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样的工资待遇是节目组特意向每一家店面的老板提出的特别要求,为的便是营造节目效果。

    每日30元的工资根本不足够负担每组家庭的房费,更不用提其他方面的日常开销。即便是每日100的工资也只是勉强足够生活。节目组期待的,便是在如此不平等的待遇之下,每组家庭的反应。无论父亲们的应对之策,亦或者是宝宝们面对拮据生活的表现,会不会央求父亲买玩具,会不会对现在的生活条件表示出不满的状态。

    可以说,节目中处处存在陷阱。

    当然,节目本身的精彩之处便是嘉宾们在面对困难时不同的反应与表现。若是平铺直叙的讲述,未免缺乏看点与爆点。

    此刻如何对待不公正的待遇,则是父亲们即将面对的第一个挑战。当然这也是对于孩子们的挑战,因为在距离糕点店距离不远的修理铺,牧莱得知爸爸工作一天只有30的时候,便不禁瞪大眼睛震惊的问:“30?!”

    牧莱眼神非常的震惊,他仿佛不敢相信。

    老板看着小孩子震惊的表情恶劣的笑呵呵点头说:“嗯,30。”

    牧莱皱着眉头看向父亲,甚至拽了拽父亲的衣服,显然觉得这样的工资真的太少。不过与儿子的不敢不同,牧小川点头答应只是希望老板可以预支部分工资,帮助他和儿子不会露宿街头。

    面对牧小川的温和合理的请求,老板大手一挥表示可以,“不过你可要好好干活呀。”

    “您放心,我一定会的。”牧小川心中微微松了口气,他不忘推荐自己的儿子,主动道:“这是我的儿子牧莱,小名冰冰。他很聪明,很能干,可以帮很多的忙。”

    被父亲点名表扬的冰冰微微有些小得意的看向老板,老板配合的作出惊讶的表情看向牧莱,“是吗?!那可真的是太好了。冰冰,如果你可以帮忙,我也会给你开工资。”

    “好!”冰冰一口答应。

    与牧小川的温和派不同,万枫则是不停的与老板东拉西扯,希望将价格涨上去。今歌与今朝则在旁边吵吵闹闹,整个氛围非常的乱。不过没有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恐怕会更加的混乱。

    至于,孔扬则是扮可怜企图得到女裁缝老板的怜悯。阿宝呆呆的跟在爸爸身边,笑呵呵的看向老板娘奶奶,完全不在情况,也不太明白工资和他有什么关系。

    与此同时,顾白则是唯一直白的对老板说“30太少,不够我们的房租和三餐”的雇员。

    “你房租多少?”

    “50。”

    “几间?”

    “一间。”

    “哼。”

    ???

    看着老头转身掀开门帘进入屋内,所有人都一脸茫然。

    顾白站在门口有些踟蹰,拿不准对方的意思。他原以为参加综艺是和之前参加旅行一般更多的是走走过场,可是此时此刻他突然发现此时老贺头的表现似乎不在节目组的预料中,因为他的余光可以看到编导的茫然与费解。

    不过片刻,门帘再次掀开。

    此次走出来的不是干瘦的老头,而是一位高瘦的年轻小伙。

    小伙看起来也就20岁左右的模样,皮肤是健康的古铜色,笑起来格外的灿烂。他见到顾白后眼睛一亮,主动道:“你就是新来应聘的伙计顾白吧,来来来,快进来。我贺山,你叫我山子就行。这是你的女儿吧,真可爱。来来来,快进来啊,外面有点冷吧。”

    与老头的不好相与不同,贺山是自来熟的性格。

    顾白原本想再谈一谈工资的问题,但是贺山根本不给他任何的机会便将他拉到屋内。

    穿过门帘后,便来到一处小院之内。

    小院是非常传统的小院落,院内摆放着杂乱的生活用品。贺山热情的带着顾白父女三人参观小店,介绍哪里是厨房,哪里是烤箱。看着琳琅满目的厨房用具,顾白边看边记,同时不忘牵着女儿的手。

    “厨房里有烤炉,你可千万别让她们两个进来,小心烫到。”贺山不忘认真的提醒。

    顾白点头,看向甜甜蜜蜜叮咛:“这里不能乱进,会烫到你们。”

    “好!”甜甜蜜蜜拖着长腔乖乖答应。

    贺山嘿嘿一笑表示没什么,随即,他重复刚刚老贺头说过的话:“不过呢,你要先实习,实习期工资是每天30块。”

    “30不够我们的食宿。”顾白终于有机会开口谈价格。

    贺山一愣,下意识反问:“你们节目组不包住宿啊!”

    “不包,我们要自己负责。”顾白如实回答。

    “那,”贺山挠挠头,眼睛一转,随即道:“这样吧,你先和我来厨房,上午还有活儿没干活,干完后咱们一起吃饭。其他的事情,等会吃饭的事情再说。”说着,贺山俏皮的眨眨眼睛,暗示:“放心啦,肯定不会让你们露宿街头的!”

    顾白了然的点头,他随即看向女儿们:“那她们?”

    贺山大手一挥表示:“在里屋玩吧,那里暖和空间也大。”

    “谢谢。”顾白道。

    机灵的甜甜连忙说:“谢谢大哥哥。”

    “谢谢。”蜜蜜随即乖乖的跟上。

    贺山咧嘴一笑,颇为高兴的说:“不客气!”

    随即,贺山离开,顾白简单的叮咛了女儿们两句,便起身准备去工作。当然,在镜头看不到的地方顾白再三叮嘱随行的工作人员、保镖、保姆一定要保护甜甜蜜蜜的安全,绝对不能让她们靠近厨房。

    哪怕是有剧组的**跟拍,他们也务必不能让甜甜蜜蜜进去危险的区域。

    真人秀只是一时的,但人生是一生的。

    “您放心,我们明白。”楚楚点头保证道。

    甜甜蜜蜜跟着爸爸来到房间后,好奇的屋子内看来看去。与家里不同,这里的房间可以用寡淡来形容。非常普通老旧的家具,以及极简单的装饰,干净到几乎没什么东西房间处处体现着这里没有小孩或者女性的身影。

    甜甜跐溜跳下来,东看看西摸摸。蜜蜜则安安稳稳的坐在沙发,乖巧的不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