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郭玲拿着冰袋回来时,看到的便是掀起裙子,露出的呈青紫色膝盖的祁琪。

    “这”郭玲看着膝盖大面积的淤青,下意识的看向祁琪,只见祁琪眉头微蹙已经接过冰袋开始冰敷。

    郭玲想了想道:“老板,我去买一**活血化瘀的喷剂消消肿吧。”

    “不用。”祁琪忙摇头,她看向郭玲叮咛道:“今天的事情,绝对不可以告诉任何人。”

    祁琪不希望别人知道,自己的原谅是靠这种方法获得的。

    “我知道。”郭玲连忙点头答应。

    下午的祁琪只工作小半天,便启程回家。

    郭玲则要继续留在公司工作,下班时已经是六点半。

    有丈夫有孩子的郭玲回到小区的车库后没有选择立刻回家,而是熄火后,在漆黑的车内静坐。过了大概有十多分钟,空旷且光线有些昏黄的车库内出现一辆车,车停在郭玲的车旁。

    很快,从隔壁车下来一名男子,男子径直来开郭玲的车门。

    郭玲坐在驾驶位,男子则在后排。

    “叫我来是什么重要的事?”男子低声询问。

    “今天中午祁琪是找对方,下午回来后,祁琪要求我立刻开除余杰斯。当时祁琪的眼睛肿胀的很严重,膝盖青紫。”郭玲简单直白的说明情况。

    男子问:“还有其他消息吗?”

    “暂时没有。”郭玲想了想说:“不过,祁琪的情绪看起来并不是特别的好。”

    “你继续跟着她,钱会打给你。”

    说完后,后排的黑衣男子起身离开,然后上车,驱车离开车库。

    过了片刻,郭玲也下车,回家。

    等待郭玲的,则是温暖的家。

    没错,郭玲与余杰斯正是白叙磊安排在祁琪身边的线人。目的不单单是挑唆祁琪,挑战白叙凡的底线,试探祁琪与白叙凡之间的关系,更是为了把握住祁琪身边所有的情况。

    所有的一切,都是他们设的局,是在最初的进攻祁琪公司告一段落后想到的新方法。

    没想到,这个方法很有效,确实能够得知许多有价值的消息。

    郭玲的新消息传回,令白叙磊很是意外。。

    若是白叙凡与祁琪是演戏,似乎有些没有意义。加之如今祁琪竟然下跪哭泣哀求,令白叙磊渐渐有些认为二人是在真的恋爱。

    吴蓝君则怀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等等,等等再说。”

    “妈,你觉得还是假的?”白叙磊费解,“白叙凡弄这一套为的是什么?”

    “等等再说。”吴蓝君坚持,“看看别人的动作,让你的人跟好祁琪。即便我们不动手,也有人会动手的。”

    祁琪的下跪哭泣,祈求原谅的举动,众人并不意外。毕竟没有白叙凡的祁琪什么都不是,不要说下跪,磕头也是应该的的。他们意外的是,白叙凡竟然会选择原谅祁琪!

    “真的假的,会不会是祁琪自己编造的谎言?”

    “真的!千真万确,有人从潘恒口中探出口风,白叙凡确实没有与祁琪分手。”

    此言一出,众人惊诧。

    “我的天啊,白叙凡竟然能忍!”

    “真爱无疑。”

    “那以后祁琪不更加的作威作福?”

    “不是吧,我都和祁琪闹翻了”

    旁观者都以为经过此次事件,祁琪会越发的有恃无恐。之前与祁琪闹翻的艺人、公司都开始担心起来。可是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事后白叙凡对祁琪的帮助大幅缩减!

    若是想要的资源必须自己努力,即便祁琪找到潘恒,潘恒也不会再帮任何的忙。

    祁琪原则心中对白叙凡的袖手旁观很不满,但刚刚出现的出轨事件,令她在白叙凡面前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气弱,所以只能忍气吞声,自己努力。

    原本呼风唤雨的祁琪如今夹紧尾巴,老老实实的开公司。

    因此,圈内那些得罪祁琪的人也没有遭受任何的报复,众人勉强相安无事的继续。

    祁琪虽然如今气弱,但因为白叙凡的忍让,反而多了几分自信。出轨这种事情白叙凡都可以忍,那么还有什么是他不能忍受的呢?

    至于公司,祁琪坚信早晚有一天白叙凡会继续帮助自己。现在不帮自己,只是因为不满,或者说是吃醋。

    如此想着,祁琪内心实则非常的满足。

    事情的发展似乎是意料之外,却也是情理之中。

    这日,吴蓝君淡笑着看向儿子问:“现在,你怎么看待他们之间的关系。”

    “白叙凡应该是真的喜欢那个女人?”彼此之外,此时的白叙磊更加笃定与坚信。

    吴蓝君点头赞同道:“白叙凡在乎祁琪,不能忍受祁琪出轨。即便双方和好,但依旧无法彻底原谅祁琪的所作所为。或许,我们现在真的找到白叙凡的软肋。”

    说着,吴蓝君不禁轻轻笑了一声,她是真的很开心。

    “妈你的意思是?”白叙磊眼睛一亮。

    “不急,等白叙凡将祁琪娶回来最好。”吴蓝君见儿子面露不解,慈爱的笑着说:“枕边风有时会吹得心慌意乱,如果白叙凡娶到祁琪你说是不是好事一桩。”

    白叙磊了然,“我会促成他们。”

    “不急,看看别人如何再说。”

    如吴蓝君想法相同的人数不胜数。

    不过暂时没有人去碰祁琪,原因很简单,白叙凡派人保护着祁琪。

    在旁人侧面提及祁琪的名字时,白叙凡依旧从容,丝毫没有任何的特殊表现。

    正是因为保护,因为原谅,因为怒火,因为种种的种种,如今上层社会已然将祁琪当做白叙凡的软肋。他们找不到白叙凡扯出一个“假心爱女人”的原因,所以祁琪只可能是真爱。

    既然是软肋,自然要重视。

    此刻,在疗养院看望白秋程的白叙凡意外碰到宋南希。

    宋南希主动道:“白叙凡,能不能捎我一程回城?”

    白叙凡平静的看向宋南希,宋南希很了解白叙凡的为人,直言道:“最近吴蓝君常常来看望老爷,你知道吗?”

    白叙凡扭头,与宋南希同时离开。

    看着白叙凡的背影,宋南希抿了抿嘴,握紧手中的包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