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怎料,躺在床上脸色通红的老贺头却用低沉的声音直接生硬的拒绝,“不行。”

    “为什么不行,顾大哥算账肯定也不错。”贺山费解的反问且解释道:“我主要负责厨房,顾大哥两边兼顾,这样也能忙得过来。爷,我数学学得不好你也知道啊!”

    可惜,老贺头的态度非常坚决。

    正当贺山有些尴尬,觉得今天的爷爷有些太过不近人情不知道如何圆的时候,只见顾白已然主动开口道:“就这样决定吧,如果厨房实在忙不过来就请客人稍等片刻。”

    “那,就这样吧。”贺山见顾白都不反对,只得顺势答应下来,只是内心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尴尬的。他认为,这一次无论如何错都在爷爷。

    待顾白走出房间后,贺山希望节目组可以暂时关闭录像设施,自己有话和爷爷说。

    对此,节目的回答是:对他们祖孙不利的事情,节目组绝对不会播出,他们负责摄影的工作人员可以暂时离开,但是设备不能搬动。

    经过几番周折,贺山勉强答应。

    单纯的贺山,从内心深处认为节目组没必要和自己家过不去,他们就是最最最普通的平头老百姓,哪儿会真的有人愿意看他们?

    怎料,节目组虽然没有想过与贺家为难,但是导演金友桂则另有自己的想法与安排。再者,即便是平头老百姓,也有平头老百姓的看点与生活。

    此时此刻,电视机跟前,广大数以百万计的观众朋友们便看到向来笑嘻嘻的贺山,有点不高兴的看向老贺头,埋怨道:“爷,人家是大导演!”

    “导演怎么了?当导演的就不用干活?”依旧发烧中的老贺头耷拉着眼皮反问。

    “这不干的挺多的了吗?”贺山用事实为顾白反驳:“人家虽然是大明星,但哪天不是最早起来。每天干活不喊苦,不喊累,爷你让做什么就做什么,人家从来不拒绝。今天让人家帮忙收个钱怎么不行了?难道顾大哥还能藏起来咱们的钱?”

    老贺头抬起眼皮看了孙子一样,没有说什么,但态度依旧非常的坚决。

    见爷爷如此固执,贺山颇有几分生气,“你真是,顽固!”

    说完后,贺山猛地转身,掀开门帘走了出去。

    屋内,老贺头阴气沉沉,整个人看起来都非常的不好相与。

    ???

    什么节奏这是?难道,老贺头还真的不放心顾神?

    其实,不让新员工收钱的决定也无可厚非吧虽然我觉得顾白肯定不可能做什么偷窃之类的事情,但是不得不承认,现在的社会可没有想象中的美好。老贺头的行为可以理解的吧

    可以理解,但不能接受

    有些看不懂节目组的套路,说是平白无故来一段吧,不太可能。可是实在不明白这一段是为什么播出,难道是为了证明顾神的好???

    不对吧,其实我觉得老贺头人挺好的

    看过之前几期节目的观众都能感受的到老贺头内心其实是善良的,绝对不是那种“恶人”。只不过这一次他的决定,实在是很难令人搞清楚他到底是在做什么。

    或许,老贺头有自己的想法,只是我们不知道吧

    1哪怕不相信顾神的人品,难道还不相信节目组?

    此话不假,顾白身边向来有节目组的录像师。不说顾白的经济收入如何,只说有人跟着这一点,他也绝对不可能做出偷拿钱的恶心事。怀揣着这种疑问,观众们继续观看节目。

    观众好奇这一段内容的目的,同时也很期待节目组“搞事情”。

    只见,走出房间的贺山只得主动来找顾白,他颇为尴尬的挠挠头说:“顾大哥,我爷没有别的意思,你千万别误会。”

    “不会。”顾白看向贺山,点头道:“我明白老板是好意。“

    ???

    贺山一脸懵逼,什么好意,他怎么不明白?

    不过贺山顺势点头道:说:“对对对,我爷人真的很好。你问问邵姨和白叔,他们都知道我爷是绝对是好人。”

    “我知道。”顾白伸手拍了拍贺山的肩膀,表示自己明白,他想了想,继续而道:“医生开的药记得给你爷爷吃,如果体温再升高我们就要带他去医院。”

    “没事没事,应该是因为换季的原因,休息两天肯定能康复。”贺山挥挥手,表示真的没问题。虽然是发烧,但爷爷的体温有所下降,只要休息休息,肯定能很快的康复过来。

    见贺山如此说,顾白便也没有多言。

    与顾白这边临时状况不同,其他嘉宾则在平稳的进行自己的故事。

    或许是因为万枫与今歌的关系已经占据之前许多的节目份额,所以在最新的一期节目中,父女二人的相处情景大幅度缩减。节目组将更多的镜头放在万枫与廉家的相处中。

    与其他家庭没有区别,廉家也只是一户普通的四口家庭。

    父亲威严高大,母亲勤劳贤惠,儿子上进开朗,女儿善良腼腆。如今的新雇员万枫已经在廉父与廉家儿子的帮助下成为捕鱼的一把好手,他干活用心,工作细心,得到廉家的一致好评。

    随之,万枫与廉家的关系也越发的融洽自然。

    “来,拿着。”万枫临下班前,廉母将一个饭盒递给万枫。

    万枫见到熟悉的饭盒后,便知道里面肯定是鱼虾之类,连连推脱说不用,“大嫂,不用不用,家里还有。”

    “客气什么,拿着拿着,回去给今朝今歌吃。”廉母好意热情道,“他们都是长身体的时候,要吃好,咱们别的不多,就这鱼虾还是管饱的。”

    想到儿女对待廉家的嫌恶,万枫真的没什么脸要人家的鱼虾。只是面对热情的大嫂,想到家中年幼的子女,万枫最终还是收下了廉大嫂给他的饭盒。

    “大嫂,谢谢。”端着沉甸甸的饭盒,万枫心中感慨良多。

    “谢什么谢,早些回去吧,明天还要出海捕鱼呢。”廉家大嫂笑呵呵的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