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此消息在娱乐圈泛滥的同时,上层社会也人尽皆知。

    所有人都惊愕于祁琪的出轨,但也有人非常的平静,期待的只是白叙凡的下一步动作,比如设计这一连串事情的幕后真凶。

    “这件事情干得不错。”吴蓝君称赞的看向儿子。

    原本,二人只是想逼白叙凡出手,没想到却找到更好的方法,来验证祁琪在白叙凡心中的地位。

    白叙磊憨厚的笑了笑,“妈,你觉得白叙凡会原谅祁琪?”

    “如果白叙凡原谅祁琪,不是用情深厚,便是一场骗局。”吴蓝君道。

    “不过,之前白叙凡为了那个女人放弃国外的生意,应该是很看中她。”白叙磊想了想,继续道:“而且白叙凡是对那个女人所有事情都非常的用心,还愿意陪她聊天。而且,如果是一场骗局,那白叙凡是为了什么?”

    白叙磊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如果是一场骗局,白叙磊制造这场骗局的目的是什么?

    吴蓝君微微摇头,这个问题,自始至终她也很迷惑。

    可是现在,她无法真的彻底相信白叙凡是陷入情。

    因为以白叙凡的性格来说,有些事情太不符合他的行事作风,所以试一试白叙凡对祁琪的感情是真正明智的决定。

    “如果是骗局便不用管她,如果是真爱,那一定你要保护你安排在祁琪身边的钉子。”吴蓝君叮咛道。

    叶静嘉听说此事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此时的白叙凡已经沦为所有人的笑柄。面对电话那头兴冲冲分享消息的周琳,叶静嘉只得说:“或许,和我们想的不一样,不一定是出轨。”

    “绝对是真的!”周琳连忙道,“有照片和视频,这个祁琪真是胆大包天,你说,白叙凡会不会杀人焚尸!”

    “胡说什么!”叶静嘉无奈。

    “我觉得说不定会啊!”周琳嘿嘿一笑,很是开心的说:“我就看看以后祁琪如何张狂!”

    “今天你找我,就是和我说他们的八卦?”叶静嘉揉了揉太阳穴问。

    周琳摇头,然后有几分羞涩的说:“还有一件事情,我想第一个和你分享。”

    “什么事?”叶静嘉好奇的问。

    “我和苏宇在一起了。”

    听到消息的叶静嘉先是一愣,然后发自内心的说:“恭喜,我真的很为你们感到开心!”

    “咳咳,好啦,就是觉得应该第一个告诉你。”不知道为什么,周琳有些不好意思,她轻声腼腆的说:“其实也不算是什么大事的。”

    “这是一件大好事情,真的。”叶静嘉没想到苏宇终于还是追到周琳,她为两个人感到由衷的祝福。

    至于林淼,大概有些认就是有缘无分。

    “你们想公开吗?”叶静嘉问。

    “不要。”周琳一口回绝,“我现在不在圈内,他也是半幕后公开没有什么意义,就这样吧。”

    叶静嘉尊重二人的决定,再一次由衷的说:“恭喜你们在一起。”

    “其实我也没有想过和他在一起的”

    周琳忍不住与叶静嘉分享了许多恋爱的细节,叶静嘉非常开心的听着她讲述种种。

    挂断电话时,叶静嘉已经将白叙凡的事情抛之脑后,转而想的是周琳与苏宇的事情。

    不过在外人眼中,自然还是白叙凡与祁琪的事情更为引人关注。

    自从事情爆发后,祁琪便再也没有见过白叙凡,虽然她几次打电话找潘恒,但潘恒的那边的态度自始至终都非常的冷淡,祁琪也没有任何方法接近白叙凡。

    与此同时,因为出轨事件的爆发,因为白叙凡不予理会祁琪,导致圈内都认为此次祁琪已然完蛋。原本对祁琪各种巴结示好的人瞬间消失,公司的发展陷入停摆。

    至于余杰斯,直接丢失大量的工作。

    有些公司宁愿毁约赔钱,也不愿意继续与余杰斯合作。

    前段时间,余杰斯与蜜蜜合作的广告,至今都没有补拍最后的小尾巴。

    前两天品牌方来消息,希望可以继续拍摄。仔细一听,原来品牌方换了演出的男星。之前的拍摄彻底作废,所有拍摄从新开始。对此,叶静嘉并不意外,甚至认为果然如此。

    短短一周的时间,祁琪从天堂坠入地狱。

    公司的困难重重,模特的频频跳槽,以及周围人的嘲讽与挖苦,令原本高高在上的她瞬间清醒过来。她突然看清自己的地位,明白自己的依仗,也懂得现在她必须要做的事情。

    在足足打了三天的电话后,祁琪终于有机会与白叙凡见面。

    见面的过程并不愉快,白叙凡的冷淡令祁琪全身发冷,生怕一个不慎彻底惹怒对方。

    不过,祁琪终究明白自己到底需要什么。

    饭后,不等白叙凡开口分手,她便跪在地上祈求白叙凡的原谅,各种誓言表达自己的决心,顺势将所有的过错推到余杰斯的身上。祁琪声泪俱下,后悔哭泣到几乎晕厥过去。

    足足哀嚎了一个半小时,祁琪的双腿跪的发麻,膝盖生疼,嗓子冒火,眼睛肿胀,真的有些跪不动,说不出话的时候。只听白叙凡道:“他还在你的公司。”

    祁琪当即眼睛一亮,明白事情出现了转机。

    等祁琪离开餐厅时,已经是下午时分,回到公司后,祁琪立刻辞退余杰斯。

    “老板?”郭玲不解的看向带着墨镜的祁琪。

    “不用再说。”祁琪看向郭玲,只说:“我不能一错再错。”

    “白叙凡原谅了你?!”郭玲瞪大眼睛,惊诧至极。

    祁琪没有注意到郭玲的语气,正沉浸在劫后重生的喜悦与疲惫中,她微微点头,“唯一一次。”

    郭玲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祁琪会取得原谅,不过很快她便发现倪端。

    “老板,您的眼睛是有什么不适吗?”看着回到公司依旧戴着墨镜的祁琪,郭玲关心道。

    只见,摘下墨镜的祁琪两眼红肿至极。

    瞬间,郭玲心中了然,立刻去为祁琪拿冰袋冰敷消肿。祁琪摸了摸自己贵的很疼的双腿,叮嘱道:“多拿几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