,不想和韩肃分开。

    她自始至终都不明白,韩肃为什么要分手!

    韩肃依旧摇头解释说:“不是因为你的经纪人和方蜜儿,而是因为我。茜茜,我们的性格、思维方式、对待事物的看法都有许多的不同,还是应该退回到朋友的位置。”

    “我不想和你做朋友,我要做你的女朋友啊!”苏茜茜苦苦哀求,而且都哭了出来。

    可惜,韩肃心意已决,不容反驳。

    即便面对痛苦不已的前女友,依旧下定决心不肯反悔。

    看着韩肃要离开,苏茜茜大哭道:“不许你走,你回来!你回来啊!”

    可惜,韩肃没有理会。

    就这样,二人分手。

    当天,韩肃将没有工作在休假的乔已明叫出来喝酒。

    乔已明见韩肃表情郁郁,神色悲伤,不禁问:“出了什么事情?”

    “我和苏茜茜分手了。”韩肃低落的轻声道,不似分手时的决绝与果断。

    “为什么?”乔已明递给韩肃一**啤酒,关心道。

    “呵,为什么?”韩肃接过啤酒,打开喝了一口,然后为乔已明讲述最近的经历。

    听完后,不需要韩肃多言,乔已明已经心知肚明的询问道:“是因为苏茜茜在事发时和事后的举动?”

    韩肃转身看向乔已明,虽然没有回答,但肯定的眼神已经证明乔已明的揣测没有错。

    “我理解她的性格很单纯,不明白圈内的规则。可是,她为什么不信任我?”韩肃不禁对乔已明大吐苦水,“我耗费多大的力气才将这个局做成,可是结果她竟然只关注方蜜儿喜欢她的经纪人,而根本没有想过这个事情成形是我为了保护她!”

    韩肃虽然与大佬是忘年交,但利用大佬来演戏却不是简单的事情,为此他付出了巨大的人情。今后若是大佬需要帮助,他必须站出来帮忙,无论那件事情是什么。

    可是事后呢,苏茜茜连一句感谢都没有,更没有让韩肃的付出得到相应的回馈。

    “哪怕,她让方蜜儿答应些什么,我都不一定会与她分手。”韩肃心如死灰的说:“可是她没有,她白白浪费我为她准备的局面。如果是公司的艺人,势必要根据这件事情掠夺应得的资源,狠狠的给方蜜儿致命一击。而不是,而不是像她一样,听了听八卦就回来了,她还对我强调说她的经纪人不是真的喜欢她。她真的,她真的太可笑了,她都不明白我为什么和她分手!”

    说着,韩肃将一罐啤酒一饮而尽,难过不已。

    他喃喃自语道:“是我错了,是我看错了她,也看错了自己。真的,都是我的错,是我太傻,你说我怎么会这么愚蠢可笑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