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叶静嘉来到孔翰远身边,孔翰远却反问:“你过来做什么?”

    叶静嘉一愣,下意识看向连钊祺,连钊祺则笑着对孔翰远说:“您不是说蜜蜜表演的好,我就让蜜蜜过来听一听您的称赞。”

    孔翰远眉头微蹙,不过再不满也不会在正好奇的看向自己的蜜蜜发火,他清了清嗓子道:“加两把椅子,先坐下吧。”

    “好的!”

    不等连钊祺去椅子找,其他有其他有眼色的工作人员便将椅子搬过来。不仅如此,还另外拿了两副碗筷,贴心至极。

    叶静嘉便抱着蜜蜜,坐在导演桌,听着大家聊天,顺便继续喂女儿吃饭。蜜蜜不是挑剔的性格,基本叶静嘉给什么她都愿意吃。

    大家聊天内容无法就是电影或者专业内容,虽然听起来枯燥乏味,但总比与程菊芬坐在一起尬聊好得多。想到这里,叶静嘉遥遥的看了一眼程菊芬。只见程菊芬正在与翟峰聊天,不知二人正在聊什么,翟峰的表情并不算好看,反观程菊芬的表情颇有几分说不出的意味深长。

    叶静嘉转回视线,继续看向女儿。

    待时间差不多,叶静嘉先是对导演说了些感谢的场面,然后表示要提前告辞照顾蜜蜜休息。

    孔翰远理解小朋友的作息,挥挥手道:“回去吧,早些休息,我就不安排剧组送你们回城里。”

    “嗯,我们已经安排妥当。”叶静嘉笑着说。

    连钊祺则起身便主动说:“我送你们回去。”

    “啊,也好。”叶静嘉一愣,原本想拒绝,但见连钊祺表情有些郑重,便点头答应。

    就此,叶静嘉团队与连钊祺一同离开聚会现场。

    “是不是在想,今天的座位安排有些奇怪?”路上,连钊祺主动提及。

    叶静嘉笑了笑,点头,“确实。”

    “原本剧组没打算聚餐,孔导的意思是杀青后大家快些回家过节,不用把时间花在这些地方。”连钊祺解释,他看向叶静嘉道:“不过,有人建议我们聚餐,说是联络感情,如果没有散伙饭显得不完整,甚至主动承担许多经济。见状,孔导便同意安排交由剧务安排。在安排座位的时,不知为何就成了刚刚你看到的模样。”

    简单说,没有把主演与导演的座位分开的道理。

    可是偏偏,这一次的散伙饭就是如此安排的。

    叶静嘉微微挑眉,将昏昏欲睡的蜜蜜转身交给跟在自己身后的楚炎,以防女儿听到这个社会的另一面。

    “你的意思是?”

    “程老师的演技无可挑剔,但是在圈内有名的爱惜羽毛的老演员,从不愿意接受负面的角色。”连钊祺转而说起程菊芬,他边走边说:“这一次她愿意接受这样的角色,说起来我们都非常的意外。当时程老师说是被剧本打动,希望令拐卖妇女儿童的问题被社会重视,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只是现在想想,应该是为她唯一的孙子做打算。”

    听到这里,叶静嘉已然明白。

    在拍戏期间,叶静嘉可不止一次的听到程菊芬提及她的孙子。

    “她的孙子应该是许多公司哄抢的人才吧。”叶静嘉试探性的问,以程菊芬的地位,不至于为了接近自己安排孙子出道而破坏原则,这其中必然有什么猫腻。

    只见,连钊摇头说:“相反,没有公司敢接受。”

    “为什么?”叶静嘉追问。

    连钊祺咳嗽了一声,然后确定身边都是叶静嘉自己带过来的人后,略微靠近叶静嘉轻声道:“程老师孙子品行不好,在国外犯了严重事情,不得不回到国内。”

    听到这里,叶静嘉眉头紧蹙。

    只听连钊祺继续道:“原本这些事情没有人知道,后来程老师为他联系了一家公司,对方看在程老师的面子上想签他。但是在签的前一天听说了他在国外发生的事情,第二天签约作罢。这件事情很快在几家公司都已经流转开,你们公司应该也有所耳闻。只是……”

    “我不知道。”叶静嘉冷静的接话道。

    她现在不负责公司业务是圈内人尽皆知的事情,除此之外,在之前她在拍摄电影的时候将黑料缠身的男艺人签入自己的公司,令对方瞬间冲破黑料,转型成功,成为实力派的优秀演员同样也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如此想来,程菊芬接这部电影只怕是为她的孙子做打算,而自己则是跳板。

    原以为程菊芬只是为了子嗣谋划未来,现在看来她是把自己当成单蠢的女人,叶静嘉轻笑一声。

    “那是程老师唯一儿子的唯一的子嗣,程老师的儿子是程老师老年得子,是一位很优秀的画家,只可惜英年早逝。”话说到这里,许多事情已然不需要再说。

    “谢谢。”叶静嘉轻声道。

    连钊祺微微摇头:“我们这里是剧组,你和蜜蜜愿意来接这部电影,我和孔导都非常的高兴。”所以,他们不希望让叶静嘉在剧组中白白被人利用。

    叶静嘉则说:“电影上映前宣传路演的时间安排,记得通知我们,我和蜜蜜都会准时参加。”

    投桃报李的道理,叶静嘉还是懂的。

    “好的。”连钊祺笑着看向叶静嘉,“到时候我和温哥联系。”

    叶静嘉从连钊祺口中得知非常有价值的信息,连钊祺也完成了电影后续的工作安排。对于二人而言,这件事可谓是双赢。不过对于程菊芬而言,却不是那么令人感到开心的事情。

    她接这部电影主要是为了她最心爱的孙子,她的孙子明明哪里都好,只是因为年幼无知所以犯了一点小错,为什么就成了一生的罪孽?

    她听说宜嘉公司最擅长处理负面缠身的艺人,所以便抛开脸面接了这样一部电影。本以为能够与叶静嘉攀上关系,为孙子谋划未来。怎料,叶静嘉却根本不理会自己。

    看着消失在聚餐内的叶静嘉,程菊芬不禁有几分不悦。

    当年她正当红的时候,多少人巴结她,她能帮都帮,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冷漠且没有善意,一代不如一代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