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亓恺与顾白聊得很深入也非常的透彻,他第一次将自己在精神出轨后的感触向第二个人倾诉。虽然顾白说的话有些不中听,却令亓恺反思许多,想了许多,似乎也明白许多道理。

    待亓恺回到家中时,已经是深夜时分。

    宽敞的家中漆黑一片,儿子已经熟睡,妻子也已经休息。亓恺独自在家中先是找了一片护肝片吃下,然后摸索的想回房间休息。他的房间不是在主卧,而是在客房。

    说不清楚原因,他只记得某天自己回来晚了便随意的睡在客房,从此便再也没有去过主卧。自此,他与妻子过着有名无实的生活,他也曾尝试过与妻子再次在一起,可终究未能成功。

    若说起来为什么始终不能成功的原因,他说不清是妻子的坚决拒绝,亦或者是自己的原因。

    总而言之,许多的原因造成今天的结果。

    站在客房门口,亓恺想到顾白鼓励的话语,不禁鼓起勇气,转身,走向主卧。

    推开门,只见主卧内漆黑一片。

    亓恺看着床上隆起的山丘,不禁深吸一口气,然后向妻子走去。可是来到床边,他却不知道要做什么。他想过扑向妻子来一个深情的亲吻,用是实际行动缓和夫妇二人的关系。

    可是想到今天上午妻子谈了一场商业合作,下午陪妻妹谈心,晚上照顾儿子功课,便有些不忍。加之,亓恺想到顾白说过的要让妻子正在的感到幸福而不是为了赎罪而赎罪,终究亓恺也只是绕到另一侧。

    他在床边站了一会儿,然后走了出去。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从公共浴室洗完澡的亓恺湿漉漉的回来。随后,他掀开被子的一角,缓缓躺进去。

    “晚安,老婆。”

    亓恺轻声道,然后闭眼休息。

    在亓恺闭眼后,侧卧休息的顾湘君却缓缓睁开双眼,原来她根本没有睡着!顾湘君看向皎洁的月光洒落房间内,感受着身旁丈夫的气息,然后再度缓缓闭上眼睛。

    第二天顾湘君眼睛的时候,床边已经没有人,她轻笑一声,起床在卫生间洗漱后便要去准备早餐。可是站在厨房门口,她却惊讶的发现亓恺已经在厨房。

    “我在煎蛋和香肠,等一下就可以吃,彬彬喝的牛奶是不是冰箱里的牛奶?”亓恺抬头自然的看向妻子询问道。

    顾湘君一愣,下意识的说:“对。”

    “你去叫彬彬起床,然后过来吃饭。”亓恺转身去开冰箱门,一切做的如此的理所当然。

    顾湘君只得去叫彬彬起床,然后照顾彬彬洗漱,等母子二人来到餐桌边时,已经摆好早餐,亓恺将围裙打在椅背,笑着对二人说:“来,尝尝我的厨艺。”

    “谢谢爸爸。”亓彬乖乖的道谢,然后坐在自己的位置。

    顾湘君则是看了一眼亓恺,亓恺笑着对妻子说:“尝尝看啊,要牛奶冲麦片,还是喝粥?我煮了白米粥,家里好像有妈拿过来的小咸菜,要不要陪一陪?”

    “好啊。”顾湘君坐在座位,点头说。

    亓恺去为妻子盛粥,放在妻子面前说:“小心烫。”

    顾湘君低头看面前的粥,是最普通的粥。

    可是,她已经许多年没有吃过丈夫做的早餐。

    餐后,亓恺收拾餐具的同时对顾湘君说:“你帮彬彬整理上学用品,我把碗筷放在洗碗机。我们先一起送彬彬上学,然后我送你去飞机场。我记得你今天要飞羊城,具体是几点的航班?”

    顾湘君下意识的拒绝:“不用,我已经约好司机。”

    “没关系,今天我的工作不多,我送你去机场。”亓恺说着,催促道:“彬彬快去换衣服,我们先去学校。”

    亓彬看看爸爸,再看看妈妈,然后飞快的跑向自己的卧室,穿校服,整理书包。

    顾湘君虽然觉得不需要,可是面对丈夫的坚持,她也只好如此。

    “行李打包好了吗?”亓恺抽时间问。

    顾湘君微微点头,“晚上回来。”

    当天,亓恺亲自送顾湘君去机场。

    对此,与顾湘君同行的员工们纷纷惊诧不已。因为据他们观察,老板与老板娘的关系其实比较平常,并不是那种特别浓情蜜意的夫妇,可是现在是怎么个情况?

    “路上小心,到那边给我个微信,你晚上回来的时候给我提前说一声,如果我有时间就来接你,如果没有就叫司机接你。”分别前,亓恺如是说。

    顾湘君微微点头,然后准备登机。

    亓恺则站在登机口看着妻子,顾湘君有些尴尬的对丈夫点点头,然后登机。

    “顾姐,老板对您真是疼爱。”顾湘君的贴身助理在等待飞机起飞的时候不禁如此说道。

    顾湘君则只是微微点头,没有说话。

    自始至终,顾湘君都非常的懵,她觉得亓恺很奇怪。这种殷勤除了当时她出国后,他追过来出国过一段时间,便再也没有出现过。难道亓恺做了什么错事,要提前求情?还是亓恺另有所图?

    顾湘君内心充满疑虑与担心,认定亓恺有所图,因为她已经对丈夫不抱幻想。自己的丈夫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在夫妻相处的过程中顾湘君已经完完全全的了解。

    亓恺不是坏人,不是恶人,只是与绝大多数的男人并没有任何的不同。

    想到这里,顾湘君微微摇头,低头开始为自己今天即将展开的工作做准备。婚姻无法改变,可以改变的只能自己的努力。

    至于亓恺本人,则非常的自然淡定。

    他觉得顾白的话说的很有道理,他必须要做好,只要妻子感受到自己的诚心诚意就有机会破镜重圆。现在他需要的做的,就是表现好丈夫的职责与责任,照顾好妻子与儿子,履行当年结婚时的誓言,真正的洗心革面,而不是单单为了赎罪哄妻子开心。

    想到这里,亓恺当天的干劲十足。

    谁也没有想到,叶静嘉与顾白的吵架,竟然反而令亓恺茅塞顿开。可以说是,无心拆柳柳成荫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