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夫妇二人自然浓情蜜意一番,酣畅淋漓之后,叶静嘉躺在丈夫的臂弯中,不禁说:“昨天,姐姐找过我,她说我做的许多事情都不对。”

    “亓恺也找过我,我们聊了很多。”顾白道。

    “姐夫开导你?”叶静嘉问。

    顾白想了想说:“算是吧。”

    “姐姐说,我们吵架的话题很无聊,真的很无聊吗?”叶静嘉好奇的问,在她看来亓恺并不是很懂婚姻的人。若不然他的婚姻也不会搞得一塌糊涂,令姐姐性格都在发生变化。

    顾白低头看向妻子,否定说:“我们没有吵架,只是观点不一致。”

    看着丈夫认真的辩驳,叶静嘉忍俊不禁,“我们都冷战到不说话!难道,这不是吵架?”

    “我们只是给彼此留下冷静的空间而已。”顾白依旧持不同观点。

    叶静嘉说不过顾白,只得点头说:“好吧好吧,你说得对,不过我觉得你有一点做的真的很好。”

    顾白挑眉,等待妻子继续。

    “不出轨。”叶静嘉微笑着看向丈夫。

    叶静嘉映射的,自然是亓恺。

    顾白只是笑了笑,并对亓恺落井下石。

    几天后,叶静嘉与姐姐通话暗示自己已经与顾白和好,希望姐姐不用再担心。电话中的顾湘君却表示最近的亓恺很不正常,对自己与彬彬非常的殷勤,殷勤的令自己感到毛骨悚然。

    “殷勤不是好事?”叶静嘉不解的反问,在她看来亓恺所做的所有行为都是很正常的,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顾湘君却摇头说:“过去亓恺从来没有如此殷勤过,我怀疑他瞒着我做了什么事。”

    “我让顾白打听看看?”叶静嘉为姐姐出主意。

    顾湘君想了想点头说:“也好。”

    随后,顾白便受到妻子的委托去约亓恺见面。

    亓恺却推脱要陪妻儿没有时间,顾白便直言道,是顾湘君有事情需要自己来问。

    二人见面后,亓恺得知妻子的用意,简直不知要说什么,他无奈的说:“我只是希望对她好,履行作为丈夫与父亲应尽的责任,没有任何目的。也,没有背着他们做任何事情。之前,你不是告诉我要真心的为家庭付出?”

    “可是,她却不这样想。”顾白道,他不禁看向亓恺有些无奈的说:“你做事情的时候,用用脑,不要做无脑行动。显然,你在顾湘君心中的形象非常的糟糕,你需要付出的努力要比现在更多。在此之前,我建议你与顾湘君谈一谈,免得她多想。”

    ……

    回家后,亓恺不得不向妻子说明,自己没有任何目的,只是希望对她与儿子好。

    顾湘君虽然不相信,但也无法说什么,夫妇二人的生活便如此继续,只得日久见人心。

    与此同时,叶静嘉与女儿的路演即将开始。

    此次二人将在为期13天的路演中,跑32个城市,工作密度非常之大。不过既然是工作,便没有二人挑剔的机会。

    当然,终究甜甜并不会出现在路演的舞台中。

    看着充满担忧的妹妹,甜甜笑嘻嘻的说:“放心吧,路演的时候有妈妈在,不会有问题哒!我记得路演的时候会有主持人叔叔或者主持人阿姨,主持人叔叔阿姨肯定会帮忙的。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呀,无论你说什么,他们都会说你说的好棒哒。反正,就是随便呀,开心就好。”

    “可是,”蜜蜜漂亮的小脸蛋揪成一团,担忧的说:“可是我不会,我好担心自己做的不好。妈妈,我可不可以不说话。”

    看着女儿看向自己,那张充满祈求的可怜小模样,叶静嘉差点就点头答应。

    可是想到丈夫的话,她温柔的说:“蜜蜜不要害怕,大家很喜欢你,无论你说什么大家都很喜欢。路演是为了介绍我们的电影,让更多的人知道我们的作品。蜜蜜帮妈妈一起,把作品介绍给更多的观众好不好?”

    蜜蜜虽然依旧觉得自己做不好,但还是勉强的点头说:“好的。”

    “真乖。”叶静嘉笑着摸了摸女儿头。

    在路演的第一天,蜜蜜做的确实不太好。

    除了自我介绍流畅,其他的环节都有些不够精彩,甚至在回答主持人的问题时,有些词不达意。可是即便如此,依旧获得观众的掌声,觉得她超级可爱。

    叶静嘉自然是心疼女儿的,但是她没有在接下来的路演中砍掉类似的环节,反而是希望节目组给蜜蜜更多的时间来展现自己,希望主持人多多与蜜蜜互动,甚至让蜜蜜有机会与相熟的媒体互动,锻炼她。

    对此,剧组自然是满足的。

    在最后一场路演中的媒体询问环节,有记者询问蜜蜜:“蜜蜜,请问你为什么会接这部电影?在开拍之前,你知不知道自己要出演的是怎样的角色呢?”

    经过13天的锻炼,蜜蜜已经适应路演,适应与陌生人交流,只见她认真的看向提问的记者叔叔回答道:“知道,妈妈有和我说。我很喜欢这部电影,小秋很可怜,我希望大家都开开心心,没有烦恼,没有忧愁。所以,我想楚炎这部电影,将小秋的生活告诉大家。”

    “那,在拍摄过程中,会不会因为小秋的生活太悲惨,所以也感觉对生活害怕之类的感受呢?”记者追问。

    蜜蜜握着大大的话题,摇头认真的回答道:“我是我,小秋是小秋,我们是不一样。小秋很可怜,但是大家对我很好的,我很开心很快乐,我们不一样。”

    叶静嘉见女儿回答完,代为补充道:“对于蜜蜜是否会被角色影响这方面我们也有认真的考虑,当演员必须融入角色,但也最怕无法脱离角色。幸好,剧组非常的善待我们,及时的对待蜜蜜进行开导,导演也常常为蜜蜜导演,教导她如此表演,以及她与小秋的不同。蜜蜜本人也可以理解自己与小秋的不同,明白她只是在表演,扮演小秋,并没有任何不愉快的发生。”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