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天,叶静嘉与蜜蜜启程返回家。

    在这部电影的拍摄过程中,没有任何外界的声音与事情打扰电影的创作,叶静嘉可以与女儿真真正正的投入创作中。母女二人的合作异常顺利,顺利到蜜蜜甚至有些意犹未尽的说:“喜欢拍电影。”

    “为什么?”坐在飞往帝都的飞机,叶静嘉笑着低头问蜜蜜。

    蜜蜜想了想回答说:“更开心。”

    “重复不累吗?”叶静嘉问。

    蜜蜜摇头说:“不呀,开心!电影比广告开心,妈妈,我以后还可以拍电影吗?”

    “当然可以,只要蜜蜜喜欢,就可以拍电影。”叶静嘉笑着摸了摸女儿的头发。

    蜜蜜点点头表示:“喜欢!”

    见女儿开心,叶静嘉便也觉得开心。

    叶静嘉与蜜蜜回到家中,母女二人的回归令荆家的气氛立刻不同。尤其是甜甜非常的开心,见到妈妈与妹妹回来时,尖叫着向二人飞奔而去。其他人也都在家中等到二人的回归,只不过不如甜甜那般外露。

    看着一张张熟悉的面容,叶静嘉不禁抱着甜甜,笑着对大家说:“我们回来了!”

    “欢迎回家!”

    回到家中的叶静嘉享受着家庭的温暖,以及与家人相处的乐趣。

    或许是因为离家太久,甜甜格外的粘叶静嘉,叶静嘉自然也不舍的女儿。只是,叶静嘉听说小二与小黑的身体因为年龄问题每况愈下,心中不免有些难过。比起她的难过,蜜蜜则是更为善良体贴的常常待在宠物房,陪伴与她一同成长的猫咪们。

    回家后,除了要陪伴家人,叶静嘉还忙着与亲戚朋友见面,以及处理公司的各种公章等琐事。等她缓过神来时,发现已经是腊月二十九,而她却没有真正的休息,甚至好多事情没有处理完。

    不过幸好,那些事情拖一拖也没关系,叶静嘉便开始休假,享受过年的乐趣。

    这一年的春节,过的格外安静。

    因为四家关系的和平,白秋程身体的不断康复,所以分外的舒心自在。

    没有外界的喧闹与纷繁,叶静嘉安安静静的与家人相伴,虽然偶有不和谐的声音,例如白秋程离开疗养院后的问题,例如有人希望通过各种各样的渠道接近叶静嘉,进而认识白叙凡,但叶静嘉仍感谢整体是和睦温馨的。

    白家轮班是否要取消的问题,最终是由白秋程自己说不需要而作罢。其他人虽然不满,但事已至此,没有任何置喙的余地,顾白与叶静嘉自然颇为满意。

    转眼便是初五,叶静嘉早已从最初参加聚会的小担忧,发展到现在的习以为常。甜甜蜜蜜更是并不将初五的聚会放在心中,她们在聚会中只有的玩耍,并不畏惧任何人,因为她们是真正的小公主。

    此次聚会,白叙凡成为最受欢迎的人,无数女性围绕在她身边。

    其他的事情则都在往好的地方发展,最好的事情便是顾白的冰雪王国在冬季新开的滑雪场为公司迎来新的客流高峰。冰雪王国的滑雪场不单单是滑雪场,借鉴国外的经验,营造出滑雪、住宿、温泉、娱乐等等所谓一体的休闲区。

    所以,数不胜数的人前往滑雪场滑雪,北方的生意爆棚。

    温暖的南方,则因为气候问题滑雪场的生意很开办。不过正因为如此,许多南方人选择来北方感受冰雪王国的魅力,渴望能够感受到温暖与冰雪同时存在的。

    看起来,顾白的事业真的要走向高峰。

    叶静嘉为丈夫事业顺利感到开心,同时也为家人的和睦感到由衷的欢喜。最欢喜的莫过于姐姐与姐夫的关系和睦,没有再发生类似于之前的事情。

    春节后,叶静嘉没有等来新的工作,反而是便接到温峥辰的电话。

    电话那头的温峥辰问:“嘉嘉,你有答应程菊芬的儿子来公司出道吗?”

    ???

    “你在说什么?”叶静嘉一头雾水的反问。

    听叶静嘉的口气,温峥辰便知道对方在说谎,他解释道:“今天下午程菊芬带着孙子来公司,说是你介绍他们来公司,培养她的孙子出道。”

    “我没有。”叶静嘉斩钉截铁的否认,她眼神一凌,直白的说:“我从未说过类似的话,相反我听说程菊芬的孙子过去的履历不佳。”

    此时的叶静嘉恍然想起,自己竟然忘记将程菊芬的事情告诉温峥辰。随即她便将程菊芬在剧组对自己的种种示好说了出来,同时说了最后的散伙饭。

    “那个男生的过去很差,个人条件也确实不佳,公司不会签他。”温峥辰道:“他的情况,不是通过宣传可以解决的问题。”

    “具体怎么回事?”叶静嘉好奇的问。

    温峥辰微微摇头,“事情到底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只知道情况太恶劣,那家公司不好彻底得罪程菊芬,所以没有对外泄露。”

    听到这里,叶静嘉若有所思的微微点头:“那好,你知道就好,想个办法拒绝她。不过,我觉得她不会善罢甘休,毕竟她为了她的宝贝孙子已经破坏原则。”

    叶静嘉可以理解程菊芬的心情,如果换做是她也会努力的为子嗣谋划未来。

    可惜,站在公司的角度,这种新人绝对不能接。

    “我会叮咛阎卜成注意网络风向和圈内动态,别担心,有许多公司拒绝了她。甚至,有她多年的朋友,这个人圈内没有人敢签。”温峥辰摇头叹息道。

    正是因为不知道过去发生了什么,所以没有人敢签程菊芬的孙子,生怕给公司抹黑。

    很快,宜嘉公司拒绝程菊芬孙子的事情在圈内传开。

    “现在都什么年代,以为拍个戏就能让人家公司签你孙子?”

    “就是,那个程菊芬太可笑了吧,她孙子那种人谁敢签,我听说她最好的朋友都不帮她!”

    “她以为别人都和她一样,老糊涂了呢!”

    在某候场区,一群艺人正聊得开心。

    门外,则站着满头白发的老太太程菊芬。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