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与此同时,得知消息的荆先生在听说顾白已经前往国外后,不禁叮嘱女儿,“告诉他,多加小心。”

    “爸,你也觉得情况不妙是不是?”叶静嘉心中一震,不禁担心的看向父亲。她相信,父亲肯定知道的事情比他们多。

    荆先生斟酌道:“若是白秋程有个三长两短,白家必然有血雨腥风。若是他躲过这一劫,你们还能再安安稳稳的过段时间。不过,这一天早晚会来到,你和顾白要早作打算。”

    叶静嘉抬头看向父亲,她有些错愕道:“你的意思是?”

    “该来的,总会到来。”荆先生笃定的看向女儿,他可以保护女儿,却无法保护女儿的家庭。白家的事情,他作为荆家的主心骨无法参与其中。一旦他有所动作,另外两家必定闻风而动。

    听此,叶静嘉不禁道:“我和顾白没有想过要得到白家,我们”

    “未来的事情不要现在做决定。”荆先生打断女儿的话,他语重心长的说:“你们现在要做的是处理好当下,懂吗?”

    “懂。”叶静嘉微微点头。

    可是当下,她不知道如何处理。

    如今叶静嘉可以做的,便是在家中等待顾白的消息。

    在外海的顾白每日过的非常繁忙与心累,幸好的是白秋程的中风发现的较早,且治疗的医院是世界顶尖的医院。现在医院给出的明确结论是,白秋程现在不会死。

    但是他迟迟没有清醒,令所有人都在忐忑他清醒后的会不会有后遗症。不同的结果,代表白家未来不同的走向,也表达着其他么人的未来。

    不知为何,白秋程始终昏迷。

    昏迷的时间越长,后遗症严重的可能性越强,白家也越是动荡不安。

    与此同时,顾白不得不停留在海外,国内的白叙凡也在白秋程昏迷一周后不得不动身前往国外。因为此时白家内部,已经非常的混乱,矛盾也日渐激烈。

    国内的叶静嘉都隐隐听到风声,她几度想去国外却都被顾白拦住。

    “现在白家人犹如恶狗,你不要过来。”在某次的通话中,顾白如是说。

    “那你?”叶静嘉紧张关心。

    顾白三言两语的简单道:“有白叙凡在,他们不能将我怎么样。你在国内好好照顾甜甜蜜蜜,等我回去。”

    “好,我等你。”叶静嘉柔声道。

    他们夫妇二人遇到过许多的难题,他们坚信此次的难题他们也一定可以携手度过。

    怀揣着信任彼此的信念,夫妇二人继续完成自己的工作。

    叶静嘉不知道的是,顾白这边的情况是真的非常的棘手与糟糕。

    以“恶狗”来形容此时此刻的白家人可以说是非常贴切。他们无比疯狂的盯着每一口可能到口的肥肉,顾白作为夺食者,自然被他们当做眼中钉肉中刺。若说,顾白的到来从一开始的被暗中排挤,那么维系到现在顾白几乎承受着诸多火力,甚至几次有人试图将他“驱逐”出去。

    幸而白叙凡及时赶到,有了白叙凡的到来顾白的境况好了不少。

    不过显然,此时此刻的白叙凡也无法压抑其他人蠢蠢欲动的内心。

    此时此刻,在医院不远处的别墅内,白叙生问白叙昌:“老头真的能醒过来?”

    虽然兄弟二人之间存在隔阂,但终归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关系自然是不同的。

    “医生说是能,不过,我看拖的越久他的后遗症越严重。”白叙昌冷笑一声,“已经将近二十天的时间,就算他醒过来我看也是偏瘫了吧。”

    “偏瘫啊。”白叙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他兴奋的说:“那白叙凡的屁股可应该挪挪位置了。”

    白叙昌点头,满意的说:“即便我们不动手也会有人动手,记住,这一次不能再和之前一样贸然出手,成为被针对的目标。”

    “我明白,之前是我急躁被白叙磊利用。没想到,他看起来老实心眼子这么多!”白叙生愤恨道。

    白叙昌冷静的说:“你以为呢?”

    足足20天的时间,在诸多人看来白秋程即便醒过来身体也必然出现严重的后遗症。只要他身体有问题,那么就是他们的机会!想到这里,白家人越发的活络。

    即便是向来看似安稳的吴蓝君,此时此刻都不禁带着儿子各种活动起来。至于向来高调的应如薇与甄真,更是四处奔走。哪怕是口中说着不能贸然的白叙昌与白叙生,也在不停的做小动作。

    嗜血般的兴奋,令他们早已不再冷静。

    若说唯一冷静的,大概就是白家的五太太与六太太,她们无儿无女,做什么都是徒劳无效。

    可惜,在事情愈演愈烈的关键时期。

    白秋程。

    醒了。

    “老爷,您可终于醒了!”

    等众人赶到医院的时候,看到的便是欧阳璐儿扑在白秋程的身上,梨花带雨般的嘤嘤哭泣。

    刹那间,几位太太的第一反应便是:皱眉。

    原本六位太太都守在医院,但随着白秋程一天天的昏迷下去,其他的太太们纷纷离开医院。

    “老爷醒了,你们皱什么眉!”欧阳璐儿猛地抬头,看向门口的重任,随即她扭头看向老爷,不禁告状说:“老爷,您看,您醒了她们都不高兴呢!”

    甄真当即皱眉厉声呵斥道:“你不要胡说!我们怎么不高兴了?!”

    吴蓝君则是温柔的走到病床边关心:“老爷,您身体觉得如何,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医生过来检查过了吗?”

    “医生早就走了,老爷身体特别好!”欧阳璐儿得意的插嘴道。

    此时,陪床的护工开口介绍。

    原来,白秋程不单单是苏醒了过来,而且是安然度过此劫。

    虽然中风令他的身体状况再也无法回到从前,不再拥有黑白颠倒的狂欢之乐,必须老老实实的卧床休养。但是,他并没有严重的后遗症,他依旧可以过正常人的生活。

    刹那间,病房内不少人都是失望的。

    白秋程的康复,对他们来说可不是好消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