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待顾白走后,老贺头从房间内走出来问孙子:“他呢?”

    “谁?哦,爷你说顾大哥啊。顾大哥回去搬行李了。爷,你找他有事?”贺山正在后院忙着看今晚可以做什么好吃的。毕竟是顾白他们来到自己家后的第一顿晚餐,肯定要丰盛一些啊。想到这里,贺山不禁嬉皮笑脸的说:“爷,上次那半只兔子咱今晚做麻辣的吃吧。”

    贺家虽然是做糕点的,但做起饭来那也是丝毫不输人!

    尤其是老贺头的手艺,也是拿得出手的。

    贺山原本是希望爷爷可以掌勺,可惜过了很久他始终听不到爷爷的答复。当贺山不禁扭头看向爷爷时,却见爷爷早已转身离开不见身影。

    ???

    贺山挠挠头以为爷爷不想做饭,只得叹了口气,决心自己动手。虽然他厨艺不如爷爷,但也凑合吧。想到这里,贺山继续高高兴兴的在厨房看有什么可以吃的好东西,顺便摸了两个鸡蛋准备给甜甜蜜蜜**蛋羹。

    等贺山准备好来到厨房的时候,却见爷爷已经在忙活着烧水做饭。

    “去,买两斤排骨和半斤五花肉回来。”老贺头头也不抬的接过孙子手中的鸡蛋和兔子,打发他继续出去。

    贺山一愣,原本想问爷在干啥,但他灵机一闪,随当即只清脆的回答道:“好咧!”

    老贺头则开始收拾剩下的那半只兔子,镜头中的老贺头表情依旧严肃,但是除此之外还有认真。他手法熟练的仔细收拾着食材,看起来普普通通的食材在他手中被灵巧的做成不同的模样。

    看样子,今晚的晚餐想必是非常丰盛的。

    与此同时,顾白带着甜甜蜜蜜步行半个多小时回到租住的房间。

    房间是普通的院落,顾白住在西屋。哪怕剧组准备了多台取暖的电暖气,但依旧无法改变西屋阴冷的现实。

    顾白将电暖气打开,然后为宝贝女儿冲泡奶粉照顾她们加餐喝奶后,便带着姐妹二人离开房间。

    作为节目的第一天,50元的房费是由节目组支付,从明天开始每天的房费则要由嘉宾提前一天交给导演,然后由导演交给房东。顾白此次回来后,除了需要整理私人用品外,还需要找到导演正式的告知自己即将搬家的事实。

    虽然顾白知道,编导肯定已经将这件事情告诉金友桂。

    “金导,我有事情和你说。”

    此时金友桂也回到租住的房间内,准备当晚的节目组录制,顾白在剧组房间顺利的找到金友桂。

    金友桂早已得知顾白那边的事情,在听完顾白的说辞后他不禁皱着眉头挽留,“顾老师如果您住在老贺头那边,恐怕未来的镜头会少很多。”

    可惜,顾白压根就不在意镜头的多寡,他带女儿们过来是希望能她们可以接触认识更多的人,潜移默化的改变她们现在的性格,而不是受罪。他道:“镜头少没关系。”

    见状顾白心意已决,金友桂便没有说什么,只是点头答应。同时调用紧急预案,增派人手负责糕点店那边的持续进展。金友桂自然是不愿意看到这种情况的,顾白的离开,便是脱离群体。他越少的与其他家庭待在一起,势必会减少许多精彩的看点。

    可是,金友桂很明确的知道自己做不了顾白的主,或者说他们节目组掌控不住顾白,为了让节目顺利的录制他只能退让。

    与此同时,金友桂内心其实是有点埋怨老贺头的。

    若不是老贺头点头,顾白怎么可能离开?

    可惜,无论如何事情已成定局,金友桂唯一可以做的便是安排后续的节目内容。

    当顾白从金友桂的房间走出来时,恰好看到刚刚进门的万枫。今朝今歌也跟在万枫的身边,只是姐弟二人的脸色都厌厌的。

    看到顾白的万枫笑着问:“怎么早就回来了?”

    顾白微微点头。

    万枫问:“今晚你在哪儿吃?要不,咱们一起买点菜做饭吧,这样还能省点钱。”

    “糕点铺包食宿。”顾白事实就是的回答。

    万枫先是一愣,随即立刻明白过来他转而问:“你现在是回来收拾行李,打算今晚就搬到店里去?”

    顾白点头。

    与此同时,今朝已经凑到抱着奶**的甜甜蜜蜜的身边,“你们身上有甜甜的味道。”

    蜜蜜茫然的看向陌生的小哥哥,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甜甜则开心的说:“我们在点心点工作!”

    “点心?”今朝瞪大眼睛,惊喜的问:“那里有很多点心吗?”

    “当然有啊。”甜甜点点头,歪着头有些不解说:“点心店怎么可能没有点心呢?”

    “那,好吃吗?”今朝咽了一口口水问。

    甜甜想到下午时吃到的点心,当即大力的点头表示:“好吃,特别好吃!”

    与此同时蜜蜜也不停的点头,同时补充,“好看。”

    点心店的点心不仅好吃,而且好看。

    “我也要去点心店!”听到别人在点心店可以吃点心,今朝当即回头看向父亲嚷嚷着要去点心铺,“我也要去,我也要去!”

    “等爸爸赚钱给你买点心吃好不好。”万枫见儿子突然嚷嚷起来,不得不哄他同时希望他乖一点,听话一点。

    “我不我不,我现在就要去!”可惜今朝根本听不进去父亲的话,他撒泼打滚说什么都要立刻去点心铺。见父亲始终不答应今朝甚至捂着肚子说:“我饿了,我要饿死了!”

    在多次劝说无果,儿子的表演愈演愈烈的时候,万枫内心几乎是绝望与崩溃的。经过今天一整天的积攒,他的火气已经达到极点,他根本不明白个为什么自己原本活泼可爱的儿子现在却宛若泼妇。

    在多次劝说无果的情况下,万枫深吸一口气,不禁绷着脸说:“不要坐在地上哭闹,站起来。”

    板着脸的万枫非常可怕,甜甜蜜蜜都不禁往父亲身边站了站。

    可惜,今朝却毫不畏惧。

    父子二人面对面,此次万枫是真的生气,不是说说而已。今朝似乎不明白,他父亲的忍耐其实是有限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