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叶静嘉与祁琪的第一次正式碰面,是在某圈内某大佬举行的宴会中。

    如今已是初夏时节,该大佬善意举行初夏晚宴,是为了联系圈内人之间的关系,牵线搭桥为更多的人提供机会与可能。

    在许多圈内人眼中,如此场合是必须前来的重要机遇,说不定可以谈成合作,亦或者寻找更好的机会,甚至抱上谁的金大腿,瞬间飞黄腾达呢!

    想当初,祁琪不就是凭借在晚宴中与白叙凡的偶遇,有了今天的成绩?

    有人充满期待,心心念念希望在晚宴中有一个精彩的亮相。

    有人则并不希望参加晚宴,浪费时间。

    比如,如今已经不需要他人额外帮助的叶静嘉。

    不过即便如此,她依旧赏脸前来。

    原因很简单,大佬善意的向宜嘉公司的几位高层发去邀请函。不过可惜的是,如今公司业务量暴增,几位高管有公务在身,实在无法参加。

    温峥辰不愿意得罪这位在圈内颇有人脉的大佬,希望妻子帮忙暂时代为应酬。

    怎料,温峥辰的女儿发烧,年婷分身乏术。

    得知此事后,叶静嘉主动表示自己可以前来参加。

    虽然没有见到宜嘉公司的人,但见到叶静嘉亲自前来,大佬同样非常的高兴,只觉得颜面有光。

    叶静嘉与之简单的寒暄后,笑着说:“您不用照顾我。”

    “那好那好,如果有什么需要就来找我。”大佬顺势笑着说。

    叶静嘉点头答应,双方皆大欢喜。

    “琪琪姐,那是叶静嘉。”

    此次不单单有叶静嘉,也有祁琪。

    如今祁琪作为圈内顶层的女星,自然备受各种聚会的欢迎。此时此刻,祁琪身边簇拥着一群艺人。他们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人默默无闻,有人小有名气。

    这群各具特色的人有一个相同点,那就是在不停的奉承祁琪。

    “琪琪姐,您要不要过去和她打个招呼?”有人建议道。

    不过瞬间,这个提及遭到他人的拒绝,“于情于理都应该她主动过来和琪琪姐打招呼。”

    毕竟,祁琪是叶静嘉的大嫂。

    在所有人心中,祁琪必将嫁给白叙凡。

    祁琪遥遥看向远处穿着一件碎花连衣裤的叶静嘉,心中有羡慕嫉妒,也有隐隐的得意。她羡慕叶静嘉的名利双收,嫉妒她的貌美年轻,同时也洋洋得意于自己是她的嫂子。

    想到白叙凡对自己的宠爱,祁琪非常的有自信。

    叶静嘉再漂亮,再有能耐有什么用,她嫁给的顾白在白氏集团没有任何实权,而自己未来的丈夫却是白氏集团的当家人。现在的白氏集团是她丈夫的天下,未来的白氏集团是她儿子的天下!

    如今的祁琪已经断定,自己将成为白氏集团的女主人。

    听着旁人暗贬叶静嘉,祁琪虽然没有说什么,但也没有制止。她原以为叶静嘉怎么也要主动过来打招呼,没想到对方却根本没有理会自己。

    直到她走到叶静嘉面前,叶静嘉才开口说:“你好。”

    现在看着招摇如同花孔雀一般的祁琪,叶静嘉不禁质疑白叙凡的审美能力。不是外貌的审美,而是气质的审美。

    不过即便叶静嘉认为祁琪各方面都不优秀,但依旧态度温和有礼,虽然不热情,但也没有冷落祁琪。在叶静嘉看来,她的一举一动都非常得体、有礼,

    不过这段时间被人捧惯的祁琪则不悦于叶静嘉对自己的态度,她认为叶静嘉应该更加热情的与自己攀谈,应该主动的示好,应该明白自己到底是谁,应该喊自己嫂子!

    而不是简单的一句“你好”。

    祁琪眉毛略压,然后说:“我是祁琪。”

    祁琪高高在上的模样,令叶静嘉略感不适且意外。过去的祁琪,绝对不是现在的模样,现在的祁琪与周琳嚣张跋扈的祁琪渐渐重叠。

    原来,祁琪真的变了。

    或者说,暴露本性。

    叶静嘉不惧白叙凡,更不可能向祁琪的低头。但是看向远处宴会的举办者,她识大体的点头微笑道:“我们公司与贵公司有过几次合作。”

    “你说的是之前的公司,我开了一家新的公司。”祁琪依旧记得过去能够与宜嘉公司合作是他们的荣幸,她会非常重视合作的工作,且会高兴很久。

    可是现在不同。

    祁琪心中充满的得意,她凭借身高的优势,俯视着叶静嘉道:“我的公司只和国外的公司,知名品牌合作。如果你想要有业务往来,看在阿凡的面子上我可以同意。”

    祁琪点头时屈尊的表情,实在是令叶静嘉感到可笑。那种如同施舍一般的表情,在叶静嘉成立叶静嘉工作后,在叶静嘉成为荆先生的女儿后便再也没有见到过。

    此时此刻的祁琪,无疑是在刻意的炫耀她的公司,她的恋情,她与白叙凡的关系。

    可是,这与自己有什么关系?

    叶静嘉笃定白叙凡不可能与这样的女人结婚,她更不愿意与跳梁小丑置气,故而只笑了笑说:“不必。”

    叶静嘉的好修养,却被祁琪看成软弱与退让。她抻着脖子,越发得意,有些话便脱口而出,“不用见外,阿凡说过让我照顾你。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你现在是白家的人,不能总向荆家开口,别人会笑话阿凡的。”

    此言一出,叶静嘉一点点的收拢嘴角的笑意。

    荆家。

    白家。

    阿凡。

    这些距离娱乐圈有些遥远的名称,第一次真真正正的出现在圈内的聚会中。

    叶静嘉不知道祁琪说的这些话,到底是白叙凡告诉她的,还是她从其他途径得知。但是叶静嘉有忍让的底线,也有自己的骄傲。她可以不与祁琪这种女人计较,但是不能不为自己,为公司正名!

    此刻,周围围观群众感觉情况不妙,叶静嘉眼神很严肃。

    有人连忙去找宴会的主办者以免闹出事情,有人则充满好奇的期待着祁琪与叶静嘉的较量,更有人希望得知更多上层社会的事情,说不定自己哪一天可以用得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