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随后的两天,叶静嘉依旧正常的陪伴着的顾湘君与彬彬,与他们度过周末的两天悠闲时光。只是因为期间有一天顾湘君加班,故而叶静嘉只得与彬彬在一起。

    期间令叶静嘉颇为担心的是,周六下午回到帝都的亓恺虽然没有再彻夜的陪伴赵澄婷,却依旧每天会去医院探望赵澄婷。

    这日周二,风和日丽。

    顾湘君去公司工作,亓恺再度出差,彬彬继续上幼儿园,叶静嘉则来到医院“探望”赵澄婷。

    “赵小姐,你好。”叶静嘉淡笑道。

    赵澄婷所在的医院由原本的公立医院转入高档私人医院,她所在的病房是单间,每日花费不菲。叶静嘉自然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是亓恺负担的。

    不过只是些许钱财,不算什么。

    “叶小姐,您好。”赵澄婷年轻漂亮,即便穿着病号服以及非常的引人注目。她的面貌,即便放在演艺圈也可以算是中等美女。若是与顾湘君相比,叶静嘉不违心的说,她比姐姐好看。

    赵澄婷长发披肩,主动开口道:“今天您来找我,是因为亓恺吧。”

    叶静嘉笑了笑,然后坐在座椅上开口直接道:“听姐夫说,你在车祸后向他表白?”

    赵澄婷一愣,她没想到亓恺会将这件事情告诉别人,不过她顺势开口承认道:“我确实爱慕亓恺,但是我不认为承认自己的感情是一件不光彩的事情。”

    叶静嘉认可的说:“当然,承认自己的感情并非是不光彩的事情。”正当赵澄婷心中有几分窃喜的时候,却听叶静嘉又说:“但是试图拆散别人的家庭,则是不道德甚至是龌龊的事情。你说我说得对吗,赵小姐?”

    “叶小姐,我知道你是顾湘君女士的妹妹,你们关系很好。你为她来找我,我理解你。但是你不应该因为我没有姐妹就这样肆无忌惮的诬蔑我!”赵澄婷瞪大眼睛不甘的反击,她盈盈泪目努力的诉说着她的清白与无辜:“我和亓恺的关系是单纯的,是纯粹的。难道因为他结婚我就不能爱慕他?我只是爱他而已,我没有拆散他们之间的婚姻!你为什么要这样针对我?!”

    “纯粹的爱?”叶静嘉笑了笑,“纯粹的爱就是在车祸后立刻向已婚的亓恺表白?”

    “我只是在当时想单纯的想表达我的爱意!”赵澄婷坚持。

    “不,你是想利用车祸胁迫他。”叶静嘉突然冷下脸来,冰冷冷的说:“向已婚的亓恺说自己爱他,而且是在你受伤的情况下这是纯碎?你真是玷污了纯粹这两个字。表白后立刻要求亓恺留下陪你,你以为别人不知道你的心意。”

    赵澄婷不禁握了握拳头,连忙反驳:“我以为我会”

    “你会死?”叶静嘉冷笑一声,“你以为断腿会死?”

    “当时车祸”赵澄婷试图告诉叶静嘉车祸发生时她恐慌,所以下意识的想将心底的话说给亓恺的听。

    可是这样的说辞只有亓恺原因相信,叶静嘉曾是冰冷的打断她的话,直戳她的真实目的:“你很清楚,你死不掉。你算准姐夫不可能将你告白的事情请和自私的要求告诉姐姐,所以故意借机制造假象,想令别人以为你和姐夫关系暧昧,同时制造姐姐和姐夫的矛盾。你知道姐姐脾气暴躁,只等他们二人吵架不断时趁机装解花语安抚姐夫,将事情搞得越来越糟糕。最后,期待我姐姐忍无可忍主动离婚然后你上位对不对?”

    “我没有!”赵澄婷矢口否认,她激烈道:“我只是爱他!我没有想拆散他的婚姻!”

    赵澄婷看向叶静嘉,言辞激烈的强调。

    赵澄婷的态度越是强烈,叶静嘉心中越是确定。

    她轻蔑的扫了一眼眼前的女孩,转而问:“你喜欢亓恺什么,是喜欢他现在的成就,喜欢他的财富,喜欢他的地位,还是喜欢他本人?你看我问的问题,你喜欢的当然是他现在的全部,若不然也就不会如此费尽心力的企图上位成为名正言顺的亓太太。你说,我说的对吗?”

    被全然猜中的赵澄婷死死的盯着叶静嘉,一动不动。

    “不过,你知道他为什么有今天的成就吗?”叶静嘉轻笑一声,睥睨的看向赵澄婷道:“没有姐姐,就没有亓恺的今天。”

    原本有些气弱的赵澄婷听到这句话后,瞬间硬气起来。因为她很清楚,顾湘君的优势不过就是陪着亓恺回到亓氏从头打拼而已。她自认,在工作方面可以比顾湘君给亓恺更大的帮助!

    怎料,叶静嘉却说:“不要只以为年轻些,有些学历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以后想撬别人老公之前,查查别人有什么后台。即便亓恺与姐姐离婚,你也不会成为你心目中亓家的阔太太。”

    说完,叶静嘉转身离开。

    见叶静嘉走出房间后,赵澄婷躺回床上,眉头紧蹙。

    她有些搞不懂叶静嘉在说什么,对方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费解的赵澄婷思前想后,最终还是决定先保留刚刚的录音。虽然录音中有许多对自己不利的内容,但好好剪辑还是能剪辑出不少好东西。正当赵澄婷窃喜的拿出手机,却意外的发现音频没有录制成功???

    “怎,怎么回事?”赵澄婷咬着嘴唇,非常的费解。

    见录音不成,她只好另作打算。

    不过在此之前,叶静嘉的话语多多少少在她心中留下印记。赵澄婷决定查一查顾湘君,看看她还有什么后招,或者什么背景。她明明记得,顾湘君的父亲只是一名普通的大学返聘教授,继母则是画家。

    叶静嘉回到车上后立刻与取得联系,要求撤回之前为赵澄婷准备的工作。

    不解的询问:“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再给她工作的机会,也不希望她这种人有好的未来。”叶静嘉平静的说。

    “用钱打发掉?”提议。

    叶静嘉则是冷冷道:“她不配。”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