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好了,暂时不要想这些事情,你的电影拍摄进度如何?”顾白转化话题问道。

    叶静嘉微微点头:“剧组的人很好,孔导你也认识,拍摄的整体氛围很和谐,适合创作环境,蜜蜜也很开心没有任何不适。”

    “那就好。”顾白微微点头,随即看向妻子道:“那你呢?与你演对手戏的演员?”

    “翟峰有些孤傲,不过平日只是演戏,倒也没什么。”叶静嘉微微摇头,用眼神示意顾白不要当着女儿的面聊剧组的事情。

    见状,顾白便不提。

    不过不提及不代表没有发生,在之前拍摄过程中翟峰确实时常找事。这里所谓的找事不是欺负叶静嘉,而是对拍摄的过程中找事,比如说这里叶静嘉的表演不对,那里叶静嘉的表情有瑕疵等等。

    诸如此类,鸡蛋里面挑骨头。

    其实,说起来翟峰提出的问题确实是问题,只是有些问题不值得打断演员的表演,只需简单的补拍镜头即可。

    至于原因,叶静嘉也有耳闻,她找替身的事情为令翟峰大为恼火。

    仔细想想,叶静嘉似乎可以理解对方的不满。

    因为叶静嘉的替身更多的是替代较为亲密的镜头,挨打的镜头反而需要不多。

    或许,翟峰是因为自己被叶静嘉嫌弃?

    不过,叶静嘉确实嫌弃,只是嫌弃与除顾白之外所有异性发生亲密关系。

    正因如此,之前叶静嘉与导演聊天的时候才会特意提及替身。她不需要对手戏的男演员理解自己的决定,却不能使导演不快。如果导演真的不允许用替身,叶静嘉也可以考虑自己来。

    不过幸好,翟峰本身是敬业的演员并没有将私人情绪带入表演当中,影响工作进程。

    “不过,我有时觉得他对我的不悦兴许反倒是帮助他来表达情绪。”待夫妇二人离开房间后,叶静嘉笑着打趣道。

    顾白微微皱眉,想说什么,但后就没有说。

    在第一天后,第二天和第三天的探班都是在剧组内度过,顾白与甜甜看着大家表演。因顾白本就是导演出身,有时他的意见对剧组是有帮助的。当然,绝大多数时间顾白并不打扰孔翰远掌控全局。

    与蜜蜜的羞涩腼腆不同,甜甜只来到剧组半天就和大家混熟,不知道还以为她才是电影的小演员呢!

    “想不想来拍戏?”连钊祺笑着看向可爱的甜甜。

    甜甜摆摆手说:“不啦不啦,家里的人不能都出来,我要在家里照顾爸爸的!”

    看着甜甜一本正经的模样,连钊祺真的差点相信她的说辞!

    “哈哈哈,好好好,那甜甜在家里照顾爸爸,蜜蜜在这里照顾妈妈。”连钊祺笑呵呵的顺势道。

    甜甜机灵的看向眼前的叔叔道:“叔叔,你是副导演,你也要照顾妈妈和蜜蜜呀,不要总是的,我看着都好累呦。你也很累的,对不对?”

    “我也很累,不过,”连钊祺笑着指向远处的孔翰远“告状”:“我说话不算数,只有那位叔叔可以做主。”

    看到远处的那位叔叔,甜甜默默闭了嘴。

    爸爸妈妈说过,不能与那位叔叔胡乱开玩笑,叔叔是严肃的大导演。

    想清楚后,甜甜拍拍屁股,转身离开。

    与此同时,旁人也在议论叶静嘉家人的此次来访。虽然多是称赞的声音,但也有人觉得叶静嘉是特权主义。因为她家人的到来,导致戏份临时变动,以至于前天晚上剧组的工作人员临时得知场次变动,不得不加班。

    “人家是女主角,家人过来自然要陪一陪。”有人如是说。

    “是啊,谁让人家是女主角。”有人语气不佳的附和道。

    因为是女主角所以家人可以过来探望,而他们呢,因为只是普通的工作人员所以只能苦兮兮的每天工作。不要说家人探望,甚至要为了女主角家人探班而加班!

    有些人,不免心生怨气。

    听着剧组内的风言风语,几位主要演员却是没有任何反应。叶静嘉不以为意,不觉得探班是错。即便是翟峰也正常的与叶静嘉、顾白寒暄,看起来剧组的气氛和睦友善,程菊芬更是非常热情的称赞他们一家四口。

    至于导演,孔翰远觉得顾白的到来带给他新的灵感。

    三天的时光非常短暂,顾白与甜甜在第四天一早不得不启程返回。

    在顾白与甜甜离开剧组后,叶静嘉与蜜蜜继续拍戏。

    在接下来的时间中,小秋与涟漪在被毒打后被扔回阴暗的房间。涟漪因为伤势与绝望,致使身体濒临崩溃。小秋见母亲高烧不退,苦苦哀求门外的巫婆与魔鬼带妈妈出去看病,可惜却没有任何回应。

    幸而,涟漪为了女儿小秋硬生生的熬了下来。

    只是,她永久性的断了一条胳膊。

    这条胳膊,便是在抵挡钱老二时,受的重伤。

    这一次的经历并没有将涟漪击败,相反她越发决定要离开这里,离开这座大山。可是离开谈而容易,涟漪回忆自己这座院落后的种种经历,想到在村子里深更半夜遇到的陌生男人,以及去了陌生男人家,看到某一间门被锁住的房间。

    惊觉,只怕她不是唯一被拐来的女人。

    或许,这里是一座真真正正的魔窟,无数妇女正如她一般在这里受苦受累。

    这里的人将她们困在这深山老林之中,不许他们离开,或许村内有人值班,为的便是捉住试图逃跑的她们!

    想到这里,涟漪越发的愤怒,同时在愤怒之外莫名了产生了一丝窃喜。

    因为,她觉得她有了同伴,有了依靠,有了帮手,有了更大的希望。

    团结,就是力量。

    只要努力,她一定可以离开这里。

    想到这里,不禁将小秋搂入怀中,轻声道:“乖宝贝,不要怕,我们会出去的,我们一定会出去的!”

    与涟漪的充满希望不同,小秋则是懵懂的看向母亲。

    或许,她向往的不是只有,只是能与母亲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在一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