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因为顾湘君情绪非常糟糕,叶静嘉不得不不停的宽慰姐姐,她努力的让姐姐的情绪好转起来。

    思前想后,叶静嘉试探性的说:“姐姐,不如你出国玩一玩,转一转,换换心情再说?”

    顾湘君有几分心动,却不禁迟疑道:“可是彬彬和公司?”

    “可以让爸妈过来带彬彬,再说姐夫也不会不管彬彬的。”叶静嘉宽慰道,“至于公司的话,姐,这些年来你几乎从来没有请过年假,你应该给自己放一个假,好好放松放松。不要总停留在同样的环境,总想烦心的事情。不是说船到桥头自然直吗?说不定你转一圈回来,有些事情便会自然而然的迎刃而解。”

    顾湘君扭头看向妹妹,在她的鼓励中,顾湘君微微点头道:“好吧。”

    顾湘君临时决定出国旅行,放松心情。

    彬彬留给顾建诚与叶兰芝照,至于公司方便也没有任何阻拦。亓恺想过陪妻子出门,但因公务繁忙,加之妻子已经休假他不得不留下继续工作。也正因为如此,甜甜蜜蜜的生日顾湘君没有参加。

    其实顾湘君原本是有意等到生日之后再去旅行,但被叶静嘉半强制的要求立刻就去,不要迟疑。她担心,留在国内的姐姐会渐渐失去出门的决心,就这样简简单单的继续回归过去的生活节奏。

    “我觉得姐姐真的应该放松一下,无论是她的工作,还是生活排的太紧太满,所有的一切已经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叶静嘉看向顾白解释道,她颇为感慨的说:“你没有见到当时的姐姐,那天我见到姐姐的时候她与之前脾气火爆的她完全不同。那天她没有发脾气,只是眼神非常的悲伤,整个人周身弥漫着痛苦与哀愁。那天姐姐的情绪令我非常的难过,因为她根本就是性格火爆的人。顾白,我觉得她是真的很伤心。”

    顾白安慰的拍了拍妻子的肩膀,明白她的心痛。

    他几乎可以猜想到,那时的顾湘君是什么模样。

    叶静嘉看向顾白不甘的继续诉说道:“如果不是因为姐姐留恋不舍,不是因为彬彬想要亓恺回家,我真的想过劝姐姐离婚。你说亓恺怎么变成现在的样子,你都不知道当时我和亓恺聊天的时候多生气!”想到那时的亓恺,叶静嘉内心依旧满满都是怒气,“姐姐她虽然生气,但是显然根本不想离婚!为此,我不得不为亓恺开脱。我甚至对姐姐说,夫妻关系是需要双方共同经营,要姐姐分一些精力放在姐夫身上。分什么精力,这件事情和姐姐有什么关系!我觉得自己特别的无耻!你说,我是不是做的不对?”

    看着妻子厌烦与自责的神色,顾白温和的安抚道:“你做的很对,竟然顾湘君自己不想离婚,那你就不应该说拆散他们的话。至于亓恺那边……我去找他聊聊。”

    “你去?”叶静嘉有些不相信的看向丈夫,“你去能做什么,亓恺现在就是冥顽不灵!”

    顾白笑道:“我和他终归是多年朋友,有些话他可能不方便对你说,但可以对我说。”

    “方便说他自己是真的看上赵澄婷?”叶静嘉冷哼一声,充满不屑。

    如今的叶静嘉,是真的非常厌恶亓恺。

    顾白笑笑,安抚道:“不会的,即便过去会,现在也不会。”

    叶静嘉扫了丈夫一眼,却转而道:“以后你可不要闹出这种事情,我不是姐姐,绝对不会原谅你。到时候如果被我发现,我肯定会让你卷铺盖滚蛋。”

    看着妻子半开玩笑半认真的神色,顾白郑重道:“你放心,我之前不会出轨,今后更不会。”

    叶静嘉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当晚,顾白没有吃晚饭便直接前往亓恺家。

    叶静嘉不知道顾白与亓恺到底聊了什么,反正当晚顾白彻夜未归。

    甜甜询问爸爸为什么不在的时候,叶静嘉只说:“今晚姨夫一个人在家,所以爸爸去陪陪姨夫。”

    甜甜点点头,不禁道:“今天姨夫没有来!”

    “对,今天姨夫姨妈有事,没有来参加甜甜蜜蜜的生日派对。不过他们有送礼物,还记得客厅里的毛茸茸的动物椅吗?那就是姨夫姨妈送给甜甜蜜蜜的礼物呢,甜甜蜜蜜喜欢吗?”叶静嘉温柔道。

    “记得!喜欢!”甜甜高兴的点头。

    蜜蜜则说:“呀,请他们吃蛋糕。”

    “乖!”叶静嘉笑着亲了亲甜甜蜜蜜,然后允许道:“周末的时候带你们去见彬彬哥哥,好不好?”

    “好!”

    当晚,叶静嘉独自将甜甜蜜蜜哄入睡,然后她自己入睡。

    睡着睡着,叶静嘉突然被吵醒,她睡眼惺忪的睁开眼睛一看,惊讶的发现顾白躺在自己身边。她看了一眼身边的表,凌晨三点。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叶静嘉声音沙哑的关心道。

    顾白躺在叶静嘉身旁,困意满满的说:“两点半。”

    “这么晚?”叶静嘉瞪大眼睛追问:“你怎么不在那边休息?”

    “回来找你。”顾白搂住妻子,然后闭眼道:“睡一会儿,我好困。”

    于是,叶静嘉只得怀揣满腹疑惑,陪着顾白继续睡觉。

    第二天一早,叶静嘉在吃完早饭后才找到时间问顾白与亓恺聊得如何,为什么半夜回来。

    顾白只说:“你放心,亓恺已经想通,以后不会犯类似的错误。”

    “你们到底说了什么?”叶静嘉不禁好奇的追问。

    顾白但笑不语,只神秘的说:“过两天你就知道了。”

    见状,叶静嘉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等等看。

    没过几天,叶静嘉得知亓恺放下所有工作飞往国外寻找顾湘君。

    “这是?”叶静嘉惊讶的看向丈夫。

    顾白只淡淡道:“他能为了前下属放下工作在医院彻夜陪床,自然也能为了妻子放下工作出国旅行。”

    “你,厉害!”叶静嘉不得不佩服,“不过他怎么会听你的?”

    这一次,顾白依旧没有回答妻子的疑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