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虽然薄母来看望女儿,但也不能久留,家中还有许多事情等待着她来操办。不过时间短没有关系,这不是还有舒晋原在照顾女儿?

    聊天过程中,不可避免的谈及夫妇二人的工作问题。

    薄灵灵在基金会的工作已然放下,周琳那边表示理解,并欢迎薄灵灵在产后回归。

    舒晋原则有些特别,他过去的工作是与舒氏挂钩的,现在他与家族关系不如从前,且是来到港城,所以暂时待业。他主动看向薄母道:“我打算暂时不工作,灵灵怀孕期间虽然可以雇佣保姆,但别人照顾她,不如我自己照顾她更妥帖,放心。”

    听到女婿这样说,薄母颇为满意,她点头道:“保姆肯定没有自家人照顾的精细,我们灵灵又是素来好脾气。晋原啊,你可要多费费心。”

    “您放心,我一定好好照顾灵灵。”舒晋原连忙下保证。

    傍晚,舒晋原去做饭的时候,薄母再次有时间与女儿知心话。主要是告诉女儿现在自家站队荆家,所以女儿做事的时候要心中有数,不要被别人利用。

    “传承百年的家族和咱们不一样,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不要说。”薄母三令五申,生怕自己的傻姑娘说错话,传到荆家耳朵里,得罪荆家。

    薄灵灵点头“你放心,我不会乱说话给家里惹麻烦。”

    听女儿这样回答,薄母不禁再次解释道:“不是说咱们就低人一等,只是你要注意和其他人的交往,有些人不要走太近。你不是和荆家小姐关系好,说不定会有人利用你和她的关系。无论是想和她处好关系,还是另有目的,这种事情你都不要参与,免得到时候落得一身腥。”

    薄灵灵见母亲如此处处担心,不得不关心道:“和荆家合作,家里会不会很累。”

    “累什么,这是好事,你不懂。”薄母得意的摇头,别人想要都要不来的机会,他们有什么好不满的,她语重心长的对女儿说:“背靠大树好乘凉,傻姑娘,没有荆家你以为你现在能舒舒服服的在港城?没有靠山,你那公公婆婆早就过来了!”

    薄家如今的开心,无法言表。

    虽然因为调整产业结构确实会非常的忙,但是忙碌是有意义的。薄家整个家族林林总总上百口人,所有人都要吃饭,这就是需要钱。现在有生财之路从天而降,大家不怕累,只怕机会稍纵即逝!

    此时的薄家有多开心,舒家就会有难受。

    好好的集团,一转眼便变成现在的模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生意被竞争者霸占,他们还无反手之力。明明娶进来的媳妇有荆氏关系,但享福的却是舒家!

    尤其是舒晋原的父母,更是悔不该当初。如今他们的儿子在港城,儿媳妇有孕他们还不能前去。

    舒家后悔已经于事无补,只能努力的维系产业,希望会有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

    可惜,机会难得。

    所有的事情告一段落,整顿后的荆家越发具有凝聚力。除此之外,荆氏集团也与另外三家的集团,隐隐显露出不同之处。

    四大家族都是家族企业,内部高层与股权所有人以家族成员为主。

    这是由于最初创办企业时的性质造成的,也是凝聚家族成员的手段之一。虽然为此家族成员之间也会有纷争,但良性的斗争可以促进企业的蓬勃发展。

    可是反观现在的荆家,已经不再是传统的家族企业。

    荆氏集团在经过最初的家族倾塌瓦解后,重新开始运转。新成立的荆氏集团,因荆家家族成员稀缺等种种原因,本就是半家族半现代化的企业。随着荆家内部一次次的清除族内毒瘤,尤其是此次的将计就计,如今的荆氏集团内部几乎已经不见荆家族人的身影!

    可以说,现在的荆氏集团全部都是新鲜的血液,员工是正儿八经经过层层面试筛选后进入工作,高层没有裙带关系,也没有任何情面可谈。如今的集团,是完完全全的现代化集团!

    虽然听起来,荆家似乎被剥离出集团。但正因为是现代化集团,所有掌控权却恰好完完整整的留在荆先生手中。现在的荆先生在集团中真真正正的做到说一不二,他是集团的真正掌控者,同时掌握着超半数的股权。

    如此带来的好处显而易见,抛开累赘的族人,带给企业新生,集团发展定会越来越好。

    其他家族不免讨论荆氏,有说荆先生老奸巨猾的,也有说荆先生早有预谋的,更有说荆先生卸磨杀驴的。

    “父亲,荆燃是不是早就这种打算?”

    “顺势为之。”

    “父亲,我们是不是也可以”

    “我们与荆家的情况不同,想剔除那些旁支的族人没这么简单,荆燃是天时地利人和凑在一起。”

    “只是,这样长久下去,我们之间的差距会不会越来越大?”

    “暂时不会,不过在等三四十年,等荆显岐的下一代长大成人,现在的我们便不可能与荆氏相提并论。”

    “那我们?”

    “不急,现在的荆氏刚刚转型,势必需要缓冲期,这正是我们的优势期。好好看着荆氏,一旦他们有什么大动作就及时通知我。还有白家,最近白家的情况如何?”

    “白家的情况与之前一样,白秋程的身体在缓慢康复,白家内斗依旧很严重,不过白叙凡目前占据上风。”

    “胡家呢?”

    “胡家没有任何动作,很安静。”

    “小心盯着胡家,胡家越是安静,越是可能在密谋什么。”

    “是,父亲。不过,父亲,荆家突然与薄家合作,难道真的是同外界谣传的那样仅是因为叶静嘉与薄灵灵的关系?”

    “不可能,必然有其他我们不知道的原因。”

    “父亲,要不要我去查一查?”

    “调查过去的事情只是浪费时间,再者荆家也不会任由你调查他们的隐秘。好了,不要担心,即便要发生什么这不会是现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