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来之前,叶静嘉其实只是希望威吓赵澄婷,让她明白她的阴谋已经被自己识破,识趣的主动离开亓恺。国外的工作依旧给她,她甚至可以去国外养伤医药费叶静嘉会负担。

    叶静嘉的想法很简单,只要她不添乱,姐姐与亓恺的关系恢复,些许退让不算什么。

    可事实上,叶静嘉发现发现赵澄婷不配有任何机会,她的顽固,她的执拗,她的小聪明都令叶静嘉非常不满。尤其是她偷偷录音的行为彻底激怒叶静嘉。

    当然,最令叶静嘉不满的还是赵澄婷以爱为名想当亓太太的想法。

    如此不要颜面的第三者,若是有好下场那岂不是天底下最可笑的笑话?

    与此同时,她也做好第二手准备。

    那就是,若是亓恺与赵澄婷一意孤行,姐姐决议离婚,那她就让父亲吞掉亓家。虽然这样做或许是在仗势欺人,但亓恺能有今天仰赖全是荆家。

    叶静嘉等待着局势的变化。

    三天后,赵澄婷与亓恺彻底断绝任何往来。

    因为她终于知道顾湘君的后台是谁,也知道亓恺为什么能有今天!

    所有的一切都令赵澄婷瑟瑟发抖,她从来不知道在她眼中已经非常富有的亓家之外,还有更厉害的家族。最令她惶恐的是,明明只是演员和老板的叶静嘉的生父却有那样的背景!

    原本,赵澄婷还以为晚上那些说叶静嘉家世好的友只是吹嘘,因为她都没有听说过什么荆家。可是现在,她只想立刻离开帝都,远离亓恺,远离顾湘君,远离叶静嘉。

    可悲的是,国外的工作却突然表示不需要赵澄婷。

    当赵澄婷找到推荐她的教授的时候,教授则表示他也无能无力,对方继需员工,赵澄婷出车祸要修养公司便决定令做选择。

    雪上加霜的是,不知为何亓恺停了医药费。

    无措的赵澄婷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突然变得如此糟糕,养伤的她根本找不到任何工作同时也负担不起高昂的住院费用。绝望之中,她不得不选择回到家乡暂时养伤,只等伤势好一些后去魔都寻找发展的机会。

    这一次的赵澄婷,真的是踢到了铁板。

    赵澄婷不知道的是,她的医药费实则是顾湘君停掉的。

    虽然赵澄婷主动离开,但顾湘君与亓恺的关系却真真正正的降到冰点。

    原本的顾湘君还有主动联系亓恺,反而是在亓恺出差后顾湘君再也没有理会过丈夫。

    那时的亓恺也无颜面对妻子,所以没有找过妻子。此时此刻,等他想找妻子的时候,却惊愕的发现家中已经人去楼空。

    当他找到叶静嘉时,叶静嘉内心同样惊讶,但只淡定的将他打发走。

    当晚叶静嘉才得知,离开荆家的姐姐并没有回到她与亓恺的家,而是带着彬彬搬离荆家来到一处私宅。

    自从她与亓恺结婚后,收入丰沛便有意购入多处房产,原本是想拿来做彬彬的老婆本,没想到却成了她与丈夫分居后的居所。究其原因,原来顾湘君早已得知赵澄婷的告白与亓恺的妥协。

    “姐,你”叶静嘉惊诧的看向姐姐,她万万没有想到姐姐竟然隐瞒了她这么久!

    顾湘君艰难的笑了笑,“你是不是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赵澄婷做了什么,亓恺做什么什么,乃至于你为我做了什么我都知道。”

    “你”叶静嘉想了想,终究只叹息了一句,“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嘉嘉,我知道你是为我着想,但是婚姻中出现的问题我没有办法和任何人分担。”顾湘君有几分哀愁又有几分失望的看向叶静嘉,徐徐道来:“我从来没有想过亓恺会做出这种事情,我以为我们之间很默契你明白吗?原本我以为我愤怒的是赵澄婷的插足,是亓恺的精神出轨。可是现在,我说不出来我愤怒和不甘的是什么。”

    “姐,其实”叶静嘉连忙道。

    顾湘君却举手制止叶静嘉的言语,她失望道:“这段时期我在想,如果没有你帮我,如果赵澄婷依旧纠缠不休,我的婚姻将会变成什么样子?虽然现在赵澄婷离开,可是谁会保证未来不会有第二个赵澄婷,第三个赵澄婷,甚至是第四个赵澄婷我很累,很疲惫,也压抑,我不希望我的婚姻变成这个模样。”

    “这一次确实是姐夫不好,是他做得不对。但是姐姐,实在是赵澄婷的时机把握的太好。”叶静嘉虽然厌恶亓恺的所作所为,但依旧为他说好话,因为她能感觉到姐姐并不是想离婚,“她在车祸后向姐夫告白,在病床央求姐夫。姐夫要是多铁石心肠才能拒绝?无论如何,车祸都发生在姐夫的车上啊。再说,赵澄婷已经接到国外的工作邀约,她以这个作为保证姐夫根本没有办法不答应。姐姐,你看看姐夫这些年的表现,他真的不是那种对家庭不负责的人。”

    “你不用为他说好话,他这一次真的是令我很不失望。”顾湘君摇头,她不甘的看向叶静嘉诉苦道:“嘉嘉你知道吗?我没有想过他会抛弃我和彬彬,他会为了一个女人彻夜守在医院!我没有想过,真的没有想到过。为什么亓恺就不如顾白?为什么他不能拒绝诱惑?”

    听到这里叶静嘉连忙道:“如果顾白遇到类似的事情,我也不敢保证他会做出怎样的决定。或许不是姐夫不拒绝诱惑,而是这件事情本身不是诱惑,而是心愿。姐,我知道你无法现在原谅姐夫,但是我觉得你可以考察看看再说。很多时候,可能人在做出选择的时候并不理智,或者说是被很多外在的条件约束。姐夫这一次可能真的是有些,人不由心吧。”

    “再人不由心,也不应该答应!”顾湘君反驳,“他知不知道他答应了什么,知不知道他自己根本就不该和那个女人见面!如果不见面根本不会发生现在的所有的一切!”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