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半个月后,亓恺与顾湘君一同回国,夫妇二人和好如初。彬彬高高兴兴的回到父母身边,亓氏公司恢复正常运转,所有的一切都似乎都好转起来。

    唯有叶静嘉满腹疑惑,她虽然知道姐姐早晚会原谅亓恺,却没有想到会原谅的如此之快,如此之轻易,如此之没有任何隔阂,仿佛之前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发生。

    几天后,在姐妹二人的谈心中,叶静嘉震惊得知原来为了令姐姐相信,亓恺找律师写了一份声明。

    声明内容简单,却完全维护了顾湘君的权益。

    夫妇二人一旦离婚,亓恺将自愿净身出户并且同时辞去在亓氏内的所有职位。除此之外,亓氏内的股份因顾湘君为外姓人无法得到,所以将全部交给亓彬,待亓彬成年后正式继承。

    “他,真的这样决定?”叶静嘉惊讶的看向姐姐。

    她震惊的不是亓恺放弃财物资产,而是他承诺离婚后会自愿离开公司。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一旦离婚他根本没有再“站”起来的可能性,说明姐姐主宰公司,获得全部的一切。

    当然,这也代表着亓恺的决心。

    顾湘君点头道:“是,我看着他找律师办理的声明。”

    “所以,你”叶静嘉犹犹豫豫的问。

    顾湘君爽朗的再度点头,“对,因为这份内容我原谅了他,至少这份声明能规避很多诱惑和风险,同时也保障我的未来。嘉嘉,我不想和亓恺离婚。”

    直至今日,顾湘君终于说出她的心里话。

    她不想离婚,她真的不想离婚。

    虽然这一次亓恺的行为令她绝望,但夫妻这些年,她真的早已深爱亓恺也离不开亓恺。她想不到如果离婚后她的人生会变成什么模样。

    她知道自己的原谅很懦弱,可她想懦弱一次。她与亓恺的关系,她与亓恺的经历,她与亓恺的种种是外人无法明白的深厚感情。

    “我知道。”叶静嘉微笑点头,给予姐姐充分支持的同时,主动道:“姐夫他很有诚意,也很有毅力和决心,我相信未来他也不会再重蹈覆辙。”

    “希望吧。”顾湘君点头道,她希望有份法律文书在手,她与亓恺可以平静安稳的生活下去。

    “不过。”叶静嘉看向姐姐好意提醒道:“姐,你应该清点一下身边的人。之前你和姐夫有矛盾时,有人蓄意散播谣言说你和姐夫会离婚。有些人该辞退的辞退,该更换的更换。”

    顾湘君有些意外的看向妹妹,不禁若有所思的点头道:“好,我会处理。”

    聊完这些事情,姐妹二人不禁聊到顾白与亓恺的见面。

    此时叶静嘉方才得知,原来顾白根本没有开导亓恺,而是见面后直接将亓恺按在地上一顿胖揍。最初亓恺还曾试图还手,但是打着打着便只有被动挨打的份儿。

    要知道,过去亓恺和顾白打拳击可是势均力敌的。

    可现在,亓恺老矣。

    被揍得鼻青脸肿的亓恺非常愤怒的质问顾白为什么揍自己,顾白则只是抖了抖自己的衣服,理直气壮的回答道:“打醒你。”

    “然后,姐夫就去找你了?”叶静嘉一愣,有些不懂这是什么套路,难道亓恺真的被打醒了?

    顾湘君有些尴尬的看向妹妹,“不,是去医院了。”

    “啊?!”

    原来,顾白下手太狠,亓恺不得不去医院做简单的包扎。

    见妹妹有些讪讪,顾湘君反而挥手道:“亓恺确实该被揍,顾白这么做也算是为我出气。在医院里两个人应该聊了什么,但具体说的什么亓恺没有告诉我,我也没问。总之,要谢谢你和顾白。”

    叶静嘉连忙道:“姐姐,大家都是一家人嘛。”

    无论如何,赵澄婷的事情终于落下帷幕。

    生活再次回复到平静,叶静嘉继续安安稳稳的照顾甜甜蜜蜜。顾白则继续做着他的工作,从导演转向商业,尤其是面对白家众多商业好手,对于他而言绝非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事情。

    加之他要兼顾家庭,甚至是亲戚,所以顾白能放在工作中的精力非常有限。

    不过,还算幸运的是,精通商业的时不常的会帮助顾白以最快最简单的方式解决棘手的问题,同时他的孪生哥哥阿深也会不时的帮他处理工作中的问题。

    若说比较不顺手的事情,大概就是白家。

    明明是春暖花开的季节,白秋程却意外住进医院。

    事情发生时,他正在与国外的比基尼女郎狂欢。

    突然之间,他晕倒在地。

    最初人们不以为意,可见他迟迟没有再坐起来恍然有人发现不对。

    将白秋程被送到医院后,医生检查表示白秋程是急性中风。

    “现在所有人都飞去国外医院看望白秋程,白叙凡要我必须也过去。”得知白秋程住院消息的顾白,第二通电话便接到白叙凡的电话。挂断白叙凡的电话后,顾白便立刻与妻子取得联系。

    叶静嘉冷静的反问:“你怎么想?”

    “白叙凡让我过去,大概是担心白秋程会死。”顾白将自己考虑的结果告诉叶静嘉,“我担心白家人会图谋什么,所以想过去看看。”

    顾白很喜欢现在平衡的生活状况,但是一旦白秋程离世,这种情况绝对会被立刻打破。为了努力的平衡与维系,顾白为此放弃导演的工作。现在平衡即将被打破,他不得不去寻找欣新的平衡点。

    在此最关键,最棘手的问题,就是白家人。

    顾白自然想过去看看白秋程的情况,同时他也要看着白家人,免得他们做出什么猫腻。

    “如果可以,我想今晚就过去。”

    “好,你去吧。”叶静嘉点头,“我会在家里等你,如果有事情立刻通知我。”

    “好的,辛苦你。”顾白不禁道。

    叶静嘉笑笑,“这有什么好辛苦的,你要小心那边的白家人,若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立刻告诉我。”

    “好。”

    挂断电话后,叶静嘉隐隐嗅到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