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们图谋家族,意图侵吞企业。先是挑唆族人或造反,或出国,自己却假惺惺的留在国内做好人,打点与同族之间的关系。现在见国内的族人以无法再挑唆,便与刘力民里应外合,绑架姐姐,意图通过绑架赎金的方式,被迫父亲交出股权。”

    “你们知道父亲即便抵押股权也不可能将所有股权抵押给一个人,或者几个人,所以早在多年前便开始计划,前前后后有30多个你们安排的人来与父亲洽谈。他们有国外的集团,有国内的隐形富豪,还有其他家族的人。甚至,还有姐姐的影迷!”

    “现在你主动召开家族会议不是为了劝父亲不要出售,而是蓄意塑造父亲不听劝告,独断独裁只顾自己不顾公司家族的恶劣形象。”

    “你利用舆论,炒作姐姐绑架的事情,便是为了方便你杀人。将姐姐被杀的原因归罪于媒体,事后挑唆父亲对付媒体,再煽动公司内部,造成父亲已经无法操控家族与公司的假象。等到规定时间,父亲拿不出钱来赎回股份,你便会站出来假装用资产将股权全部赎回。到时,自然有人推你成为族长,你取而代之父亲的地位,一切顺理成章,名正言顺。”

    “荆平德,你好大的野心!”

    荆显岐暴呵一句,将六叔公所有的野心揭露在阳光之下。

    此时此刻,六叔公已知道大势已去,于事无补。

    他太了解荆燃,是他中计了,他输了

    他不禁看向荆燃,只不懂他怎么可能会知道这一切!明明他的计划万无一失,不可能泄露!

    不过,此时的荆永奎坚持道:“阿岐,你不要信口雌黄!我父亲辅佐族长30年余年的时间,尽心尽力,你不能用这种手段来诬蔑我父亲的名誉!”

    “刘力民已经承认,那30多人也已经承认,你还有什么好狡辩?!”荆显岐看向荆永奎,呵斥:“狼子野心之人!不用在这里挑拨离间,你以为你们做的事情人不知,鬼不觉,却不知道人在做天在看!”

    说着,荆显岐播出一份录音。

    录音内容,正是四家聚餐之后,六叔公与荆永奎对荆显恒的训诫录音。

    录音中,几人的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荆家众人彻底相信,原来这些年六叔公始终存有异心。

    荆永奎见事已至此,索性破口而出:“怪只怪,你们这一脉的人死的死,没得没!你们不过是命好,是本家的人,百年前和我们的老祖宗有什么区别!你以为我们会帮你?!可笑!我们根本不是一脉的子嗣!”

    此言一出,现场哗然。

    这荆永奎自己作孽,怎么还将他们纷纷拉下水!其他荆家人连忙呵斥荆永奎,称他是狡辩!

    不过荆先生却丝毫不动怒,他挥手示意:“带他们下去。”

    等父子二人被带走后,其他荆家人想开口说点什么。

    只见,族长显然没有兴趣,他已经起身离开。

    直至现在,其他族人都不敢相信向来最拥护族长的六叔公会做这种事情,同时内心也非常的忐忑。听起来六叔公已经计划多年,即便如此隐瞒都被荆先生发生,可见荆先生的厉害。

    “只怕,这件事情族长早就知道,只是之前需要荆平德为家族卖命便只当不知道。现在族长有儿有女,毒瘤也被一一拔除,现在便要将隐藏最深的这颗毒瘤连根拔起。”

    “这心机实在是”

    “不然人家怎么是族长,还能将家族发展到现在。”

    “我看以后没有人再敢与族长作对,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啊。”

    “族长倒是没有再痛下杀手,只将荆平德送往养老院,颐养天年。”

    “什么颐养天年,就是被关了起来,只不过不知道他的孙子会怎么样。”

    “不说他们,没想到荆显豪倒是不声不响的与族长攀上关系。”

    说到这里,族中的二人不禁对视一眼纷纷摇头感叹自己没有这么好的命。

    原来,录音不是来自于荆平德的孙子荆显恒,而是荆显恒的好兄弟荆显豪。那晚聚会,荆显豪偷偷将迷你**黏在荆显恒的纽扣上,这才有了现场的那一段录音。

    与此同时,打了一仗胜仗的荆先生与荆显岐也颇为疲惫。

    想要让荆平德上钩,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为此他们极尽全力的瞒住所有人,让全世的人都陪着他们演了一场大戏给荆平德看。幸好,荆平德没有太较真,太仔细。

    这场戏,终究是圆满的演了下来。

    “要不要和顾湘君那边说一声?”荆显岐问父亲。

    顾湘君给荆显岐打过无数的电话,询问绑架的事情,甚至要求来荆家照顾甜甜蜜蜜。

    不过,都被荆显岐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拒绝。

    电话中的顾湘君是真的凶啊,简直是母老虎,几番来往荆显岐都要招架不住了。

    荆先生摇头:“再等等,等走完流程再说。”

    荆显岐只得点头,希望在此之前顾湘君不要来找自己。

    随后的事情自然变得简单起来,等新闻媒体再报道已然是叶静嘉被警方解救的好消息。

    女主播声音温柔,吐字清晰的报道最新消息:“据警方透露,此次绑架案是叶静嘉的某位亲戚所为。据悉,这位亲戚在国外赌博欠了一笔巨款。在叶静嘉家中做客时,想到叶静嘉家中富裕,便临时萌生绑架的念头。事后,他将叶静嘉囚禁在冬季鲜少有人居住的郊区别墅仓库,计划勒索赎金。恰巧的是,昨天囚禁叶静嘉的别墅,隔壁的主人临时来别墅小住。傍晚散步时,所养的边牧在非法囚禁叶静嘉的别墅外频繁转动,不肯离开。该主人便担心有事,及时报警,随后警方成功的解救叶静嘉。据知情人士透露,被解救出来的叶静嘉精神面貌良好,目前叶静嘉已经被送往医院检查身体,犯罪嫌疑人也已经被警方在家中拘捕。案件的进一步发展,我们会跟踪报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