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叶静嘉震惊的转头看向姐姐,焦急的追问道:“姐!这怎么是回事?!”

    “投怀送抱呗。”顾湘君淡淡道。

    “你不是姐夫的秘书?怎么可能有人守着你的面投怀送抱?!那个女的是谁!现在怎么样!”叶静嘉一连串的问题抛给姐姐,充满担忧。

    “是秘书也不可能拦住狂蜂浪蝶,现在亓恺事业有成当然会有女生上赶着扑上来。”顾湘君看向妹妹焦急的神情,勾起嘴角露出点点安抚的笑容:“不过也只是她一厢情愿,最后没能怎样。来吧,把草莓端出去,一会儿回来端牛奶。”

    “姐,到底是怎么回事!”

    事情很简单,也很老套。

    亓恺公司内的女下属借工作的机会向亓恺主动示好,投怀送抱。

    顾湘君说的轻描淡写,但事情的发生已经比较严重。

    顾湘君与亓恺的感情虽说不错,但架不住顾湘君的性格先天便格外的急躁。加之夫妇二人工作生活都在一起,有些会因理念不同或者意见不一产生矛盾,有时顾湘君便会忍不住的向亓恺发脾气。因此,夫妇二人确实会产生一些小矛盾。

    这些小矛盾自然不可能成为导致二人情感破裂的导火索,但是亓恺手下的一名女下属却趁机出手。

    她也没有做什么特别过分的事情,只是在工作中与亓恺频繁互动。有时因工作原因一同吃午餐时,会积极的与亓恺进行交流沟通。因对方是海外知名商学院毕业高材生,对于企业的发展有独到且长远的想法。所以亓恺也很器重她,进而有更频繁的互动。

    一来二去,二人在工作之外发生出私下的交情。

    顾湘君知道二人关系比较亲密,却从来没有多想。她信任亓恺,也盲目的相信不可能有人敢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勾搭自己的老公。正是因为这份盲目的自信,令她差一点大意失荆州。

    反倒是小秘书善意提醒她,让她小心对方。

    原来,在顾湘君没有注意到的时候那女生已经露出许多马脚,公司内部更是议论纷纷。

    女人的第六感向来灵敏,只是顾湘君没有用过。随后确定对方在诸多方面确实有意勾搭丈夫后,顾湘君立刻找亓恺摊牌。

    亓恺表示自己与对方没有任何暧昧的关系,只是朋友。

    即便如此,顾湘君依旧立刻开除对方。

    不仅如此,她在业内放出话来不许任何一家公司录取对方。或许是看在顾湘君的脸面,或者是其他公司的老板娘担心引狼入室,也或许是看在顾湘君同父同母的妹妹是荆家大小姐的面子上。

    时候,业内果然没有人敢录用对方。

    “姐姐,你做得非常对。”叶静嘉听完姐姐的叙述后不禁点头连连称赞道:“确实不能将这种人留在姐夫身边,现在的女人有些时候真的没有什么到底底线与羞耻心。不过,辞退后她有没有联系过姐夫?”

    “应该没有。”顾湘君低声道:“听说,她在不停的找工作。”

    叶静嘉点点头道:“等着你将她的名字发给我。”

    “你做什么?”顾湘君扭头看向妹妹。

    “我不做什么,只是要知道谁要当我姐姐的小三。”叶静嘉笑眯眯的说,同时她也应该帮一帮姐姐姐夫,总不能让旁人破坏他们夫妇之间的情感。

    与此同时,亓恺也在向顾白吐苦水。

    与顾湘君的说辞不同,亓恺觉得顾湘君有些无理取闹。

    “我和小赵的关系也就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她非说我们暧昧。”亓恺摇头道:“她将小赵开除不说,还在业内放话不许任何一家公司录用小赵。原本小赵是数不清的工作任由她挑选,现在竟然找不到一份像模像样的工作,我真的很愧对对方。”

    顾白扫了一眼亓恺,反问:“为什么愧对。”

    “她因为我才没有工作,我当然愧对。”亓恺道。

    顾白反问:“顾湘君的人脉已经拓展到魔都、羊城、港城和海外?”

    亓恺摇头后不解的看向顾白,顾白心中只觉得无奈,他白了亓恺一眼道:“既然如此,她为什么不去其他城市谋发展,非要留在帝都?你刚刚不是说过她是国外的高材生,在国外与国内的数家公司中背井离乡的选择了你的公司。既然不是帝都人,知道现在帝都没有人会录取她,她有什么理由非要在帝都死守?”

    “可是”一时间,亓恺有些无话可说,因为顾白言之有理。

    见亓恺有些开窍,顾白道:“自从你开始管理公司,脑子真是越来越呆。当年你当导演的时候,那些女演员投怀送抱的小心思你一眼就看得出来。现在当了老板,怎么女下属的动机你就看不出来?”

    亓恺连连摇头,只说:“我只是觉得她不该是这样的人。”

    “如果我是顾湘君听到你为其他的女人辩解,我也会将那个女人开除。”顾白伸手拍了拍亓恺的肩膀道:“顾湘君确实有些毛病,性格也有些急躁。但她的本性很好,对你,对彬彬都是尽心尽力,而且她也为你作出许多改变与抉择。亓恺,既然你们已经是夫妇就不要让其他人有机会插足你们之间的感情。尤其是现在,你功成名就有儿有女的时候。”

    亓恺连忙道:“我不是”

    他真的没有想对婚姻不忠,也没有想与对方发生些什么的意思。

    “我不管你是不是,也不管你和那个女人是什么关系。作为顾湘君的妹夫,作为你的朋友,我希望你能明白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顾白说:“至于那个女人,我会找朋友给她发一封海外或者外地的r保证她有地方可以发挥自己的才能。”

    “谢谢。”亓恺点头,算是答应这种结局。

    “在聊什么,气氛这么低沉?”正说着,叶静嘉端着草莓出来,她道:“来尝尝,这是姐姐刚刚洗好的草莓,你们的是小盘,大盘的是爸妈和宝宝们那边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