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是我们公司?”康碧雯意外不已,既然不是公司,那是谁?

    前夫突然明白过来,他怒呵道:“你诈我?!”

    康碧雯没有再理会丈夫,而是转身离开。

    她始终不明白,到底是谁在针对自己。

    或者说,除了叶静嘉之外,自己“得罪”过谁?

    不过无论如何,当务之急还是稳住自己现在的情况,其他的事情容后再说。

    可惜,没有以后。

    当康碧雯回到公司时,公司正式通知康碧雯双方不会再续约。

    原来,几天前,康碧雯的工作合约恰好到期。

    在她不在的时间,公司出于对于工作负责的态度,已经招聘来新的老师。工作岗位便是这样,一个萝卜一个坑,新员工入职,老员工便要离职。何况康碧雯还没有续约,自然如此。

    面对突如其来的结局,康碧雯内心除了震惊便只有震惊。

    帝都的好工作不好找,宜嘉公司是康碧雯可以找到的福利待遇最好的,也是最对口的公司。至于表演类院校,以她现在的实力是不可能进入的,更何况现在康碧雯在圈内的口碑非常糟糕,没有任何一家好的公司或者院校愿意接纳康碧雯。

    康碧雯虽然萌生自己开培训班的念头,但是她已经没有人脉可以借助,更招不来学生。

    总而言之,在凭借自己精心伪装的形象,顺风顺水的过了四十多年后,康碧雯第一次经历人生真正意义的滑铁卢。

    这一次的滑铁卢令康碧雯几乎没有办法爬起起来,若是想重头开始,不是换一个行业,就是嫁给其他的男人。

    “现在,康碧雯已经离开帝都。”楚楚汇报道。

    叶静嘉颇为意外的说:“她真的已经放弃?”

    “暂时是这样。”楚楚道。

    叶静嘉不解的询问:“可是,她当初为什么选择嫁给她的前夫?”

    楚楚想了想说:“或许,是因为她的前夫很有成名的条件,她想坐享其成。”

    叶静嘉见过康碧雯前夫的照片,认为楚楚说的有一定的道理,“可惜,成名是没有道理可寻的。”

    想到这里,叶静嘉不禁笑了笑。

    正在此时,有佣人过来称有电话找叶静嘉。

    叶静嘉接起电话,没想到竟然是白叙凡。

    白叙凡召口便是质问:“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叶静嘉笑了,“大伯,你在说什么?”

    “康碧雯。”白叙凡道。

    叶静嘉温柔的说:“我好意将她的事情告诉大伯,大伯你不用见外。”

    “见外?”白叙凡冷笑一声,他找叶静嘉可不是因为见外,而是因为自己被叶静嘉利用!

    “说起来,如果不是因为大伯的关系,康碧雯也不会成为蜜蜜的老师。”叶静嘉根本不畏惧白叙凡,她轻声道:“幸好我提前得知对方的人品,若不然只要想到蜜蜜要跟着这样的老师学习,我就感觉毛骨悚然。”

    白叙凡不愿与叶静嘉再浪费时间,直接道:“这一次的事情我帮你解决,是因为蜜蜜。但是,今后你不要把事情推给我,我不会再帮你。”

    “帮我?”叶静嘉语气阴沉下来,反而质问道:“这次的事情是谁招来的?如果不是因为你,康碧雯怎么可能会成为蜜蜜的表演课老师?白叙凡,你的事情我根本不在乎。我在乎的是我的女儿!她差点被别人利用!你要是真的心疼蜜蜜,就不该让蜜蜜成为别人接近你的跳板,更不应该成为你的软肋!”

    这句话,叶静嘉早就想与白叙凡说,奈何始终没有合适的机会。

    这一次康碧雯的事情令叶静嘉觉察她不能再纵容白叙凡肆无忌惮的宠爱蜜蜜,这终将为蜜蜜招来灾难。

    “蜜蜜是我的侄女,我如何对她是自己的决定。”白叙凡不悦叶静嘉的说辞。

    叶静嘉不愿意与白叙凡进行口舌之辩,只说:“白叙凡,你好好想想什么才是对蜜蜜真正的好。”

    说完,叶静嘉挂断电话。

    与此同时,听着手机的嘟嘟声,白叙凡眉头微皱,他不禁看向潘恒问:“我不该对蜜蜜好?”

    潘恒不知叶静嘉与大少爷说了什么,但是他十有**可以猜到问题背后的意义,只说:“有一种重视,叫做捧杀,也叫挡箭牌。”

    听到这里,白叙凡不禁眉头深皱。

    他想不通,以自己的财力实力,宠爱侄女为什么还需要他人的准许?就像当年白秋程决定与应如薇结婚的事情,不是只要他想就可以做到吗?

    没过多久,圈内发生了一件非常轰动的事情。

    白叙凡,恋爱了。

    白叙凡恋爱在圈内造成了极其巨大的轰动与影响,毕竟这些年他始终都是罕见的独身主义者,完完全全的洁身自好。除去意图联姻时与女子有过短暂的接触,绝大多数时间他都是在为工作劳碌奔波,从不因自身原因接触异性。

    此次白叙凡恋爱的事情,几乎被看做铁树开花。

    所有人都好奇白叙凡的恋爱是谁,不过也不需要深究,因为白叙凡对其恋人非常好,各种提携与帮助,丝毫不掩饰二人恋爱的事实。

    白家瞬间得知白叙凡恋爱的事情,知道对方是谁后便不再多过问,因为没有威胁。相反,白叙凡对对方的重视,反而令他们感到无比的开心与窃喜。

    反而是白秋程颇为好奇儿子的对象,时不时的便要问一问,查一查,聊一聊。

    “没想到,他也恋爱了。”白秋程随口对身边陪护的儿媳妇道。

    儿媳妇笑容可掬的说:“是呀,大哥恋爱,全家都为他感到开心。”

    白秋程点头说:“好事,等着什么时候带回来看看。”

    “我想大哥肯定会将未来大嫂带过来给您掌掌眼的。”儿媳妇不着痕迹的上眼药道:“听说,大哥对未来的大嫂特别好,不仅帮她拉资源,而且帮她安排了很多活动,带着她登堂入室,如同夫妇呢!”

    “哦?”白秋程眉头微皱。

    儿媳妇接续道:“想必,过段时间父亲您就要参加他们的婚礼,抱小孙子了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