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顾白并非随口说说,第二天他便派人调查、评估牧小川想法实行的可能性,运作周期,以及成本与回报比例。结果比较令人惊喜的是,冰上事业确实存在比较大的空白与巨大的利润空间。

    与此同时,也不是没有缺憾。

    比如,之前曾有公司试图做过类似的事情,皆以失败告终。比如前期运作周期长,需要耗费资金用来宣传等等。

    毕竟,传统的体育项目依旧“垄断”着国内竞技爱好者的内心。如何打破现有的运动模式,将冰上体育融入生活,值得思考。

    不过,此时的顾白已然有自己的想法与计划,他当即与牧小川取得联系,询问他是否需要再多一位合伙人,出资方。

    “你的意思是,你想?”牧小川有些惊讶。

    顾白点头表示他确实想参与进来,牧小川是否愿意合作。

    牧小川想了想,开口说:“这个项目,不只是我自己。”

    “我们可以坐在一起,一起商谈。”顾白明白牧小川的意思,他回答道。

    于是乎,顾白拿到了牧小川参与的项目的计划书。

    三天后,顾白与牧小川,以及牧小川的合伙人见了面。

    这个冰上项目前期投资巨大,若是能拉到合伙人,确实是再好不过的事情。正因如此,牧小川的合伙人方才愿意与顾白见面,希望争取他的支持。

    怎料,顾白开口便是:“我可以投入80的资金,但是我要占51的股权份额。”

    此言一出,现场一片哗然。

    这不就是相当于,项目是顾白的?

    牧小川脸色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顾白,他怎么会

    顾白则是平静的说:“别急,想先听我把话说完。”

    原来,顾白虽然要求占51的份额,但并不代表他要吞掉整个计划项目。相反,他是为了使项目最大化的成功。他可以用他的资金,用他的人脉,与他的方法让整个机会在初期便达到他们理想中的后期阶段。

    “若说宣传,还是我更占有。”顾白道。

    是啊,顾白是名人,他的老婆叶静嘉是明星,一对双胞胎女儿现在也是小明星。

    论宣传,当然是他比较厉害。

    除此之外,顾白表示坐在这里的合伙人们都拥有着最初的股权,表决权以及分红的权利。

    最重要的是,他虽然出资80,但只要51的股权,正代表着其他人可以拿到原本拿不到的比例。比如牧小川,若是顾白注入资金后,他的出资额勉勉强强占个1,但是顾白愿意给他10的份额,因为他是计划的幻想者。

    “之所以说是幻想者,是因为这份计划书我找人评估过,它被实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如果想成功,必须有一份新的可操作的计划书。”顾白一针见血,不留情面,“而我,不单单可以出资,也愿意为该项目宣传。”

    “那你为什么不自己做?”合伙人之一下意识问。

    顾白看向对方,淡淡道:“因为我并不无耻。”

    此话一出,对方不禁有几分讪讪。

    是啊,若是顾白转头自己干,那可不就是让他们没活路了?

    与此同时,他们心中也明白,若是不答应顾白,恐怕顾白真的会自己干。

    即便如此,牧小川等人也没有立刻答应。

    有些事情,他们还要再商量讨论。

    顾白自然也没有指望他们能立刻同意,这次会面便如此落下帷幕。

    “他们不同意?”顾白回到家中,叶静嘉关心道。

    “他们不会同意。”顾白看向妻子,了然的说,“这是他们的计划与想法,现在我横插一脚,要求掌控整个计划,他们不可能同意。”

    随后,顾白便将今天见面发生的事情告诉妻子。

    “那你怎么不自己做?”叶静嘉不解的询问道,她不是一个非常有经商头脑的人。但是她觉得,顾白可以自己来。

    “我需要他们在这方面的人脉关系,同时如此巨大的项目我自己很难经营好。他们的合伙人中,有人有相关的经验,而且我很看好牧小川的思路。”顾白淡定的说:“别担心,他们会同意的。”

    “你怎么这么自信?”叶静嘉费解。

    不过顾白没有给妻子解释,但没过多久,牧小川方面给了结果,表示他们同意与顾白合作,但是顾白只能占股权的49。换言之,若是其他人合力,便能将顾白推下台。

    对此,顾白在经过一番争执后,点头答应。

    电话那头的牧小川心中一定,虽然他觉得自己对不起顾白,但是这个项目毕竟是他的心血,他要保护它。

    “不过,我会派人与你们一同工作。”顾白补充道。

    牧小川一愣,然后说:“这没问题。”

    这人不是旁人,正是顾白的孪生哥哥,阿深。

    如今阿深的身份是被抱错的婴儿,他的生母不明,似乎已经淡出白家的视野,实则在为白叙凡工作。只是碍于种种,他难以出现在台前与大众见面。

    顾白聘请孪生哥哥处理此事,一方面是阿深对商业方面的事务向来处理的得心应手,二来顾白何尝不是做为白叙凡看,让他不要插手,三来则是顾白的私心,他想试一试阿深。

    阿深得知顾白找自己后,在简单与白叙凡说了一声后,便启程前往新公司工作。

    “这个项目?”潘恒看向白叙凡。

    白叙凡嗤笑一声,“痴心妄想。”

    “那您为何同意阿深少爷前往,要不要告诉小少爷?”潘恒询问道。

    白叙凡微微摆手示意:“没有失败,就不知道自己有多蠢。”

    迎接阿深的是一群各自有各自想法的年轻人,这群年轻人的好处是有活力,有朝气,有想法,不怕失败。

    坏处则是过度理想化。

    “这种想法怎么可能实现???免费???前期的投入有多大,你竟然要免费对外开放?”入职第一天,阿深便是在怒吼中度过。

    不过此时此刻,阿深也好,顾白也罢,即便是白叙凡都没有想到,这个看似有些痴心妄想的项目,最终则会成为他们在白家内部斗争中取得胜利的关键法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