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祁琪与白叙凡的事情看似告一段落,实则并没有真正结束。

    虽然白叙凡现在有一位新的小女友,但因为他已经交了两位女朋友,所以越来越多的女性跃跃越试,向白叙凡伸出橄榄枝,希望与他展开一段感情。

    白叙凡似乎也不如那般拘谨,渐渐开始愿意接触其他女性,虽然不如其他男性那般热情积极,但总归对于其他人来说也是一种良好的信号。尤其是对于其他三家而言,再次联姻,指日可待。

    不过对于白叙凡的变化,有人认为白叙凡解放天性,明白女性的好处,也有人认为这是白叙凡又一次的表演,只是这一次的表演到底为何,无人知晓。

    唯一确认的是,在白叙凡的掩护之下,顾白的事业已经在国内站稳脚跟,冰场一家接着一家的开办,且在中产阶级与小资人士中极其具有人气与口碑。

    “果然,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有人如是感叹道。

    “不可能,虽然白叙凡甩了祁琪,但是他对蜜蜜的补给也没有恢复。”有人反驳。

    “也许,所谓给蜜蜜的补给其实就是给顾白的,之前只是为了麻痹那些人。现在白叙凡与顾白的关系人人皆知,也不用再掩人耳目,打着小孩的幌子了嘛。”

    “你说的倒也有道理。”

    听着外面的传言,叶静嘉不禁笑着对丈夫说:“看起来,现在你反倒成了蜜蜜的掩护。”

    虽然外界都认为白叙凡断了补给,但实际私下东西依旧有送过来,白叙凡对蜜蜜的重视从明处转入暗处。

    顾白有些哭笑不得,但他笑了笑说:“好事。”

    “嗯嗯,自然是好事,免得蜜蜜成为别人的靶子。不过我怕白叙凡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叶静嘉不禁握住了丈夫的手,心中不禁担忧,实在是白叙凡不像是好哥哥的做派。

    顾白摇了摇妻子的手,没有再说什么。

    即便白叙凡另有目的,他也无法左右白叙的想法。他自己唯一可以掌控的只有现在的事业,幸好他现在的事业顺风顺水,算是勉强了些许资本。

    “只是祁琪有些令人唏嘘。”叶静嘉见丈夫不愿多聊,不禁感叹离开娱乐圈的祁琪,“不过她也算咎由自取,若是她不是太作,或许也不会沦落现在的结果,怎么说也能在圈内继续坚持下去。”

    顾白微微点头道:“白叙凡虽然心狠,但也不是不辨是非的人。我听说,他前段时间给妙妙送去一笔钱。”

    “真的?”叶静嘉颇为意外。

    “嗯,大概是回报她吧。”

    妙妙原本的公司因祁琪而破产,白叙凡难辞其咎。现在祁琪的作用已经消失,白叙凡赔偿妙妙夫妇,也算是合情合理。

    “没想到,白叙凡竟然也有如此温情的一面。”叶静嘉笑着打趣道。

    顾白点点头,没有太与妻子谈论白叙凡,反而是询问甜甜蜜蜜的情况。

    蜜蜜的表演课依旧在继续,工作也在有条不紊的接着。可以说,蜜蜜对表演本身显现出巨大的热情,从来没有懈怠或者逃避过。反观甜甜则很喜欢刚刚接触的滑冰课程,每周都要去上两到三堂课,如今已经可以自由的滑冰。

    “虽然摔过几次,但她依旧很开心。”叶静嘉对丈夫道。

    顾白则说:“喜欢就去上课,喜欢什么课程就尝试看看,那边还有其他的课程,不过她的年龄有些课程不能参加。冬天有滑雪的课程,可以试试。”

    “好啊,甜甜肯定喜欢滑雪。”叶静嘉笑着说,她转而道,“不过我觉得最接几次课程甜甜的热情倒是有些减退,只怕她是个喜新厌旧的小姑娘。”

    “喜新厌旧说明滑冰不够有吸引力,到时候再试试其他的事情。”顾白不以为意的说,总归女儿不是当运动员,不喜欢就算了。

    顾白与妻子坐在一起,夫妇二人聊着生活琐碎,虽然不够浪漫,但这种生活却令他们感到无比的安心。

    此时,窗外绵绵细雨,为闷热的夏季带来丝丝清凉。而远在郊外的墓地,雨水除去清凉之感则多了一分彻骨的寒意。

    白叙凡举着伞,蹲在一处墓碑前,看着墓碑不禁道:“妈,我来看你。”

    白叙凡面前的墓碑,正是其生母应如萱的墓碑!

    墓碑有应如萱的照片,那是一张充满生机与温柔的照片,应如萱眉眼弯弯,笑容充满幸福的味道。

    看着照片中的母亲,白叙凡难得露出淡淡的笑容,他轻声道:“老三事业发展的不错,老二在帮老三,他们二人相处和睦。老三的女儿越长越像你,非常漂亮乖巧。”

    想到蜜蜜,白叙凡摇头笑了笑,然后道:“叶静嘉说得对,我不该将蜜蜜作为靶子,我疼她不应该人尽皆知。所以我换了一种方式,妈妈,如果你见过蜜蜜你一定会非常喜欢她的。她很乖巧,很懂事,不吵也不闹。有时乖巧的甚至有些可怜,就像……”

    你。

    白叙凡看向母亲年轻的照片,悲伤的情绪突然奔涌而来,他眼神中充满依恋与难过。

    白叙凡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便是与母亲相伴的时光。

    自此之后,他的人生黯淡无光。

    所谓父亲。

    所谓亲人。

    所谓朋友。

    不过只是摆设与装饰,白叙凡低垂着眼帘,久久在墓前不愿意离开,直至雨越下越大,他带来的鲜花被风吹雨打摧残的不成模样。白叙凡终于转身离开。

    走出墓区,等候多日的潘恒连忙为白叙凡打开车门。

    上车后,白叙凡用干净的毛巾擦了擦身上的水渍。

    “走吧。”

    “是,大少爷我们去哪里?”

    “回公司。”

    潘恒点头,然后告诉司机回公司。

    全程,寂静无语,司机将车开的格外的平稳。

    看着车窗外的瓢泼大雨,潘恒知道大少爷一定是在思念夫人。他心中微叹,为什么夫人那么好那么温柔的人却早早离开人世,反而有些恶人却能长长久久的活到现在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