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观众不知道的是,在男生道歉后,牧莱站出来说:“还有后面的大哥哥。”

    他可没有忘记,对方也有说小渔姐姐的坏话!

    于是乎,可怜的小渔同位后排的男生,不得不守着全班向小渔道歉。

    在两个男生道完歉后,小渔微微垂着头,轻声说:“没关系。”

    甜甜见大家都有道歉,很是一本正经的说:“以后你们不可以欺负小渔姐姐!”

    事后,在节目组离开,班主任老师再次将问题强调,希望班内可以团结、友爱、和谐,不要再出现类似的事情。

    她曾想过让小渔与同位换位,但最终还是没有如此。她担心,换位反而让事情愈演愈烈。她相信,她班内的学生都是好孩子。没想到,老师的无心之举竟然意外造就一段良缘。

    不过这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与此同时,小镇内的居民也在收看综艺节目。

    奇妙的旅途在小镇可是人尽皆知的节目,小镇居民淳朴善良,虽然对录制节目充满好奇,但都没有打扰节目录制。同时纷纷积极配合,帮忙节目的录制,节目组有任何需要大家都齐心协力,从不推诿。

    如今节目开播,小镇所有居民可是一期不拉的收看。

    普通的观众看节目,最多就是有所感悟。

    但于小镇居民而言,除了感悟,还有惊喜与熟悉。画面中的一草一木,可都是他们生活的家园呢!至于画面中的部分人物,可不就是活生生出现在小镇内的居民?

    糕点店,钟表店,裁缝店,海鲜店,哪一家店不是与他们的生活息息相关?

    节目中引起的话题与讨论,也是如今小镇内津津乐道的茶余饭后的谈资。

    比如之间关于贺山未来的问题,就在小镇内引起广泛的讨论。

    说实话,当年贺山没有读大学而是留在小镇内跟着老贺头学糕点手艺,小镇内的居民不是没有议论过。甚至很多人都觉得他没出息,没未来,这辈子凑不出去算是彻底完了。

    可是随着节目的进行,现在大家想想贺山留在小镇内也挺好的。既能陪着他爷爷,也能将小镇唯一的糕点店继续经营下去。再说,网上不是有网友说,等以后贺山可以去城里开糕点店,人家城里人都喜欢着呢!

    于是乎,糕点店的生意比往常好了不少。

    这段小渔学校的内容虽然被节目组进行了精心的处理,但小镇内还是知道那两个说小渔坏话的男生是谁。

    “反了你了!让你好好学习,你在学校做的是什么恶心人的事!”

    男生是小镇内的一户普通人家的独子,父母都是本本分分的本地人。他们自小在小镇内长大,认识小镇内所有的人,与廉家关系还挺好的呢。逢年过节的,廉家还会送来新鲜的鱼虾作为礼物。要知道,每每吃鱼虾的时候,自己的儿子也没有少吃一口!

    现在听到儿子如此嘲讽廉家的小女儿,夫妇二人只觉得丢人至极,恨不得立刻将儿子打两棒子,以解心头只气!

    “爸,是阿晨,是他挑起来的头。”男生一边躲暴怒的父亲,一边弱巴巴的解释。

    却见男主人虎目怒瞪,呵斥道:“我就说别和阿晨在一起,你看看你现在的成绩!我看你现在不只是成绩不好,而且一点好都不学!就知道胡闹!”

    “爸,我道歉了,我当着全班的面给廉小渔道歉!你还要怎么样!”男生觉得自己特别委屈,“这件事情也不是我自己说,全班都说!”偏偏他的被录进去,现在全国都知道!

    “全班都说也不许你说!”女主人听此,不禁眉头微蹙:“没有廉家,咱们小镇去哪里买海鲜吃!有点味道怎么了,就和你多干净一样!你多一堆袜子什么时候洗过!”

    “妈!”

    男主人越想越气,直接拍板说:“不行,今晚你和我去廉家给小渔道歉!”

    “我不去。”男生说什么都不想去,多尴尬。

    “没有你做主的份儿!”男主人不悦的呵斥道。

    廉家。

    廉家有幸参与节目的录制,在节目播出后他们更是一集不落的看。

    此时意外看到女儿在学校的份额,廉母不敢置信的看向女儿,抖动着嘴唇心疼的说:“他们怎么能,怎么能……小渔,是妈妈对不起你。”

    做母亲的,哪有不疼女儿的。尤其是小渔向来乖巧懂事,现在廉母得知因为自己家卖海鲜,所以女儿在学校受人歧视,内心说不出的心疼与愤怒。

    “这件事情你怎么没说过!”廉小渔的哥哥生气至极,撸袖子就要去找对方。

    “没事儿,真的没事,他们已经道过谦。”廉小渔连忙宽慰母亲与哥哥。

    廉母见女儿懂事,越发心疼,她不禁道:“你怎么就没说过?是不是从你上学开始,同学就……嫌弃你?”

    廉母思索再三,如此委婉的询问道。

    “不是不是,真的没有过。”廉小渔连忙摇头,她道:“之前从来没有同学说过我,真的没有,大家对我都很好。”

    廉小渔说的是实话,她在小学初中的时候,从来没有人说过她。而且大家都很羡慕她,认为她能每天都吃海鲜。

    只是上高中后……

    正在此时,廉家的电话响了。

    “谁啊?”廉母接起来,听到对方是谁后不禁惊喜道:“哦哦,是顾太太!你等等!小渔,你的电话。”

    “妈?”廉小渔费解,顾太太是谁。

    廉母用手遮着话筒,小声道:“是甜甜蜜蜜的妈妈。”

    廉小渔意外的连忙接过话筒,只听话筒那边传来温柔的女声:“小渔你好,我是甜甜蜜蜜的妈妈,叶静嘉。”

    “您好您好!姐,阿,叶,……顾太太!”小渔惊喜不已,她紧张握着电话,有些不知道喊对方什么。虽然她能毫无障碍的喊顾白叔叔,可是想到年轻貌美的叶静嘉,阿姨这两个字她真的是喊不出口!

    “别紧张,你叫我阿姨吧。”叶静嘉轻声笑笑,温柔的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