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说起来,这部电影需要的演员不多,主要情节围绕叶静嘉饰演的女大学生涟漪展开。故事的内容听起来其实是有些落入俗套的。简单说,便是女大学生被骗拐卖,嫁入深山的凄惨故事。

    如此情节,早已被各种电视剧、电影广泛应用,真实案例更是数不胜数,虽然故事的人物所经历的种种遭遇是如此的令人感到悲痛与忧伤,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因为当代人了解太多类似的四事例,尤其是耸人听闻的真实案例,所以再一次的面对这个令人绝望的话题,社会给出的反馈只怕远不如最初听到消息时的震惊与轰动。

    况且,电影总归是电影,哪里有真实事件令人震撼。

    加之,电影的基调太过悲伤,圈内人虽然相信孔翰远的能力,但并没有对这部现实类电影给出巨大的期待。他们不期待不是因为孔瀚远的导演功底,而是担心演员表演不出主人公那种直入人心震撼的情感。

    不过,大家期待孔翰远可以赋予作品全新的生命,并非千篇一律的叙述与描绘。

    当然,再如何,故事的最初依旧很平凡。

    年轻漂亮的女大学生涟漪在返乡途中,偶遇带着孩子的中年妇女虹姐。虹姐衣着朴素,笑容温和,一双儿女天真烂漫。长路漫漫,在火车上涟漪自然的与虹姐时不时的聊上几句,看起来关系不错,颇为投缘。

    热情的虹姐询问涟漪的将要去哪里,询问涟漪在哪里读书,询问涟漪的家庭情况。天真的涟漪将自己的情况说了个干干净净,丝毫没有隐瞒。

    待火车到站,涟漪见虹姐自己大包小提,而且有两个孩子,心生怜悯,便好心帮她提包。

    二人一路来到出站口,虹姐的丈夫已经在等待。

    虹姐“好心”邀请涟漪一同乘丈夫的面包车去城里,涟漪连忙推辞,不过在虹姐再三的劝说与半拉半拽之下,涟漪终究还是上了车。

    涟漪原以为是遇到好心人,怎料却是悲惨命运的开始。

    涟漪上的车不是去城里,而是去山中。

    涟漪被人贩子虹姐贩卖到农村的偏远乡村,那里穷山僻壤,广袤无垠。是涟漪此生从未想过的地方,也是涟漪此生不愿回忆的地方。

    故事,便在这里开始。

    第一场戏,便是涟漪睁开眼睛,看到眼前陌生肮脏丑陋的老男人。那男人眼神阴鸷表情猥琐,散发着阵阵气味的身体令涟漪吓得不禁尖叫,“啊!!!!你是谁?”

    男人扫了一眼涟漪,然后冷笑一声,不等他回答,涟漪已经感受到身体带来的异样。她脸色瞬间泛白,猛地低头看向自己,然后发出刺耳的尖叫。

    男人眉头一皱,粗壮的拳头带着满满的戾气直奔而来。

    “砰”的一声。

    画面,全黑。

    “卡!”

    第一场戏,顺利结束。

    “演的不错,准备第二场戏。”孔翰远主动来到叶静嘉与翟峰的身边,对翟峰说:“下一场戏分两段拍。”

    翟峰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头,但还是回答道:“我明白。”

    “辛苦。”孔翰远拍了拍翟峰的肩膀,然后看向叶静嘉。

    叶静嘉则是对孔翰远笑了笑,“谢谢导演,已经安排好。”

    “那就好。”孔翰远点点头,然后离开。

    叶静嘉披着外套,等待化妆师来化妆。翟峰专心致志的看着剧本,二人没有交流,片场的环境非常的和睦静谧。

    叶静嘉在上妆的同时,不禁询问蜜蜜的情况。

    “蜜蜜在家里,刚刚和楚炎通过话,一切正常。”跟在叶静嘉身旁的窦艺回答道。

    叶静嘉微微点头,随后再次问:“替身准备好了吗?”

    “嗯,已经画完妆,在候场等待。”窦艺回答。

    叶静嘉微微点头,待化妆师为她化好妆后,便开始第二场戏的拍摄。

    醒来后的涟漪,额头呈狰狞的青紫色。

    此刻,房间内空无一人。

    涟漪先是下意识的无助胸口,然后眼泪止不住的流出来。她站起来,却发现自己的脚上拴着粗粗的铁链,顺着铁链看去,铁链的另一头则在地里。涟漪下意识的扯动铁链,铁链发出剧烈的响声。

    那声音砸在涟漪的心中,令她浑身不禁抖动起来,她努力的用手去拉扯,可是即便她拉的双手生疼,也无法将铁链从地里拔出来。那一刻涟漪只觉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聪明的她已然明白自己的处境。

    “为什么,到底为什么!”涟漪喃喃自语道,突然她猛地扑向门口,瞪大眼睛,疯了一般的大声呼唤着:“求求你放我出去,求求你,求求你放我出去。我不能在这里,求求你,求求你们,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啊啊啊啊!”

    涟漪疯了一般的求救,她已经彻底崩溃,无法思考。

    不过片刻刚刚的男人再次进来,他看向涟漪,用舌头舔了一下干裂的嘴唇,然后猛地扑向涟漪。可怜的涟漪瞬间被扑倒在地,她挣扎着哀求说:“不要,不要!”

    那男人闷声闷气的说:“老实点!给俺老老实实的在家里待着生娃娃!”

    “不,求求你,我还要上学,我还要读书。”涟漪痛哭着哀求对方。

    镜头中,只能看到涟漪挣扎着的白皙双腿,以及男人粗鲁的双腿,以及退到一半的肮脏的裤子,他哼哧哼哧的说着:“你是俺花钱买来的媳妇,老老实实的,不然打断你的腿!”

    “不,放开我,放开我!”

    挣扎与反抗没有换来对方的宽容,很快便传来拳肉相接的声音与涟漪的哀嚎。

    渐渐的,涟漪不再挣扎。

    男人继续俯下身体,涟漪的双腿因惯性发出微微的摇晃。

    当男人起身提起裤子的时候,那看涟漪的眼神仿佛看的不是人,而是没有生命的物品,丝毫没有怜悯。

    等男人走出屋子后,只听屋外传来老太太喜悦的声音:“好好好,大学生好,大学生生出来的娃娃聪明,俺孙子以后也是大学生。”

    “嗯,生娃娃!”男人粗声粗气的回答。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