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随后的时间,顾白便陪着妻子与女儿在小客厅内,只当什么都没有发生。

    不过,所谓的什么都没有发生不过是自欺欺人的谎言。他们不得与外界取得任何双向联系,唯有通过电视了解外界的信息。有时,荆显岐会拿着手机来找顾白,希望顾白按要求回复别人的电话或信息。

    顾白虽然不懂缘由,但都一一照做。

    期间,白家自然有打电话来询问顾白如今荆家的情况。目的,自然是想分一杯羹,趁机吃一口肥肉。对此,顾白的态度向来不会友善,多以残暴的扣断电话为主。

    再一次的扣断电话后,叶静嘉笑着称:“演技不错。”

    顾白原本想说自己的演技远没有岳父的演技好,不过最终这种破坏气氛的话他还是没有说出口。顾白低头看到的,便是妻子温柔的教女儿画画的画面。或许妻子知道些什么,或许妻子一无所知,不过现在真的都不再重要。

    顾白明白对于自己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至于荆家现在行动的目的,他似乎能猜到一二了。

    在此期间,有时荆先生会过来一趟。

    不过他什么都不说,只看一眼便会转身离开。

    叶静嘉摸不到头脑,唯有看向丈夫,她随口问:“你来之前,母亲和姐姐和你联系过吗?”

    顾白点头:“他们白天和我联系过,那时我正在回来的路上,顾湘君没说两句便说找父亲联系,然后我们就没有再联系过。”

    见姐姐与父亲联系,叶静嘉了然的点头,“那,应该没什么问题。”

    顾白不禁问:“嘉嘉,你担心吗?”

    “担心什么?”叶静嘉不解的反问。

    顾白想了想,斟酌的说:“担心会失败。”

    具体失败的是什么,顾白不清楚,叶静嘉自然也不明白。不过即便如此叶静嘉依旧平静的说:“我相信爸爸和阿岐,他们会成功的,你说对吗?”

    顾白微微点头:“你说得对。”

    他们不会打无准备之仗,这次的事情他们必然是有充分的准备,只不过不知道到这“仗”要如何开始。

    100亿的现金巨款,听起来都是无法想象的天文数字,更不可能在短短三天的时间内筹齐。

    不过,荆家终归是财力雄厚的大家族,自然不会气馁。

    为了这笔钱,荆先生想了很多办法。

    首当其冲的方法,便是召开股东大会,与家族内的成员达成共识,用集团内的可用资产暂时借调。在国外的荆家人,比较干脆的同意。反正,他们不同意也没什么意义。如今国内的荆家人都是荆先生的死忠支持者,纷纷表示同意,甚至愿意借钱给荆先生暂时应急。尤其是六叔公,事发后第二天,便拿来500万给荆先生,忠心耿耿,感天动地。

    即便全票通过,但集团依旧要运转,可以拿出来的资金自然也是有限的。

    想来想去,荆先生势必要出售私有资产以来凑钱。

    股权、房产、地产等等,所有固定资产都可以用来变相,但碍于现在所有人都知道现在荆家急需钱的情况,所以必定会纷纷压价,想趁机赚一笔横财。

    荆先生对此自然是心知肚明,不过就目前的情况他似乎没有更好的办法。

    如今,荆先生手中的股权最为值钱,也是最方便快捷变相的资产。

    不过,出售股权代表的便是出售荆先生手中的权利,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抵押,暂时的用股权换钱,然后在一定时间内用更多的资金将股权赎回来。

    可即便如此,依旧有人站出来要求荆先生克制!想想其他办法,或者看看到底是谁绑架的叶静嘉,会不会是其他的三家,不要盲目的下决定,以免后悔莫及。

    为了劝荆先生,族内甚至开了一个会。

    会议中心思想就是劝荆先生不要冲动,要为整个家族的未来着想。

    其中,六叔公更是语重心长的在临时股东会议中对荆燃道:“族长,我倚老卖老的说一句。你代表的不单单是自己,也是我们整个荆氏家族,股权不能抵押出售,到时候只怕赎不回来啊!”

    此时此刻的六叔公是如此的忧心忡忡,他整个面部表情都是忧虑的,是焦急的,是无奈。他似乎在劝一个失足少年,希望他能及时回头,改过自新。

    与此同时,自然也有其他的族人劝族长三思。

    他们虽然理解族长爱女被绑的心情,但是荆氏集团能走到今天太不容易。他们希望族长能冷静、自制,不要因一时的冲动而后悔莫及。

    “赎不回来?”荆先生平静的看向六叔公。

    六叔公点头,看向荆先生极为认真的说:“如果集团的股权落入其他三家手中,怎么可能赎回。这些年,我们的努力岂不是白费!我知道你担心嘉嘉,想赎回来。但是,万一赎不回来哎,你不要盲目,要三思啊!”

    “是呀族长,或许有其他的办法。”

    “警方不是在调查,再等等看。”

    “族长股权不是小事情,只怕对方会后悔。”

    众人纷纷劝道,只觉得六叔公说得对,族长这一次的决定确实太盲目,也太冲动。

    “六叔公,您放心,荆家的股权绝对不可能落入其他三家手中。”正在此时,安安静静的荆显岐突然插嘴道。

    六叔公看向荆显岐,正要开口的时候,只见荆显岐已然冷冰冰的说:“只会落入你的手中!”

    此言一出,现场哗然。

    众人纷纷议论起来,有些不明白荆显岐到底在说什么,这与六叔公有什么关系?

    见荆显岐目光凛然,六叔公心头一震,下意识看向荆燃。只见荆燃神色淡淡,丝毫没有意外,六叔公暗叫一声不妙,只觉得事情要变!

    他正想挽回的时候,只见荆永奎已经站出来,不悦的看向荆显岐质问:“阿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事到如今,你们还要演戏?”荆显岐冷笑一声,充满鄙夷的将这一家人的劣行昭告所有族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