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二人闲话家常,简单说这位中年妇女是从小镇里走出去的当地人。如今她已经在外地安家落户,这次回来主要是为了探望多年未见的年迈父母。至于做新衣裳则是因为六月份她的大儿子大学毕业,她要去参加毕业典礼呢。

    “那里可是知名的大学,穿得不好我都不好意思去。幸好邵姨你还在做衣裳,要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妇女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新衣裳连连称赞道,在外面买的衣裳可不如定制的合体。

    听到这里,邵姨不禁自责的说:“是阿伟的毕业典礼?你怎么不早说,这衣裳还能再艳一点,那盘扣应该不用这款,我以为你是平常穿。”

    妇女连声笑称:“不用不用,这就挺好的。”

    可是邵姨显然觉得不行,她道:“要不然衣服你过两天再来拿,我给你再改改。”

    “不用不用,邵姨真不用,不过就是个扣子也没什么人注意。”妇女笑呵呵的说。

    听到这里,邵姨却不禁一怔:“是啊,不过就是个盘扣。”

    盘扣重要吗?

    说重要,也是重要。

    说不重要,也不怎么重要。

    尤其是当今社会,谁在乎盘扣的样式呢?

    中年妇女走后,邵姨缓缓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定,仿佛瞬间苍老了许多。

    她久久没有反应,直至老式的挂钟当当作响,她才缓缓起身,继续缝制其他顾客的新衣裳。若是有人仔懂行便能发现,这一次,邵姨的动作似乎比之前都更为迟缓与认真。

    与此同时,网友们则不禁啧啧称赞邵姨的手法。

    哇,邵姨真的好厉害,明明买家身材真的咳咳,很一般,但是穿上她的衣服立刻大变样!瞬间显得特别高挑、纤细!如果再换个发型,简直是就是丑女改造!

    这就是传说中的私人订制吧,量体裁衣棒棒哒!

    嘤嘤嘤,超级羡慕,这种衣服肯定超级贵的!

    真的好好看,我明年毕业典礼,也好想定制一点礼服遮一遮我的拜拜肉o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邵姨自己一个人在昏暗的房间内工作,有点小心酸

    1邵姨一个人做衣服真的很辛苦,还要自己蹲下找材料。孔扬差评,明明有工作不做偏要带着阿宝出去玩。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是来做什么的?他怎么有脸拿工资?现在真的好讨厌孔扬哎

    呵呵,孔扬八成以为自己是来游山玩水的吧

    孔扬平日工作肯定特别懈怠,想工作就工作,不想工作就不工作

    楼上真相,怪不得孔扬始终不红,一切都是有原因的!看看孔扬,再看看顾白、万枫与牧小川,无论人家三个人是不是好爸爸,但不可否认的是,那三位明星都在非常认真严谨的对待自己的工作。无论会与不会,懂与不懂,他们的态度令人敬佩!

    成功的人都有成功的原因,孔扬不成功的原因显而易见

    虽然孔扬对阿宝很好,但是真的不喜欢孔扬。总觉得他与其他爸爸格格不入,仿佛在作秀一般

    网络中铺天盖地都是声讨孔扬的声音,许多网友都认为孔扬的行为令人厌恶。与此同时,孔扬的经纪团队则再度炸锅。如果说之前的“抹黑”是为了吸引收视率,那现在呢?

    为什么今歌今朝的黑料已经洗白,孔扬这边非但没有减轻,反而是被抹黑的越来越严重?

    孔扬的经纪人实在忍无可忍,不得不拨通金友桂的电话表示自己的不满。

    不过此时此刻的金友桂底气十足,“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要的是孔扬知名度提高,让粉丝接受孔扬已婚的事实,塑造好爸爸人设。你要的我们都做到了,再要求恐怕其他的就不好了吧。”

    “金导,这知名度是有了,可是,是黑红啊。”孔扬的经纪人不甘道:“你看看最近这一期的内容,怎么单单要塑造我们孔扬不工作的形象?”

    “我可不是塑造,是事实。”金友桂截住对方的话,理直气壮的说:“其他几位嘉宾每天都在工作,只有你家孔扬不工作,难道我还要给你们作假?”

    “这……也不用播出来啊。”对方自知理亏,讪讪道,“孔扬对阿宝很好,这个可以多播一点,播什么老太太做衣裳……”

    金友桂心知对方不满,不过他是绝对不会改变主意的。

    “播出去的内容我不会改,之后的内容我也会按照预定的想法来剪。”金友桂先是表明态度,然后道:“我知道你觉得这样对孔扬的人气有碍,不过事情都是有两面性。你看之前牧小川的人设确实吸引不少关注,但随着剧情的发展牧小川的人设已经没有足够的吸引力,现在他的人气持续下滑。反观孔扬呢,现在热度持续平稳走高。虽然是黑红,那也是红啊!若是孔扬只卖好爸爸人设,他的关注度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高,而且持续。有冲突,有矛盾才有看点,我也是为孔扬好。”

    对方一愣,金友桂说的其实也不无道理,不过,“可是,黑红这滋味……”

    “黑红也是红,我可是听说孔扬现在的工作量彪增。”

    二人说来聊去,金友桂算是勉强将孔扬的经纪人安抚住。不过随后对方则是顺势表明真正的来意。原来,孔扬的经纪人手中有多位艺人,有一位线上正当红的女艺人希望她做幕后的丈夫带着自家的孩子参加第二季的奇妙的旅途此次经纪人前来,便是试探金友桂的口风!

    “这一季还没有播完,我哪儿有功夫准备下一季。”

    挂断电话,金友桂不禁擦了擦额头没有的汗,内心骂道:都是一帮老油条,当初节目刚开始筹备的时候谁都不来。现在节目火了,一个个的都供着来!早干嘛去了?!

    正想着,金友桂接到温峥辰的电话。

    “温总,今天是什么风把让您百忙之中抽空给我打电话啊?”

    “什么?下一季要留一个名额给你?!”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