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顾白将双手放在叶静嘉的肩膀,一字一句的说:“嘉嘉,我真的希望你能好好想想,想想她们到底需要什么。你应该给她们空间,也给你自己空间。依旧是那一句话,自从你生下她们两人,你的人生除了她们没有任何东西,没有作品,没有工作,没有公司,没有家人,甚至没有我。这不是正常的疼爱,是过度疼爱,甚至溺爱。溺爱,是会害死孩子的。”

    顾白的话,几乎让叶静嘉站不住。

    她万万想不到丈夫会说自己是在溺爱甜甜蜜蜜,她明明只是做了一位母亲应该做的事情,怎么可能是溺爱?!难道那些不管不顾孩子的父母是好的父母?

    叶静嘉怔怔的看向顾白,久久没有开口。

    溺爱。

    绝非是对母亲的褒奖,反而是最严厉的批评。

    虽然叶静嘉的表情看起来非常的难看,甚至有些惨白。但顾白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轻声道:“我说这些话是为你好,也是为我们的女儿好。我没有任何私心或者不好的出发点。因为你是我的妻子,她们是我的女儿。”

    说完,顾白起身离开,他将书房留给妻子,给她思考的空间,他相信他的妻子可以思考清楚。

    叶静嘉则呆呆的坐在房间内,久久没有办法回过神来。

    不敢相信自己对女儿们的爱在丈夫的眼中竟然是“溺爱”,她的心情很复杂,情绪也很奇妙。

    当天中午,叶静嘉没有走出小书房吃午饭。

    楚楚原本想敲门,顾白却制止楚楚表示给妻子一点空间,让她自己独处。

    见状,楚楚便只好作罢。

    甜甜蜜蜜则好奇的问妈妈为什么不吃午饭,顾白只说:“妈妈有事情需要忙,我们不打扰妈妈,自己吃饭可不可以?”

    “当然可以啦!”甜甜认真的点头。

    蜜蜜也点头,表示可以的。

    于是乎,午餐结束。

    夕阳西下的时候,叶静嘉终于从书房出来,她走到顾白身边,表示有话与丈夫说。

    见状,其他的佣人们连忙退散开,留给二人足够私密的空间。

    “对不起,之前我不是想指责你。”叶静嘉声音沙哑的开口道,她的表情很好,眼角有红红的印记。

    顾白心疼妻子的同时,温柔的摇头,耐心的说:“我明白,我知道你是生气当时我说的话。我也有反思,确实有些方面是我做的不够好,我没有充裕的时间照顾甜甜蜜蜜,所以你不得不挤出时间照顾两个女儿,你很优秀,很称职。”

    “不,我不是这意思。”叶静嘉眉头微蹙。

    顾白进一步解释:“我明白,你并不是责怪我,我只是在责怪我自己。如果我可以多花时间照顾甜甜蜜蜜,就不需要你付出的如此多。你是母亲,我是父亲,我们应该一同付出,事业不是我的理由。”

    “不,你已经很好,你纠正了我的教育观点。”叶静嘉看向丈夫,有些艰难的开口。她说完后,如释重负的轻笑一声,然后垂下眼帘轻声道:“你说得对,我对甜甜蜜蜜是溺爱,尤其是蜜蜜,非常的溺爱。因为她太过腼腆羞涩,所以我事事都想为她准备好,甚至连路演都想找甜甜来帮忙。我这不是在帮她,是在害她。总有一天,她要自己面对娱乐圈,我不能等待她成年再放她出去,她要提前适应,提前锻炼。没有人能保护她一生一世,总有一天我们会离开。”

    顾白见妻子神情充满低落,他知道此时此刻妻子的内心必然是充满自责与痛苦的。因为她明明是想成为最优秀的母亲,却反而没有做到最好。当得知自己做的不好时,那种绝望的心情可想而知。

    顾白伸手将妻子揽入怀中,然后轻声道:“你已经做的很好,非常好,她们年幼的时候是需要无微不至的呵护的。”

    “不,我不够好。”叶静嘉将脸埋入丈夫的胸膛中,声音有些哽咽的说,“我不是好的母亲,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变成那这个样子。我真的以为我是在为她们好,我真的想照顾好她们,她们是我的女儿,我所做的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她们好。”

    “我们都是第一次做父母,一起努力好吗?”顾白温柔的轻拍着妻子的背部,鼓励道。

    叶静嘉闷闷的问:“可是之前我做的不好。”

    顾白轻笑着说:“傻瓜,我也做的不好。我们都是傻瓜父母,但是我可以一同学习,一同努力,将甜甜蜜蜜教育的很好。”

    叶静嘉趴在丈夫的怀中,点点头。

    “除此之外,答应我,给你自己一点时间与空间。继续完成自己的工作与事业,不要放弃你喜欢的演艺工作,好吗?”顾白低头看向妻子的头顶,温柔的劝道。

    “我会努力的。”叶静嘉点头,说着她抬起头道:“谢谢你。”

    “谢我?”顾白笑了。

    叶静嘉点头,“我觉得我现在特别的做作,很矫情,许多事情处理的也很糟糕。谢谢你帮我纠正我的问题,谢谢你没有抛弃我。”

    “傻瓜,你做的很好。”顾白笑着亲了亲妻子的额头。

    比起从前那个运筹帷幄,将所有一切都掌握在手中的叶静嘉,他反而喜欢现在的妻子。因为他知道,妻子的懈怠与放松是因为相信自己,她相信自己可以帮助到她,她相信自己可以成为她的依靠与支柱。

    虽然在这个转变的过程中不可以免的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但信任足够落令顾白开心。

    叶静嘉伸手,抱住丈夫,蹭了蹭丈夫,没有再说什么。

    夫妇二人和好后,当晚的晚餐气氛都变得截然不同,甜甜蜜蜜也比平日里更活跃。或许她们其实也感受到之前父母关系的冷淡,只是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餐后,荆先生状若随意的对女儿说:“顾白还是不错的。”

    “嗯,是不错。”叶静嘉笑着看向父亲,爽朗的说:“我们已经和好了,爸爸让你担心了。”

    荆先生摆摆手,没有再说什么。

    当晚,顾白也回到主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