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说完这件事后,薄灵灵起身告辞。

    看起来,这一次她将叶静嘉约来为的便是将赵清风与荆永奎之前合作的事情告诉叶静嘉。叶静嘉可以理解她之前的顾虑,这种有可能影响荆家内部,影响荆家与赵家关系的事情,她不敢说,生怕说错,也生怕成真。

    不过最终,因为自己此次的帮忙,她还是将整件事情告诉自己。哪怕,这件事情明明已经查无可证。可是,她依旧选择说出来。这是回报,也是信任。

    毕竟,若查不到线索,薄灵灵便是白惹了一身骚。

    若是赵清风与荆永奎合谋的事情,真的与荆家有关

    想到这里,叶静嘉只觉得浑身发寒。

    六叔公一家实在是太可怕。

    明明在此之前,六叔公一家都是最忠实的族人,所有时刻都站在父亲身边。现在所有的忠诚都可能是假想,令人不寒而栗。

    叶静嘉突然无比庆幸自己帮了薄灵灵,庆幸用荆家的势力压制住舒家。若不然,薄灵灵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将这件事情告诉自己。

    毕竟,这件事情真的太严重。

    无论荆家与赵家关系如此,荆家内部必定会掀起再一次的轩然大波。

    叶静嘉捂住胸口,她希望六叔公不要让父亲失望。

    回到家中,叶静嘉第一件事便是看父亲在不在。

    可惜,父亲不在。

    直至三天后,下午时,叶静嘉看到出差回家的父亲。

    “爸爸!”叶静嘉在父亲刚刚整理好,便敲开他的房门。

    荆先生看向女儿,示意她坐。

    “爸爸,我有点事情想和你说,我们去书房好吗?”叶静嘉问。

    荆先生虽然不解,但还是点头,起身与女儿来到书房。

    等来到书房后,叶静嘉将薄灵灵说的话,原原本本的转述给父亲。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自己的揣测。

    听完这一切后,荆先生依旧非常的平静,他只说:“我知道了。”

    “灵灵姐是好意,她也没有必要欺骗我们。”叶静嘉努力补充道:“荆永奎可能只是与赵清风有过灰色产业的合作,不见得是”

    此时此刻,叶静嘉与荆先生内心似乎都已相信,六叔公确实背叛了荆家。最简单的道理,赵清风有什么地方值得荆永奎与他合作?

    荆先生看向女儿,只说:“我会调查清楚,嘉嘉,别担心。”

    见父亲眼神平静,叶静嘉突然觉得,或许父亲早有准备,或许父亲从来没有真正信任过任何人。因为不信任,所以即便背叛也并不意外。

    叶静嘉不禁脱口而出:“爸,你累吗?”

    荆先生看向女儿,反问:“你累吗?”

    “我不累。”叶静嘉摇头道。

    听到女儿脱口而出的回答,荆先生笑了笑。

    虽然荆先生已经是当姥爷的人,但是他笑起来依旧如此的迷人,令人怦然心动,“我也不累。”

    “可是”叶静嘉踟蹰。

    荆先生示意道:“好了,好好回去休息,我会处理这件事情。这件事情,你没有告诉你丈夫吧。”

    叶静嘉摇头:“没有。”

    “那就好。”

    事情如何调查叶静嘉不清楚,不过在年二十九的时候,荆显岐找到正在忙着为年夜饭做准备的她,“姐姐,父亲叫你去书房。”

    叶静嘉将东西交给楚楚,然后与弟弟来到书房。

    见到女儿后,荆先生直接开口说:“他们确实与赵家有联系,出卖了部分机密内部资料。之前的车祸,也与他们有关。你的朋友,告诉我们非常重要的线索。”

    叶静嘉惊愕至极,她猛地站起身道:“车祸?!”

    荆先生点头,却没有再多言。

    反倒是荆显岐代为详细解释:“他们隐藏的很深,如果不是有人通风报信,有侧重点的从赵清风与荆永奎的交往调查,我们很难查到真相。或许,可能查不到。这一次多亏姐姐你的朋友告诉我们方向,收获显著。基本已经确定,他们确实与赵清风有过联系,除此之外,他们也默默的做了许多事情。他们确实有异心。”

    说到这里,荆显岐顿了顿问:“姐,你还记得你和爸爸回老家接我吗?”

    叶静嘉当然记得,她不禁眉头紧蹙:“他们知道?”

    “他们知道这件事情,甚至派人跟踪你们,不过无疾而终。”荆显岐回答道,同时补充:“之前族中几次有人闹事,他们都参与其中,算是煽风点火。至于那一次父亲假装车祸受伤,他们虽然明里依旧站在我们这边,但实际私下有动作。或许,是想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而已。没想到,是假的。”

    叶静嘉不禁看向父亲,荆先生微微摇头。

    他未曾想到,曾尽心尽职辅佐自己的家族成员,有一天却成为家族内最大的毒瘤。

    “父亲,我们现在怎么办?”叶静嘉已经不想过去,只想现在。

    “你们只当不知道,这件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也不要告诉顾白。记得,要将甜甜蜜蜜看护好。”荆先生叮咛。

    叶静嘉不解:“就这样放任他们?”

    荆先生只摇头,却不肯多加解释。

    放任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如今的时间节点荆先生却不打算盲目出手。

    “之前他们在暗我们在明,现在情况相反,不要心急。”荆先生缓缓道。

    叶静嘉不禁有几分担忧的说:“可是”

    “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我们要做的只需要等待。”荆先生看向女儿,温柔道:“嘉嘉,叫你过来,只是不希望你担心。”

    “好吧。”

    等叶静嘉走出房间后,荆显岐看向父亲不禁道:“姐姐她真的不会将这件事情告诉顾白吗?”

    荆先生淡定的说:“不会。”

    “可是。”荆显岐皱了皱眉眉头,“我觉得他们关系很好。”

    “嘉嘉知道什么应该说,什么不该说。如果她想告诉顾白,便不会等到现在。这一点,你姐姐很有分寸。”荆先生很了解自己的女儿。

    见父亲笃定,荆显岐自然不会再多说什么,只需要探讨关系如何针对叛徒的计划。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