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家四口在家里共度不算丰盛但胜在团圆的晚餐,气氛和乐融融。

    晚餐后,出生后从未分开如此长时间的甜甜蜜蜜表现出对彼此的极大的思念,时时刻刻黏在一起。叶静嘉与顾白便在一旁看着女儿们玩耍、嬉戏。甜甜展示自己刚刚学会的跆拳道,蜜蜜则对甜甜讲述自己在拍摄电影时发生的各种经历。

    姐妹二人分享自己的生活,为彼此感到开心的同时真心诚意的为彼此遇到的麻烦出谋划策。叶静嘉有偷听,甜甜的麻烦是如何打过国内的那个比她大三岁的男孩,蜜蜜的烦恼则是不知道如何表演。

    听着二人童言童语的交流,叶静嘉忍俊不禁。

    虽然大多数时间都是甜甜在出谋划策,但蜜蜜也同样非常的关心姐姐。

    冬夜的夜晚天黑的很早,叶静嘉见时间差不多便开始照顾女儿洗漱。因为房间内只有一张床,所以真正到休息的时间,叶静嘉与顾白躺在床的两侧,甜甜蜜蜜睡在中间。

    渐渐地,在父亲母亲温柔的轻抚中,甜甜蜜蜜渐渐依偎在一起入眠。

    却见叶静嘉在确定女儿熟睡后,缓慢起身,然后披上脱外套,小心翼翼下床。与此同时,听到声音的顾白也睁开眼睛。叶静嘉看向顾白指了指门外,示意自己要出去。

    顾白想了想,便也起身,披了外套,走出房间。

    顾白走出房间后,便见到妻子站在门外:“睡不着?”

    叶静嘉扭头看向丈夫微微摇头,“只是有些说不出的感觉,想出来走一走。我没事,你回去休息吧,一路过来很辛苦。”

    “没事。”顾白自然不会回去,而是站在妻子身旁,将双手放在妻子的肩头问:“因为我们今天过来?”

    叶静嘉微微摇头,她只是有些感慨,有些莫名,有些说不清的情绪。这当然不是她第一次被探班,可是见到丈夫与甜甜后真的令她说不出的感伤。

    “你说,我是不是不应该让蜜蜜来拍电影?”叶静嘉突然看向丈夫,她担忧的说,“如果她想走这条路,那么现在的生活就是未来她必将经历的生活。为了工作她一定要出来拍戏,与家人长久的离别。你看,她与甜甜见面的时候多开心,她见到你的时候笑得多甜。我实在是……”

    于心不忍。

    想到这里,叶静嘉不禁低下了头。

    对于蜜蜜的性格来说,或许拍戏的过程她是真的乐在其中,异常相守,但拍戏之外的时光真的很苦,很煎熬。

    顾白顺势将妻子揽入怀中轻声道:“不要想未来,现在一切都很好。蜜蜜很开心,很享受,对吗?”

    “可是……”叶静嘉想反驳什么,却听顾白道:“嘉嘉,你现在担忧的事情太多,许多事情不值得现在去思考的。放松一些,享受现在的时光,好不好?”

    在丈夫的宽慰中,叶静嘉勉强不再去想那些事情。可是她内心多多少少依旧在为小女儿担忧。或许是因为做了母亲,她觉得现在的自己有些过度焦虑。

    顾白吻了吻妻子的脸颊,不禁道:“嘉嘉,我好想你。”

    “我也是,好想你。”叶静嘉闭上眼睛,如是回答。

    夫妇二人彼此相拥,在清冷的月光中。他们之间虽有千言万语想说,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来。

    或许,人生就是如此。

    第二天清晨起床后,甜甜蜜蜜在房间内玩耍,叶静嘉与顾白则在房间内收拾顾白带过来的日用品。

    “家里还好吗?”叶静嘉随口问:“怎么想到突然过来?”

    因为拍摄时间相对宽松,所以其实几乎每晚叶静嘉都会与丈夫女儿**,有时没有时间至少也会发语音做基本的联系。在之前的聊天中,叶静嘉可没有听到丈夫说要来探班的事情。

    “甜甜想你们,我恰好有时间就过来探班。原本阿岐也想过来,但是课业方面有问题需要处理,不得不取消行程。”顾白解释道,“原本是想过告诉你,但是甜甜说要给你和蜜蜜惊喜。”

    叶静嘉不禁笑着摇了摇头头,随口问:“父亲还好吗?”

    “很好。”顾白想了想,开口道:“父亲的事业很顺利,如今四家的关系都非常的平和。只是白叙凡现在不停的在换女伴,周围的风言风语不少,许多人都将他视为目标。有时,我这边也会被牵连,你也小心身边的人是想接机通过你认识他。”

    听到这里,叶静嘉不禁微微摇头,“他每一次都还真是给人意外。”

    顾白没有说什么,只是继续道:“白秋程身体康复顺利,医生说春节后他便可以回家修养,不需要继续在疗养院中。”

    “那很不错。”叶静嘉不禁惊喜的说,这算是今天的第一个喜讯,每个月的轮班照顾对于她而言在某种程度实在是一种折磨。

    没想到,顾白却微微摇头说:“轮班制度或许会继续,应如薇要求继续轮班,她有两个儿子轮班对于她而言很有益处。反倒是我们,平日不住在白家,轮班便要去白家。”

    听着丈夫的解释,叶静嘉的表情也不禁凝重起来:“这样说,确实如此。他们都住在家中,反倒是我们,进去只怕就出不来了。”若是住在白家,势必要带着甜甜蜜蜜过去,这可真是天大的坏消息。

    “这件事情暂时没有确定,还有回旋的余地。”见妻子面色沉重,顾白不禁安抚道,“白叙凡不见得会希望事情成真,暂时只是和你说一下,以免到时你不清楚。”

    叶静嘉的脸色却没有丝毫好转,不禁感叹道:“只怕,大势所趋,无法逆转。”

    他们夫妇二人入住白家对于白家其他人来说,是一件有利的事情,只怕会团结起来,一致促成这件事情成真。

    这一次,顾白没有再说什么。

    夫妇二人面面相觑,想不出任何好的办法来应对这件事情。最好的办法自然是不轮班,可是他人不会轻易的愿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