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虽然顾白与妻子家人住在一起,但他们之间终归还是有隔阂的。尤其双方代表的家族不同,自然不可能做到亲密无间。更何况,荆先生并非热络的性子。即便有热情的荆显岐勉强维系,也不过只是普普通通的关系。

    比普通的朋友关系稍微好一些,但远不是真正的亲人。

    叶静嘉不将事情告诉顾白,不是隐瞒,而是她明白事情的重要性。她并非不信任顾白,只是不希望让父亲对自己丧失信心。叶静嘉不仅是好妻子,好母亲,也是一位合格的好女儿。

    既然现在父亲与弟弟说这件事情她不用再去管,叶静嘉便不会再多过问。

    走出书房的叶静嘉,继续忙碌着自己应该忙碌的事情。

    年二十九之后便是年三十,新的一年开始,甜甜蜜蜜即将成为三岁大小的小可爱。叶静嘉为她们穿上红彤彤的衣裳,喜气洋洋的过年。

    不过,除夕夜当天,叶静嘉不得不与丈夫带着甜甜蜜蜜回到白家。

    白家依旧是过去的模样,若说不同,大概就是比起之前,如今的白家更为“和平”。所有人的神经都紧绷着,自从白秋程身体那次出现大的问题,没有人知道在新的一年,白秋程的身体将会变得如何。

    他是好是坏,都将影响着整个白家的未来。

    在此之前,他们不愿意在明面与他人发生“斗争”以免落人口舌。

    叶静嘉抱着甜甜蜜蜜,看着沙发上的白秋程,笑着说:“父亲。”

    “好好。”白秋程笑呵呵的点着头,精神面貌不错。

    围绕在白秋程身边的诸位太太叶静嘉只扫了一眼,只当她们不存在。几位太太这一次倒是没有再作妖,也当叶静嘉不存在。双方非常的和平,没有斗嘴。

    除夕夜,便在这种诡异的和平中度过。

    初一,叶静嘉将甜甜蜜蜜紧紧的看在眼皮下,丝毫不敢放松,生怕再次发生去年春节时的情况。

    初二,叶静嘉则与丈夫女儿按照习俗,回娘家过春节,整个氛围轻松愉悦许多。

    初三,叶静嘉一家四口来到叶静嘉母亲与继父家过春节。

    今年的春节,顾湘君没有在国内,而是与丈夫带着儿子在国外度过。如此决定,是亓恺主动提出的。虽然叶静嘉曾可惜春节无法与姐姐见面,但仔细想想他们出国倒也不错,能避开国内的事情。

    半年前叶兰芝已经来到帝都,他与丈夫与顾湘君住在同一处小区,只是不同的楼栋。夫妇二人虽年迈,但还是听说顾湘君与亓恺之间发生的事情。

    不过事情已经解决,夫妇二人也不好再说什么。

    见小女儿关心的询问顾湘君的情况,叶兰芝想了想只说:“我觉得君君她有自己的想法,不会委屈自己的。”

    叶静嘉想说姐姐就是在受委屈,可是面对母亲,她只微微点头道:“希望吧。”

    “嘉嘉啊,婚姻中肯定会遇到很多磨难,就和人生一样。怎么选择都要看自己的,可能你觉得君君的选择不好。但君君自己可能觉得自己做出最适合自己的选择。这种事情,旁人可能无法理解的。”叶兰芝说。

    叶静嘉原本想反驳,但转念一想,或许当年母亲便是这样做出的人生决定。

    “我支持姐姐的决定,我也希望她能幸福。”

    “会的会的,生活会好起来的。”

    这边,母女二人谈心,那边顾建诚则与顾白照顾甜甜蜜蜜。甜甜蜜蜜笑嘻嘻的,特别高兴能出来玩。自然,顾建诚也非常喜爱这一对可爱的外孙女。

    “顾白啊,你和嘉嘉在一起有很多年了吧。”顾建诚随口道。

    顾白点头。

    “嘉嘉这个姑娘,无论是外貌,还是性格,还是演技哪里都好,只是有些时候可能比较坚持自我的想法,你们是夫妇,要多多的互相体谅。”顾建诚将娃娃递给蜜蜜道:“你看,甜甜蜜蜜都这么大了。”

    顾白继续点头,他明白,顾建诚是害怕自己成为第二个亓恺。

    “爸,你放心,我不会做对不起嘉嘉的事情。”顾白当即识趣的保证。

    初四稍作调整。

    初五,便是一年一度的聚会。

    今年的聚会,与去年一般,看起来异常热闹,家族之间的关系也非常的和睦。

    叶静嘉全程抱着甜甜蜜蜜不撒手,有时旁人来打趣,叶静嘉也只是笑笑,不与做过多的解释。当然,绝大多数时间内,所有人都将叶静嘉的行为看做理所当然的行为。

    叶静嘉在带甜甜蜜蜜去卫生间的时候,恰好遇到同辈的堂哥荆显恒与荆显豪。

    “嘉嘉,这是甜甜蜜蜜吧。”荆显恒与荆显豪友好的对叶静嘉、甜甜以及蜜蜜打招呼。

    甜甜蜜蜜则乖乖的看向陌生的叔叔,没有妈妈的只会她们才不要理会陌生人呢!

    只见,叶静嘉匆匆点头,没有介绍的意思,充满歉意的说:“不好一起,我先带她们去卫生间。”

    “好好。”荆显恒以为甜甜蜜蜜很急,便识趣的让路。

    离开荆显恒与荆显豪后,叶静嘉心中不禁微微叹了口气。

    荆显恒,便是六叔公的亲孙子,荆永奎的亲儿子。

    “哇,她女儿好可爱。”荆显豪则站在原地,看着远去的叶静嘉不禁笑嘻嘻的与堂哥闲聊道,“听说,蜜蜜特别受到白叙凡的喜爱。你说,会不会过继?”

    “应该不会吧。”荆显恒摇头。

    “哎呀,说的也是!”荆显豪想了想道:“不过有那样厉害的舅舅,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

    “谁知道呢。”荆显恒道。

    荆显豪见荆显恒兴致不高,不禁随口问:“我怎么觉得今天你怪怪的?”

    “没有吧。”荆显恒说。

    “当然有,平日你早和花蝴蝶一样出去到处交际,可是现在总和我黏在一起干嘛?”说着,荆显豪搞怪的双手抱胸,后退表示:“我是绝对不可能喜欢你的!我只喜欢美女!”

    荆显恒不禁没好气的白了荆显豪一样,然后道:“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