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是不是女下属的事情?”顾白接话道。

    叶静嘉诧异的看向丈夫,“你怎么知道?”

    “今天亓恺和我聊过。”顾白开口道。

    “他怎么说?”叶静嘉追问。

    顾白便将今天亓恺对他说的话复述给妻子,不忘重点说明:“亓恺对对方没有兴趣,他们只是同事外加普通朋友的关系。”

    “普通朋友会三更半夜去接对方?”叶静嘉不满的拉下脸来。

    原来,令顾湘君彻底下定决心开除女方的事情。不单单只是旁人的闲言碎语,而是有事实为证。

    某次,顾湘君因公不得不亲自出差。当天三更半夜,女下属醉酒后竟然打电话给亓恺!

    幸好,那天顾湘君的谈判不顺利,不得不临时与亓恺沟通。亓恺得知后对方公司的要求后,临时回公司加班开会讨论。所以接到电话后的亓恺没有亲自前往,而是有识趣的下属主动派手下的一男一女去接对方,然后将对方送回家。

    不管女方到底是无意还是有意,但这种事情已经触碰顾湘君的底线。顾湘君不相信她连个可靠的朋友都没有,即便如此公司有那么多的同事为什么偏偏选择自己丈夫?

    女人的第六感何其敏锐,顾湘君二话不说直接开除对方。

    顾白见妻子义愤填膺,为好友解释道:“亓恺不是那样的人,他当导演的时候有的是女人投怀送抱。可是他向来自律从不接受,此次即便是对方有意,亓恺也不可能同意的。”

    叶静嘉不悦的扫了一眼顾白,“你这是在给亓恺说好话?”

    “我不是说好话,而是他确实没有动这份心思。”顾白虽然觉得亓恺的有些行为确实欠妥,但是本着希望亓恺家可以解决这次风波,自己家也不要被影响的原则,顾白郑重的说:“亓恺不是对婚姻不忠诚的人,嘉嘉你要相信亓恺的为人,也要相信你姐姐可以处理好这次的事情。”

    “好吧。”叶静嘉勉强点头相信亓恺的为人,不过她随即忧心忡忡的说:“我总觉得那个女下属来势汹汹,尤其是现在姐姐将她开除,甚至放话不许同业者给她工作。你说,她会不会再折腾出什么风波和麻烦?”

    虽然顾湘君讲述自己的做法时,叶静嘉非常的支持,但实际她认为姐姐的行为欠妥。

    “姐夫不会认为是他导致对方没有工作,认为对方可怜,反而与对方的关系越来越亲密吧。”叶静嘉揣测。

    顾白心中一惊,随即面不改色的为亓恺辩解:“当然不会,亓恺怎么可能可怜对方?如果你不安心,那明天我给发一封邮件让他安排对方去外地工作。”

    如果一来,所以的问题迎刃而解。

    听到丈夫的方法,叶静嘉不禁惊喜道:“没错!如此一来,那个女人到底抱着什么想法就一目了然。如果她不离开帝都便真的是心存不轨,如果她愿意离开那也算姐姐弥补了之前炒掉她的错过。对了,你告诉一定要安排一个各方面都比她现在工作优越的工作。千万不要说是亓恺或者是我们安排的,最好能假装成其他原因,比如同学介绍、学校推荐之类。”

    “好,没问题。”顾白点头答应。

    心急的叶静嘉不禁催促:“你现在就和说一声吧,反正他在国外现在也不是夜晚。”

    “好。”顾白点头,当即拨通的电话。

    当即表示没问题,要求顾白把对方的姓名与学校发过去后,他会想办法来处理这件事情。

    “安排一份合理,没有理由拒绝的工作,但是也不要令她怀疑。”顾白叮嘱。

    爽朗答应,随即坏笑道:“不过她是谁,不会是你”

    “不是。”顾白截住不正经的话,直言说:“是朋友身边出现的女性,有些影响朋友现在婚姻状况。”

    “好吧,我明白。”点头答应。

    挂断电话后,顾白看向妻子不禁问:“有没有觉得你老公我坐怀不乱?”

    叶静嘉笑眯眯的点头道:“当然,你可是圈内的模范丈夫!”

    顾白不近女色的威名,圈内人尽皆知。

    顾白搂住妻子,不禁亲吻上去,叶静嘉顺势配合。

    当晚,夫妇二人浓情蜜意好不幸福。

    初四,叶静嘉与顾白继续留在荆家,为初五的四家聚会稍作调整与休息。

    初五当天,叶静嘉是以白家儿媳妇的身份出席聚会。

    按规矩,叶静嘉应该与顾白与白家众人一同进场。

    不过,当天上午荆先生亲自给白秋程打了个电话,叶静嘉与顾白便得以跟着荆先生出席此次晚宴。

    除此之外,分座位时按照叶静嘉在白家的身份她没有资格坐在女宾主桌,不过最终叶静嘉依旧顺顺利利的与白家的姨太太们坐在主桌。

    原因很简单。

    从出生起,叶静嘉便高人一等,尤其是在今天的场合。

    这种优越的特权在此时此刻更是没有人会胆敢质疑,原因能坐在这里的人靠的便不是能力,而是出身。若不然,哪里有什么四家之类的说法。

    期间,有人称赞叶静嘉备受两家喜欢云云。虽然鬼才知道叶静嘉到底是不是在白家受宠,但是这并不妨碍她如此开口。况且,白家的姨太太们也没有反驳什么。

    叶静嘉坦然接受旁人的称赞,同时也明显的感觉到此次宴会的气氛不同。

    过去四家之间的关系不能说是冷漠,但还是比较相敬如宾。但此次四家的关系仿佛陡然发生变化,彼此之间的关系似乎变得格外亲密。所有人都乐于积极主动的与其他家的人攀谈,那种熟络与自然令人毛骨悚然。

    不仅如此,坐在主桌的赵家的儿媳更主动的拉着叶静嘉闲话家常。

    “甜甜蜜蜜怎么没过来?”对方关心且亲昵的询问。

    叶静嘉压抑着内心的震惊,微笑着回答道:“蜜蜜有些感冒在家休息,我担心甜甜身体也不好,便也没有将她带过来。”

    赵家儿媳点头,赞同道:“冬季确实容易生病,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