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顾白与牧小川团队的合作非常顺利,在试运营阶段便有些出众的效果。

    客观来说,冰雪事业原本就有独特的魅力。尤其是如顾白推行的冰雪王国,学习与娱乐相结合的模式,包罗万象的冰上运动,以及丰富多彩的课程,瞬间成为不少家长的首选。小朋友们原本就不喜欢死板的听课,冰雪运动虽然也要学习,但能动能跳能玩能笑自然受到他们的欢迎。

    家长与学生的双认可,令企业有着非常好的初期客源。

    初期口碑做起来,自然不愁后续的发展,品牌瞬间打出来。

    主观来讲,牧小川的团队踏实、努力,同时不缺乏想象力以及对于行业未来的把握能力。许多思路与想法既有突破性,同时也具有前瞻性。配合具有精明头脑的阿深,将想象付诸于企划案,最终由顾白的财力支持,令整个计划运转起来。

    宽容优渥的发展环境,潜力广阔的市场,符合当代人需求的路线安排,令公司的事业蒸蒸日上。短短半年的时间,冰场已经遍地开花。冰场顺利运营,各式各样的冰上运动走入人们的视野。

    不过目前的阶段,冰雪运动还是以中高档消费者为主,以保证不会亏本的太严重。

    叶静嘉想了想问:“要不要给甜甜蜜蜜报培训班?”

    顾白不强求,只说:“有时间可以带她们来试试,喜欢就参与,不喜欢就不要勉强。只把课程当做普通的玩乐,不要当做课程,不然她们的压力太大。”

    “甜甜应该会喜欢运动。”叶静嘉笑着说:“她每天都喜欢到处走走看看。”

    “喜欢玩儿的话,也不错。”顾白不强求女儿未来必须出人头地,只要做自己开心的事情就好。

    叶静嘉笑着说:“我也是这样想的。”

    顾白的事业在半年的时间内有些飞速的发展,成功与他个人的努力分不开,同时也与机会与机遇有着密切的联系。比如,能够结识牧小川便是成功的缘分。

    不过,最应该感谢的则是顾白的双胞胎哥哥阿深。

    如今的阿深在外人看来无父无母,他自然无法帮白叙凡工作,便留在顾白的身边为顾白打理事务。如何将不可能变为可能,如何将奇思妙想化为现实,真正的细致、缜密的工作则是由阿深负责。

    这日,在一次加班后阿深后邀顾白一起去居酒屋喝点小酒。

    顾白有些犹豫,阿深则道:“今天你老婆不是带女儿去拍戏?”

    话说到这里,顾白不好再拒绝,“走吧。”

    很快,二人来到一间居酒屋内。

    二人坐在隐秘的角落,品着美味的酒水,吃着烧鸟,比较放松惬意。

    阿深自然的说到工作的事情,不禁道:“他们都是一群理想派,想得多,做得少,真是受不了。”

    顾白看向阿深,主动为他倒了一杯:“辛苦你。”

    “发发牢骚而已,”阿深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他笑了笑说,“终究算是成功,付出的努力没有白费。”

    顾白微微点头,喝了一口酒。

    他本以为想成功必然要付出巨大的努力与代价,但事实真正做起来比他想象的简单得多,甚至可以用异常顺利在形容。正因顺利,他们原本计划的一年试营业缩短为半年。

    顾白不禁再次将杯中酒一饮而下,内心颇为感慨。

    “你想过为什么发展的如此顺利吗?”阿深问。

    顾白不解的看向阿深,为什么。

    “所有人知道这是一块香饽饽,但是没有人来吃,也没有人做大。因为没有人想培养出新的庞然大物,带来激烈的竞争。你说,为什么独独我们可以做强做大,顺风顺水呢?”阿深抬头看向顾白,眼神中充满探究与深意。

    二人有着一模一样的五官,但气质截然不同,眼神更是完全的迥然。

    “你的意思是,有人在帮我们?”顾白自然猜到现在阿深心中是有答案的,可是这份答案他却是想不到的。

    阿深端着酒杯看向顾白,轻笑一声,“当然。”

    说到这里,顾白的脸色有些严肃起来,“是,白……”

    不等顾白说完,阿深已经点头反问:“他的身边无缘无故为什么会出现陌生的女人?难道你也认为他是坠入爱河不可自拔?这种话,可信吗?”

    “不。”顾白郑重起来,“当然不可信。”

    自始至终顾白都认为白叙凡的女朋友是假想,是为了图谋什么。只是,他往往没有想到白叙凡是在帮自己。

    “不,他不是在帮你,而是再帮他自己。”阿深打断弟弟的猜测,直白的说:“你的,或者我的,终究是白家的,而白家终究是他的。不过也可能不单单是为了白家,也是为了你的小女儿。”

    “蜜蜜?”顾白惊讶至极,“蜜蜜怎么了?”

    阿深看着酒杯里的酒水,笑着说:“他喜欢蜜蜜,并不希望蜜蜜被外人当做他的软肋,所以竖起一个靶子,吸引所有人的视线与目光。你仔细想想,祁琪为什么与他发生争执。之前,蜜蜜是不是与祁琪有过不愉快的合作。”

    顾白一点即通,之前在拍摄广告的时候祁琪确实曾害的蜜蜜不得不将一天的工作延长为两天。如今,白叙凡已经不再出手帮助祁琪公司的公司,算是变相的不给祁琪作威作福,欺负蜜蜜的机会。

    再往前回忆,叶静嘉“惹怒”祁琪,祁琪找到白叙凡告状。事后白叙凡断了补给却没有再多的行动,现在想来或许只是为了保护蜜蜜。

    “他收拾了祁琪,而且令别人更坚信他深爱祁琪。祁琪的存在,为我们公司的发展争取了足够的机会。”说着,阿深摇头道:“没有祁琪吸引所有人的目光,我们的公司发展绝对困难重重,绝对成为其他公司的眼中钉,肉中刺。顾白,我们的大哥,比你想象中的更为厉害。”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事情?”顾白问。

    阿深微微摇头,欲言又止,最终只说:“你不能总是一无所知,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