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嘉嘉时是在为电影选角。当时,你在众多照片中一眼就看中了她。那晚,我们也是喝了很多很多的酒。”亓恺不禁回忆从前。

    想到那时的事情,顾白依旧记得清晰,他不禁微微点头,眼神中有着潋滟的柔光,“嗯,我记得。”他还记得在众多照片中一眼看中妻子的照片。那时他只是觉得这女孩眼中有戏,没想到如今二人已经成为夫妻。

    “这些年,你们始终如一。”亓恺看向顾白,不禁感叹道。

    “我们是夫妇。”顾白回答,因为是夫妇,自然要始终如一。

    “我知道我知道你们是夫妻,只是,你就没有厌倦的时候吗?”亓恺用手撑着头,不禁看向顾白,试图寻找彼此的共鸣:“比如说,在某种时刻,有些累,有些疲惫,有些厌烦。可能只是一瞬间,可能只是一个念头,你明白吗?就是某个时间点的感觉。”

    顾白看向亓恺,认真摇头说:“我不是你。”

    亓恺一噎,不禁笑着说:“你不要总是刺我,我是真的很好奇。你们的关系为什么能如此的好,即便你们吵架,即便你们分房睡,你怎么依旧这样淡定?难道,你不生气叶静嘉说你的话?难道,你就没有诉苦的想法,觉得自己很不容易,觉得她不理解你?”

    “她说的话很有道理,而且我理解她。”顾白平静的看向亓恺,想了想补充道:“我也爱她。”

    因为爱,许多事情不需要斤斤计较。

    亓恺迷茫的摇头说:“我也很爱君君,可是有些时候吵架的时候真的很说不出来的感觉。”

    顾白没有说话,而是等待亓恺自己说。

    “很厌烦,很烦躁,恨不得与她离婚。”说着,亓恺端起酒杯,喝了一口,似乎是为自己壮胆,然后继续道:“之前的事情确实我做错,是我没有把持住自己。可是我已经在悔改,也在努力的补偿他们母子二人。可是她始终抓着那件事情不放你知道吗?好像无论我怎么做,就是不值得被原谅,她不愿意原谅我!”

    说着说着,亓恺内心的委屈与怨言如同滔滔江水,忍不住的全部吐露。

    “现在她几乎把公司把持在她的手中,我可以忍受公司毕竟是我们二人的,她掌管也没问题。可是她现在的性格都在变化,变得和过去根本不一样,仿佛是在被那些太太同化,根本不在乎我。对我的态度自然也……不如从前。有时候我想创造一点惊喜,弥补我们二人的感情,可是无论我做什么,她都不接受。真的,我怎么做都是错。为什么她们是姐妹,可是我和君君的感情与你和嘉嘉的感情差距这么多。明明我们认识远比你们认识的晚,可是你们这么多年,依旧仿佛是热恋期。吵架的原因,都如此的好笑。看看我们,我和君君真的已经没有爱情可言,我觉得我和她距离很远很远。现在我看不懂她,她也不愿意让我理解她。”

    说到这里,亓恺语气已经充满无助于绝望。

    他是真的知道错,真的想改变,却没有机会。

    顾白虽然是亓恺的朋友,可是他却说:“原因是因为你做错过,顾湘君不敢相信你,是你自己造成了自己的结果。”

    亓恺一愣,随即不禁为自己辩驳:“我不是故意的,而且我在改!”

    “破镜难圆,覆水难收。”顾白冷静的看向亓恺,一字一句的说:“顾湘君不是十全十美的女人,嘉嘉也不是。但是我喜欢嘉嘉的时候,嘉嘉就不完美。我不能要求现在的嘉嘉做事完全符合我的心意。比如现在我们之间现在的问题,从甜甜蜜蜜出生那天开始,她就对她们产生巨大的保护欲,她疼爱女儿自然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我不能因此而说她做的不对。你应该知道顾湘君不是眼睛里容得进沙子的人,她没有与你离婚不是因为她离不开你,而是因为她在乎彬彬,不愿意让他在破碎的家庭成长。你只是稍微努力努力,认为顾湘君没有原谅你便充满怨言。可是她为什么要轻轻松松的原谅你,为什么不将公司把握在自己手中,难道等着你出轨,然后将你们共同努力得到的公司让给他人?”

    亓恺不禁愣愣的看向顾白,他实在没有想到顾白会如此说自己。

    顾白则是丝毫不留情面的拆穿亓恺内心的小想法,“你做错事情想轻而易举取得原谅,无法取得原谅便将责任推卸给顾湘君。如果事情相反,是顾湘君精神出轨,你可以轻轻松松的原谅她吗?”

    “我……”听到顾白的假设,亓恺将手中的酒杯缓缓放下,过了许久,终究微微摇头说:“不能。”

    “所以,你没有资格要求她原谅你。”顾白说这些话也只是希望说醒亓恺,他认真道:“我与嘉嘉结婚的时候便决心为她创造幸福美好的未来人生,当初你与顾湘君结婚的时候想必也有类似的想法。可是看看现在顾湘君所经历的人生,应该反思的人是你,应该改变的人也是你。不要为了取得原谅而做什么,而是应该为了让你的妻子幸福,为了家庭兴奋而不断的努力奋斗。”

    听完顾白的一席话,亓恺只觉得醍醐灌顶,发人深思,不禁摇头感叹了一句:“真的是,悔不该当初啊。”

    他是真的后悔,后悔所有的种种。

    当初结婚的时候,他确实希望顾白有幸福美好的婚后生活,而不是现在。

    顾白则摇头说:“只要你们依旧是夫妇,说明顾湘君便仍然愿意原谅你。亓恺,把握好机会,不要让你们的感情越来越生疏。真到了没有感情的那一天,你会更加的自责。”

    亓恺握了握拳头,不禁轻笑一声:“今天原本是君君让我来劝你,结果反而是你在劝我。你比我想的通透,看的清楚。我知道,你也不会因为夫妇吵架被人趁虚而入。”

    顾白微微点头,他当然不会,“少喝一点,免得顾湘君担心。”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