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晚聚会结束后,荆显恒原是想回自己在帝都的私人住宅。却被母亲喊住,说是一同回家。

    荆显恒脸色微沉,随即点头说好。

    见儿子不愿意回家,荆母便拍了拍儿子的肩膀安慰道:“开心些,有什么事情回家好好和你爸爸说。”

    想到荆显豪今天问自己是不是有什么心事,荆显恒不禁问:“妈,我心情不好很明显吗?”

    荆母笑了笑,没有回答。

    等待荆显恒跟着家人回到家中后,只见客厅内坐着的是不悦的父亲以及平静的爷爷。

    “爷爷,父亲。”荆显恒喊了一声,便准备回自己的房间。

    怎料却被父亲喊住,不悦的责问:“阿恒,今天你是怎么回事?”

    荆显恒扭头看向父亲,只说:“有些累。”

    荆永奎见儿子态度消极,眉头一皱,正要呵斥,却见父亲举手制止。

    “阿恒,我知道那件事情你需要时间消化,但是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荆家的这位六叔公素来是好脾气的长辈。之前,荆显恒也是亲近爷爷多过亲近父亲的。

    可是此刻此刻,面对爷爷口中的,“阿恒,你是你父亲的第一个儿子,也是我最疼爱的孙子。我们这样做,是为了整个家族。”这种话时,荆显恒喉头微动,内心是拒绝的。

    他不理解父亲与爷爷,更无法接受他们要做的事情!

    六叔公依旧平静且慈爱的说:“你要明白我们的一片苦心。”

    听到这句话,荆显恒不禁抬头看向爷爷摇着头,不解的反问:“这样做,怎么对得起荆先生!”

    “你对爷爷什么态度!”荆永奎立刻不悦的呵斥道。

    六叔公却不将荆显恒的埋怨看在眼中,他淡定的说:“没关系,阿恒一时间转不过来很正常。不过阿恒,爷爷相信你肯定明白一个道理,走狗烹,狡兔死。我们不过是未雨绸缪,提前做准备。”

    听到这句话,荆显恒更是非常的不赞同,他不禁脱口而出:“荆先生向来不亏待忠诚的人,根本不可能对我们痛下杀手!你们现在计划的事情,根本就是多此一举!爷爷,你不是从小就教育我,我们要忠诚,我们是荆家的一份子,一笔写不出一个荆字。难道我们不是最忠诚的族人吗?难道之前那些人的下场你们没有看到吗?”

    荆显恒最近刚刚得知爷爷与父亲的野心,过去他真的以为自己家对那个位置没有任何的想法。他素来是支持荆先生的,也是尽职尽责的为荆氏集团工作。

    突然发生如此巨大的转变,令荆显恒难以接受。他无法想象,明明最支持族长的人却是最大的叛徒!

    荆显恒内心翻江倒海,无法形容。他瞪着眼睛看向自己最崇拜的爷爷,他不明白爷爷为什么会有这种不可想象的想法!

    荆永奎则与儿子的想法完全不同,他冷冷的说:“没有我们,就没有荆燃的今天,我们只是拿回原本属于我们的东西!”

    “那不是属于我们的!”荆显恒当即反驳。

    见孙子执迷不悟,六叔公只说:“阿恒,这件事情我们已经决定,你只要记住,这件事情绝对不要告诉任何人。一旦事情败露,我们所有人没有任何退路。”

    荆显恒只觉得爷爷与父亲疯了,他不禁劝道:“爷爷,真的不行,我们不能这样!”“爷爷,放手吧。”“爷爷,荆先生会知道的!”

    “阿恒!”在孙子婆婆妈妈中,六叔公终于变脸,他看向孙子极为严厉的呵说道:“箭已在弦上,不得不发。记住,你是我等一脉的子孙!只有有胆量的人,才有可能获得成功。其余的事情,不要再说!我们心意已决,这些年等待的便是这一天!荆家,应该属于我们!”

    荆显恒看向爷爷与父亲,如此渴望权利的父亲与爷爷,陌生的令他心寒。

    “可是”

    “没有可是!”六叔公暴呵:“回去!”

    最终,荆显恒被动的被人押回房间,他看向爷爷与父亲,内心一片荒凉与悲伤。

    等荆显恒回房后,六叔公则对儿子吩咐道:“切断阿恒和外界的联系,以免弄巧成拙。”

    “我明白。”荆永奎点头道,与此同时,他不禁自责:“我应该早些时候将这件事情告诉阿恒,现在的他太木讷。”

    六叔公却摇头说:“不,阿恒是我孙子,他一定会想清楚的。如果当年我们不灌输忠诚的信念,在荆燃面前他迟早会露马脚。许多事情,就是在细节方面功亏一篑。荆燃这个人,远比我们想象中的更厉害,也更可怕。小心驶得万年船。”

    “他再厉害,也厉害不过父亲您。”荆永奎偷偷拍了父亲一个马屁。

    六叔公只笑笑,然后转而关心道:“我让你准备的事情,准备的怎么样?”

    “已经准备妥当,只等计划实施。”金永奎自信的说。

    六叔公微微点头,再三叮咛:“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绝对不能失手。”

    “父亲,您放心,已经准备的万无一失。如果失手,就按照第二个计划实施。”早在许久许久以前,他们便在密谋这件事情,计划万无一失,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听到这里,六叔公微微松了口气,他看着手中的拐杖,不禁感叹道:“这些年,我等待的就是这一天。”

    他卧薪尝胆这二三十年,跟在荆燃身边,辅佐他成为族长,等待的便是胜利的这一天。

    他将在帝都的荆家人,能劝造反的便挑拨造反,无法劝造反的便劝出国,真正忠心耿耿的便拉拢在自己身边,假装大家都是一样。如此兢兢业业,含辛茹苦的努力,直至现在才有了今天荆家的局面。

    他如何甘心诚服于他人呢?

    他如何愿意继续只当荆家奴仆?

    他等了这些多年,等待的就是这一天的到来。

    想到这里,六叔公不禁露出真心的笑容。

    如今他已暮暮老矣,能在临死之前能够得到荆家便是他此生最成功的成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