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日,林夕从病房内出来后,只见小客厅内叶静嘉正坐在沙发上看书。他看着女神就在自己的面前,有些不适的红着耳朵尖,下意识的拽了拽自己的衣服,总担心自己着装不妥当。

    不过叶静嘉显然没有发现林夕的小心思,她听到开门的声音后,便放下杂志,微笑的看向林夕道:“辛苦了。”

    林夕连忙摆手道:“不辛苦不辛苦,老”他慌忙将“老白”两字吞下,改口道:“叔叔他人很好,我们很有共同语言,聊得很开心。”

    “是吗?”叶静嘉笑笑,示意林夕过来坐,“不要拘束。”

    林夕走到叶静嘉身旁的沙发,然后小心翼翼的坐下。

    规规矩矩的动作,令人忍俊不禁。

    叶静嘉友善的笑了笑,然后起了一个话题,与林夕聊了起来。

    林夕倒也配合,叶静嘉问什么他就说什么,在谈及未来的时候,林夕不免有几分尴尬的磕磕绊绊的说:“暂,暂时还是以主播为主,以后可能看看其他方面有什么发展。现在许多主播都会开店,我攒够钱也想开一家店。”

    叶静嘉微微点头,思索着问:“开店的前期投资比较多,而且也比较辛苦吧。”

    林夕看向叶静嘉,能做的只有频频点头附和,脑海中则已经各种跑马灯。

    是啊,前期投资是很多啊!创业肯定很辛苦!而且他都不知道自己要开什么店!大话已经说出去,难道真的要去开店吗?好头疼啊!怎么办,好后悔!

    叶静嘉见林夕听不懂自己话中话,唯有将话点明:“你有没有进一步发展自己主播事业的想法?”

    “啊?!”林夕一脸懵逼的看向叶静嘉。

    叶静嘉简言之,主播也算是踏入娱乐行业,现在是主播,未来却不一定只能当主播,或者开店卖东西。娱乐圈内有许多行业,更有不少赚钱的工作岗位,林夕可以考虑在圈内找一份轻松,喜欢而且收入丰沛的工作。

    “这,工作不好找吧。”林夕挠挠头,费解的看向叶静嘉。

    叶静嘉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林夕满腹好奇的离开私人医院,不过当晚他便接到一通电话。电话那头是一位女性,对方干脆利落的表示,只要林夕可以陪好白秋程,就可以为他安排一份未来衣食无忧的好工作。

    只不过,这个陪,不是简简单单的陪。

    “我不卖身!”林夕怒斥!

    “”楚楚无语道:“林先生,您放心,我不会让您做您不愿意做,亦或者是违法犯罪的事情。”

    在确定真的不是坏事后,二人约在明天见面。

    见面后,楚楚表示林夕只需要每天哄白秋程开心,除此之外,表达出自己对婚姻的忠贞,以及对待事物的积极一面。

    ???

    虽然林夕不懂这算什么要求,不过他当场答应,表示可以照做。

    临走之前,林夕犹犹豫豫的问:“要不要,为叶静嘉小姐说点好话?”

    “您随意。”楚楚公事公办的微笑道。

    林夕随即道:“啊啊,您放心,我明白我明白。”

    于是乎,怀揣着任务的林夕,开始日复一日的哄白秋程开心。

    这位主播倒是也很能认清自己的定位,陪的话,那就陪玩呗!

    陪玩还不简单?!

    走不出病房?

    没关系!

    身为宅男的他,可以一个月不出门,有的是好玩的东西值得宅在家里玩儿。

    虽然林夕面对叶静嘉和楚楚挺怂的,不过那都是因为他没什么见过美女,多多少少有些说不上来的害羞。可是面对白秋程不同,这可是他的忘年交,好基友老百啊!

    再说,对婚姻忠诚,对事物积极原本就是应该,安利起来简直无压力。林夕恨不得都想问问白秋程是不是有自杀倾向,不然为啥要让他积极的面对事物?

    不过看白秋程的状况,肯定不可能自杀。

    林夕搞不懂有钱人的生活,只能老老实实的干活。

    渐渐地,在宅男林夕的带领下,白秋程“堕落”成为老年宅男。每日的生活就是打游戏,看直播,追番,甚至还学会应援年轻貌美的美少女团体,甚至是花钱投票!

    可以!

    这很可以!

    这很宅男!

    这不,这天傍晚,叶静嘉准备回家,林夕却依旧与白秋程玩儿火热,两个人正在看什么总选直播。两个人皆是一副严阵以待的状态,叶静嘉微微叹了口气,将林夕叫出来叮嘱了几句,后与医院方面少做沟通,便打算转身离开。

    怎料,白秋程突然喊住她:“嘉嘉!”

    “父亲?”叶静嘉看向白秋程。

    只听白秋程道:“你给我找个老师,我要学霓虹语。”

    ???

    “您是为了看直播?”叶静嘉听到电视内传出的霓虹语的声音,如此猜测。

    白秋程摇头说:“还要追番,算了,说了你也不懂,你尽快安排!”

    叶静嘉突然觉得,她可以让阿灿过来,毕竟在这方面阿灿可是翘楚,他家有一间房间专门摆放漫画与手办。别人家的小孩即便是双语教学,也是华夏语与英语,但是阿灿家的孩子却是华夏语与霓虹语!

    这件事情,袁圆曾在群组内抱怨过。

    想到这里,叶静嘉不知道为何,突然有些想笑。

    想到美好的生活,叶静嘉越发觉得自己重视白秋程没有错。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她要为未来做打算。

    走出医院,坐上顾白的车,叶静嘉的心情始终不错。

    不错顾白则担心的看向妻子关心的问:“今天怎么晚了些?”

    “嗯,林夕留院,我叮嘱了他几句,顺便与医院打了个招呼。”叶静嘉边插安全带,边解释道。

    顾白挑眉问:“他今晚留宿?”

    叶静嘉看向丈夫耐心的解释道:“白秋程希望林夕留院陪他看什么总决选,医生说可以,我便同意了。”

    顾白微微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对于妻子的决定,他向来都是支持的。再者,他不忍心妻子去哄白秋程开心,故而妻子花钱找人哄白秋程开心是最好的办法。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